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哈哈哈 大爱滥情的中国式笑话

女人做了特首或政务司司长,对在Facebook申诉家暴性侵的两个女孩,歧视一个,不予调查,却关心另一位,可见大爱也不全包容。女人歧视女性,虽然搞笑,同一性质的女性惨剧,林郑两种立场,我比较Buy她第一个:Facebook不是报案室,找家长、社工,哭诉后一齐报警,由警方和律政署专业搜证。

正如纳粹的前身,是极端爱国民族主义者;共产极权的前身,就是左胶。

民族主义者和左胶,当初都以为自己在做好事,一个以为要救国,另一个,以为要挺身而出拯救他们认为的“弱势族群”。

但这两股“好意”,或者“善良”,在人性的盲点之中经历情绪的发酵,很容易变成细胞的恶性分裂,变成肿瘤。

两大肿瘤,加一股伊斯兰国病毒,你看四周围,亢奋暴戾的氛围越来越浓厚。大陆的五毛和广场歌舞大妈,社会之“丧尸化”,已经相当的热闹,还加上“大爱包容”的左胶,自己也包容进去,这就越发好看了。

受到荷李活女明星的启迪——也难怪中国光火,中国出过那么多中国梦的Role Model,由雷锋到太空人杨利伟,香港没有人学,还是模仿美国梦工场——一位小妹妹在FB报称多年前曾遭一名在校之男性霸权教练性侵,特首林郑月娥感情丰富,即刻跳出,下令警方进学校调查,被指非礼的嫌人,未经审判,即已停职。

Facebook不是一个报案的地方。因为二〇一五年三月,特首梁振英之女齐昕在FB称遭母殴打,有人想报案,同月二十一日,由林郑月娥做政务司司长的特区政府之警务处长曾伟雄,很神气地说:“不可能见到网上留言,警方就去调查。”

林郑月娥讨好民望心切,她的矫情,暴露了她的伪善。或者不是伪善,同样是小妹妹,梁齐昕之受虐打,她故意不让警方介入,有助长家暴之意?鲁迅说,衡量中国人的动机,要由最坏处想,我听从鲁迅。

女人做了特首或政务司司长,对在Facebook申诉家暴性侵的两个女孩,歧视一个,不予调查,却关心另一位,可见大爱也不全包容。女人歧视女性,虽然搞笑,同一性质的女性惨剧,林郑两种立场,我比较Buy她第一个:Facebook不是报案室,找家长、社工,哭诉后一齐报警,由警方和律政署专业搜证。

但这时左胶另起搞笑炉灶,说不可报警,因为“报警会受到第二次伤害”。

意思是警察个个是潜在淫魔,一边录口供,一边向来报案的少女施胸袭?还是警察不会性侵犯,但被非礼强奸,或曾被殴打,还有所谓南京大屠杀的幸存受害人加慰安妇,都不能报警和诉诸国际法庭接受盘问和审理,因为“法治”本身,不为保障公义,全是伤害被告的利器?那么香港不需要警察,也不需要法官。

我承认,听见此等大爱滥情的中国式笑话,很凉薄地,心中发笑了,而且不知何故,无法停止,我或需要社工辅导。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