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便衣警察 一片死寂… 世界互联网大会种种反常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在乌镇召开,德语媒体记者关注了这里为与会者提供的仅限四天的互联网“自由世界”,与中国的系统性信息屏蔽和言论审查形成鲜明对比。而中国市场让苹果等世界科技大腕头疼的,不仅仅是审查制度,还有技术领域的竞争挑战。

在乌镇报道本届大会的西方记者发现,和往年一样,在为期三天的会议期间,中国解除了对互联网的限制,不过仅限于乌镇。

美联社记者黄敬龄(Gillian Wong)在推特上说,宣扬互联网过滤的中国解禁网络三天,着实让乌镇成为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地方。

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孟宝勒(Paul Mozur)也指出,“在中国,只有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互联网才真正和世界连通。”

"平日里游客穿梭不息的小镇,小船往来繁忙的河道,已经被便衣警察接管。以往总是人满为患的饭店和茶楼大堂没有了欢声笑语,这个风景如画的水镇变得一片死寂",《南德意志报》驻京记者Christoph Giesen描述了旅游胜地乌镇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期间的反常景象。

德国之声引述《南德意志报》报道说,然而这个反常状态不仅仅在于表面所见之处:"每年只有这么四天的时间里,中国的互联网在这里完全不受审查。在这个距离上海有两小时车程的小镇,与会者可以得到一张卡片,刮开涂层,可以看到一个代码,用它登陆网络之后,突然你会发现自己可以上谷歌了,可以不受影响地搜索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的信息。你可以登录脸书,还可以查阅一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在推特上说了些什么。你可以登录这个世界上所有报纸的网站--仅限几天的信息自由。在这几天里,乌镇成了自由的飞地。"

尽管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自相矛盾,但作者指出,"这个对自己的国民进行最系统性屏蔽、竖立起一座互联网防火墙的国家,还要组织召开世界上最重要的互联网大会,而且看起来要成功了"。

外媒聚焦苹果总裁库克

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头几届还主要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参加,包括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百度总裁李彦宏、腾讯CEO马化腾等。然而今年的与会经济界人物"阵容"明显壮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外国企业家演讲者就是苹果总裁库克。《南德意志报》记者描述了对这位全球市值最高企业掌门人在乌镇亮相的印象:"周日下午,库克穿着深色西装,而不是他常穿的针织衫,出现在大会中心。到底要对中共当局作出多少让步?在过去几个月里,苹果在中国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不久前,该公司刚刚把通讯工具Skype从苹果应用商店中下架。"

库克在乌镇

德国之声报道,同样把视线投向乌镇的还有《法兰克福汇报》经济版记者Alexander Armbruster。他认为苹果目前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中:"对于这家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来说,中国已经是仅次于北美的最重要市场。苹果把无数iPhone手机和其他硬件产品销往中国。但同时,苹果为了获得当局的庇护而接受中国政府的各种附加条件,也受到了批评,比如把一些应用产品从苹果商店下架,包括Skype。因此,在演讲中库克也主要强调了苹果公司在中国直接和间接创造了多少就业岗位--他提供的数字是500万,其中180万是当地的应用软件开发者。"

美国之音报道,本届互联网大会的亮点之一无疑是全球科技企业高管的悉数到场,其中最出其不意的要数世界最大的两家科技公司的负责人——美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和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这是硅谷企业第一次派出如此高级别的代表与会。

本届大会的主题“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库克在大会第一天的演讲中说,这也是苹果公司的共同愿景之一。他说:“我们很自豪能与众多的中国合作伙伴一起,帮助建立一个在网络空间共享未来的社区。”

美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在中国浙江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开幕式上讲话(12月3日)

“开放、共同利益、共享未来?什么鬼?”彭博社专栏作者高灿鸣(Tim Culpan)撰文说。

高灿鸣指出,海外CEO巨头的到场不仅让当局具备合法性,也向本土竞争对手发出讯号:你们的领地是安全的。

“没有迹象显示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出席了会议,但是他对中国模式的拥护已被充分证明了,”高灿鸣的文章说。

中国是继美国和欧洲之后,苹果公司的第三大市场。公司2017财年约20%的收入来自这里。中国还拥有大规模的苹果生产基地,尽管iPhone面临中国本土的强劲竞争对手。

库克在发言中说,中国开发者研发的应用程序获得的总收入位居全球之首,超过1120亿元。他没有提及今年早些时候,600多个VPN软件被迫从苹果中国区商店下架。

相比之下,谷歌公司首席执行官皮查伊的到场更令人费解。谷歌因拒绝中国政府要求审查搜索结果的要求,自2010年被封锁至今。

谷歌公司首席执行官皮查伊在中国浙江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分组讨论会上讲话(12月3日)

和库克高调的讲话不同,皮查伊没有被安排公开演讲,只出现在午饭后的一个小组讨论会上。和他一同出席的还有小米手机创始人雷军。从现场照片看,会场上有很多空椅子。

“不公待遇?”《华尔街日报》记者丽莎·林(Liza Lin)问。她说,乌镇的组织者完全没有把皮查伊的小组讨论会的时间放在议事日程上。结果是苹果的库克有满场的观众,而皮查伊的听众则少得多。

在会议现场,她还碰到一桩奇事。乌镇峰会的一位志愿者递给她自己全新的iPhone,请教如何能下载VPN软件读《华尔街日报》。丽莎·林说,我在中国区的商店里一个也没找到,大部分都被苹果下架了。

彭博社记者拉姆利(David Ramli)指出,脸书公司副总裁沃恩·史密斯在会上展示了他从中国发布的资讯。

“鉴于脸书在中国是被封锁的,我希望他用了经授权的VPN,”拉姆利调侃说。

拉姆利还在会场上发现,在一个有七名中共领导人和一名美国高管出席的小组讨论上,只有那名美国人在使用翻译设备,“其他人要么都能听懂英语,要么根本不在乎”。

未来的"人工智能大战"

而库克在乌镇的讲话中最受关注,也是被各大报纸引用为标题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担心机器会像人一样思考,我担心的是人会像机器一样思考。"他还补充道:"我们大家都应该为了给科技注入人性,注入价值观而努力。"

《法兰克福汇报》作者经济版记者Alexander Armbruster指出,对人工智能,中共寄托了某种"巨大的、类似宗教信仰的"希望。"北京领导层今年夏天公布了一份人工智能发展计划,提出了明确的目标,要在2030年前后让中国成为全世界人工智能及其广泛应用领域的领军国家。这不仅仅给美国政界敲响了警钟。曾经担任谷歌公司董事长多年的施密特(Eric Schmidt)早就提醒美国,如果不加大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那么美国在该领域的领先地位在五年之内就会消失殆尽。"

文章最后还引用了美国风险投资家布莱尔(Jim Breyer)曾经的一个"预言":中共和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迟早要有一场"技术大战",其激烈程度不下于冷战时期的美苏,"有点像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太空竞赛"。

网友恶评如潮

对于本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与此前召开的三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一样,招致网民如潮水般的恶评:

网民质问中共政府:“在中国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我们联通世界了没有?”

“墙内的人请墙外的人谈互联网共享,有什么意思?”

“联没联通世界不晓得……”

“世界互联网大会”应该是“著名404 not found大会”,“作恶多端404!”

也有网民说:“无耻下贱,犹如太监组织性生活研讨班!”“形容得好贴切。”“洽似一班太监上青楼。”

还有海外网友认为,“世界最大内联网国家开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是赤裸裸向世界统战,向互联网挑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王笃若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