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韩媒冒死实拍中国活摘器官 成群中东人付高价使馆结帐

—— 韩国调查纪录片《杀了才能活》 揭中共活摘器官(视频)

近日,韩国电视台播放一部近期冒死拍摄的,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器官黑幕的调查纪录片。其中一家是韩国人去得最多的地方,至今韩国人只需要3个月的签证就能移植成功,还能有家人在酒店式的病房陪住。尤其恐怖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中东人,赴中国大陆做器官移植,而中东大使馆有参与其中。

近日,韩国电视台播放一部近期冒死拍摄的,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器官黑幕的调查纪录片。其中一家是韩国人去得最多的地方,经阿波罗网记者查证,应是天津第一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此纪录片曝光这些活体供体都是从年轻人身上摘取的,至今韩国人只需要3个月的签证就能移植成功,还能有家人在酒店式的病房陪住。

尤其恐怖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中东人,赴中国大陆做器官移植,价格比其他国家人和中国人贵,而中东大使馆有参与其中。而据国际组织调查,并发布调查录音显示,中共前商务部长薄熙来、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都说是江泽民下令执行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

韩国媒体调查的韩国人移植数最多的医院:

天津第一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11月15日,由韩国最大日报社《朝鲜日报》旗下的电视台、韩国综合编成频道四社之一的“TV朝鲜”,播放了该台节目组制作的纪录片《调查报告7》。该片以“杀了才能活”为题,揭露了自2000年以来,约有两万名韩国患者去中国大陆接受了器官移植手术,而所移植的器官大多数是来自中国的良心犯,特别是从法轮功修炼者身上强摘器官。

阿波罗网报道,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下令全面镇压法轮功修炼者。从2000年开始,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数字开始狂飙上升。

突然升起的器官移植“蘑菇云”。本图是根据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和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提供的数据而勾画出来的趋势曲线。

1997-2007中国肝和肾移植数量

图片来源: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曾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的文章《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此图是在原图的基础上,把黑条框所示的肝移植数量用白条框累加到肾移植数量上,并用红线勾画出增长趋势)

TV朝鲜电视台调查,韩国人从本世纪初开始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在中国大陆,有资质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有169家,其中,韩国人去的最多的有8家。

其中有一家医院每年约有1000名韩国患者光顾。纪录片中描述说:“假设其它7家医院所光顾的韩国人患者的总数与这家医院相等,那么意味着每年约有2000韩国人患者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尽管做肝脏移植平均需要3亿韩元(相当于181万6千476元,27万4千550美元),肾脏移植需要2亿韩元(相当于121万零983元,18万3千033美元),但在三年内仍然有约3000人接受了器官移植手术,这也仅是在一家中国医院。”

TV朝鲜调查摄制组成功地到中国大陆当地T医院,捕捉到进行移植手术的韩国人、主刀医生,还有帮助引导的朝鲜族护士。

韩国患者赴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从2000年度开始。纪录片中说,假设前面的器官移植平均数持续5年,就意味着约有1万韩国患者在中国大陆接受过器官移植手术,如果持续10年,就约有2万人。

“据传最多韩国人光顾过的医院,其移植中心由两栋楼构成。国际诊疗中心特殊病房、急诊移植手术室赫然在目。”

韩国纪录片还披露:“当前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手术属于非法状态,但这里的国际医疗中心,在两栋楼中却占据较大的比重。

据阿波罗网记者调查,该纪录片中披露的医院应该是天津第一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除了医院外景一致外,在纪录片中描述的该医院的位置,同中国地图上天津的位置一致。

 

纪录片披露更多惊人信息

除了现有的被证实的信息,韩国媒体的这个最近拍摄的记录片,还披露了更多的惊人的信息。

视频15分46秒处开始——只用年轻人的器官:“老人的器官我们不用,我们也会选择的。站在患者的立场是都是那样,都想要年轻的好的器官,谁也不想要老年人的器官。”

“11分23秒”处患者家属述说选择来中国做移植手术的理由:“在韩国怎么等也没戏,且肝病又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器官供体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个别的地方是哪儿,从摘除器官到过来大概两个小时,应该是坐救护车拿过来的吧。这程度就算是比较满意的结果吧。以前有更多的捐赠者,最近因为医院能做手术例数降低的同时,手术价格也飞涨上去了。”

“我看着好像有三个价位,中东人价格、其他外国人价格、中国人价格。”(11分50秒)

“据说最近中东患者比韩国患者更多一些。”(16分59秒)

“那位是中东人,手术费用的结算直接在中东大使馆做。”(17分35秒)

“昨天3个肾4个肝。”(13分00秒)

“13分25秒”处开始:“外国人在别的地方做不了移植手术,中国政府禁止了嘛,从奥林匹克那时候开始。有国家政策。”“但是我们移植中心不是规模大嘛,不是一个科室,而是个中心国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国家要是知道肯定会不同意。但是我们不是患者多嘛,所以来一些外国人我们也会适当的做着。”

据海外中文媒体2006年报道,一位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主刀医生的妻子安妮(Anni)和媒体人皮特(Peter)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麦佛森广场举行新闻发布会,使得活摘器官的惊天黑幕首次在国际社会上曝光,引起国际社会极大关注。

纪录片中还披露,“外国人在别的地方做不了移植手术,中国政府禁止了嘛,从奥林匹克那时候开始。有国家政策。”

“15分”处开始:“要想更快安排手术的话,需要向我们基金会捐款。也就是说为了尽快手术,在支付正常费用之外,再额外捐款。

“十万人民币,1500万韩元……肾脏价格是1亿2000万到1亿4000万韩元。如果那样(捐款)的话,出现器官供体时会有选择优先权。”

韩国媒体纪录片

“我会跟院长说有人要提供手术费以外的捐款,如果院长点头就可以加快手术进程。”

“14分50秒”处开始:“有的需要等待一个星期,有些人不到两天就可以做手术。有需要等时间长的,有等一个月、一个半月的,快的有等一个星期、几天的。”

“16分07秒”处开始:“那边16层是我们医院的宾馆,右侧那个,患者家属会住在那里。”“手术后可以在宾馆一样的环境疗养。或是给我们介绍外国人专用病房。”

“19分39秒”处开始:“这是我们韩国人来的地儿,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这16层必须要有卡才能进来,这层专门是给韩国人准备的。”

“申请了三个月的签证来的。就算再晚,两个月之内也会做。”

“中国的医生不负责摘取器官,有专门负责摘取器官运送到医院的团队。这里的医生只负责手术,他们也不知道器官从哪里来。”

“在韩国有只要换了肾就能活下去的人有很多,都是因为没钱或者是不知道相关信息而死的,或者是钱再多要是不知道这个医院也会死。”

两个鲜活的例子;证明器官供体来自法轮功信仰团体

纪录片中说这些移植器官的人还时常在一起聚会。

一位刚做完肝移植手术的老人说:“以前我因为肝病而经常卧床,儿子看到后硬是把我带到中国来了。因为只是肝不好,其他器官都没问题,所以儿子硬是带到这儿来的。”

另一个退休公务员说:“我们公司的职员17年前拿1亿元过来做移植手术来着,手术后出了什么问题呢,不是说换了肝吗,但胰脏的口儿被堵住了,但是在韩国做不了手术,所以又从新来中国打了个孔。”

“脏器移植的病人一般都是卖了房子过来的,不管怎么样,都是不想死而来嘛。因为只要到这儿就可以活着回去。”

此外,纪录片中,TV朝鲜电视台记者采访了首尔C医院某教授,他亲口承认给韩国人介绍过中国的器官移植医院(25分13秒处)。

“我只是拜托过中国医院,至于那个医院怎么操作就不太清楚了。”(25分30秒)

而另一家医院的医生说(26分14秒处):“就中国器官移植来说,死刑犯好像是个问题来着,这死刑犯受到宗教镇压,且成为了国际话题,所以因为这个成了伦理问题。也就是……是死刑犯,还是一般犯人,所以之后我们就停止了。”

当知道那些人是普通犯人后,医生的回答(26分43秒处):“为什么要后悔哪。设身处地想想,如果您是患者要是不做肝移植活不了一年,而且身体疲劳,会不会接受肝移植……”

纪录片引用了辽宁省一个知情警察披露的信息:中共活摘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器官。

纪录片说:中共当局在2008年奥林匹克前夕,禁止了针对外国人的器官移植手术,但是仍有部分中国大陆医院目前还在不受任何制裁的,堂而皇之的进行着针对外国人的器官移植手术。

而韩国“赴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患者只不过是数量上减少了而已,但其状如故,等待供体时间,之前也好,现在也罢,最多两个月”。

在TV朝鲜调查纪录片的片尾,这名记者说:“在采访途中,一位负责非法器官移植的中介医生的话犹在我耳边,他说,‘虽然非法,但如果你的家人快要死了,需要器官移植,你会怎么办。’ 但那位在活着的情况下被非法摘取了器官而死的那个女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他的话却深深刻在我的心上:‘不要和魔鬼做交易!’” 

调查录音:薄熙来、白书忠说出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音频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知情人鲍光(化名)就向海外媒体提供了一份录音文件,并对此进行了说明,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随同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在电话中向中共驻德国使馆一秘亲口承认是江泽民下达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对提问“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你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薄回答:“江主席!”

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的录音,录音中薄熙来承认是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命令。

录音中一个自称是中国驻德国使馆一秘的人向薄熙来询问,是谁下达了活摘法轮功练功者器官的命令。以下是电话录音记录:

接线生:晚上好!汉堡Atlantic Kempinski酒店。我的名字是xxx(从录音上听好像是德语David Monte的发音)

一秘:晚上好!请给我接房间5……不,452号(从录音上听好像是452的德语发音)。

接线生:客人姓什么?

一秘:薄

接线生:请稍等。

薄熙来:喂,喂,喂,谁呀?

一秘:是薄熙来部长吗?

薄熙来:您是哪呀?

一秘:我是使馆,我是使馆一秘呀。

薄熙来:嗯。

一秘:有点紧急事呀,今天德国外交部下午跟我们说了一下,有一个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来:嗯。

一秘:就是,就是说呀,当初您在辽宁这个当省长时,因为这涉及到明天的会见吗,他们想澄清一下。就是说,当初您在辽宁当省长时侯,就是,是江泽民、江主席下的命令,还是您参与的,就是说这个,关于把这个法轮功这个活体摘除器官这个事情,是您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薄熙来:江主席!

一秘:他们德国外交部要核对。就是说,如果要是,您要是参与了这个事情,他们有一些会见,他们出席的规格可能就有所变动。就说,因为是他们法轮功递交了一份……(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不要再说了,你找你们马大使(时任中国驻德国大使马灿荣)说。

一秘:不是,马上这个事情,他们今天下午刚递交了,给我们了一个照会,就说……(又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就找马大使,你不要找我。这事你们的马大使处理不了吗?

另外,原军队总后卫生部长也说是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

二零一四年九月,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白书忠向追查国际调查员承认:“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调查录音记录稿如下:

白书忠:喂?

调查员:是原总后卫生部白书忠部长吗?

白书忠:啊,你是哪里呀?

调查员:我们有一些情况想向您了解一下……

白书忠:你怎么着,你是?

调查员:……啊?

白书忠:你什么时间?有什么事?你说,

调查员:是这样,在您担任总后卫生部长的时候啊,摘取在押法轮功人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情,是当时的总后部长王克布置的任务?还是军委直接下达的命令哪?

白书忠:当时是江主席啊,

调查员:嗯,

白书忠:有一个批示,就是说,

调查员:嗯,

白书忠: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

调查员:嗯,

白书忠:就是人员卖肾,做手术,这个……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调查员:我们也得到了一些情报,就是说当时,联勤部还负责关押了一批法轮功在押人员的器官供体,是不是?

白书忠:这个,这个当时的话,我觉得,起码在我印象中,当时,是吧,因为当时江主席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调查员:你们和这些联勤一分部、二分部包括联勤四零分部,他们负责的军队医院有没有直接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

白书忠:我们对这几个军医大学就能掌控的,咱们总后直属单位几个军医大学,反覆要求……因为那时江很注意这个问题,很重视这个问题。

调查员:谁很重视这个问题?

白书忠:江啊,当时,江在位的时候,

调查员:嗯,

白书忠:还是很重视这个问题,都有批示的。

调查员:您是从在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担任这个……

白书忠:对,对,对,担任卫生部长,总后卫生部长,九八年到零四年。

调查员:行吧,我们先初步了解这些。

白书忠:行,行,好,好,以后有机会,有什么事你问我,没问题啊。

调查员:行,好,谢谢,再见。

白书忠:再见。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