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史求真: 毛泽东的“美梦”破灭

————临终钦定侄接班 尸骨未寒妻侄囚

权谋盖世,罪恶滔天!——这不是丑化、抹黑、攻击毛泽东,而是根据众多有铁证的历史事实得出的科学的、公正的结论。

为了成功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等“政敌”,以保住自己的皇位,毛泽东一度与林彪结为“亲密战友”,并把林定为接班人,还写入党章。但是,这并非毛的真心实意。“九大”刚开完,毛就向林彪表示了请林靠边的意图(林彪日记中有记述)。林彪看穿了毛的计谋,遂与毛渐行渐远,以致于成了刘少奇之后被毛谋杀的“第二把手”,而且下场比刘少奇更惨;林彪与其妻叶群、儿林立果一同死于非命……

林彪九‧一三事件发生后,毛泽东的身心受到重大冲击,身体一下子衰老很多,接班人的问题成了他常年思虑的头等大事。经过多次的变更,毛泽东最终钦定让其侄子毛远新继位,而让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等辅佐。

一、机要秘书张玉凤披露毛泽东1976年7月15日口授身后“七人名单”

香港《动向》杂志2004年5月号“京华传真”栏发表了《争鸣》记者罗冰的文章《张玉凤揭毛晚年秘密材料》,该文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毛临终前不久钦定身后政治局常委“七人名单”——

1976年7月15日,毛泽东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张玉凤,口授了其身后政治局常委七人名单,由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三人做记录。名单顺序为: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张玉凤。毛接着又重复一次,并说:“老帅,王(洪文)、张(春桥)都不进!”(摘毕)

张玉凤披露的这个重大秘密在网络上迅速传扬,广为人知。然而,这只是孤证,还需要更多的旁证以及专家、学者解读。之后,北京的中共党史专家辛子陵先生在其著作《千秋功罪毛泽东》以及文章《文革黑匣子解密》中对张玉凤此说均有转引并详加解读,认为确有其事。当然,对于这个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秘密还需要进一步探究。前不久,网络上的一则资讯颇有价值:

张耀祠(1916~2010),在毛泽东身边负责安全保卫工作40多年,1949年后是首任中央警卫团团长。1969年任中办副主任兼中央警卫团团长。1996年9月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了《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一书,出版前中共中央审查删除了部分内容,留为档案资料保存,以防扩散,以免有损领袖形象。不久前,被删除的内容曝光,香港《开放》网2016年6月14日发表了该回忆录被删除部分的内容,其中一节是“问身边人,我死后谁当主席?毛远新提五人”:

1976年2月3日,中央发出档确定华国锋任国务院代总理和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当天晚上主席问汪东兴、毛远新、张玉凤和我:“人事安排了一步,下一步我驾崩了,谁来当主席?”沉默了一段时间,汪东兴说听主席安排,我们照办。主席说:“在问你们,不要说我太独裁。”大家还是沉默著。毛远新先开口:“江青、华国锋、王洪文以及汪东兴、纪登奎。”主席加了陈锡联的名。(录毕)

笔者认为,这个6人名单可以说是毛泽东在1976年2月3日晚初步拟定的接班人名单,在这个名单基础上,5个多月后的7月15日,毛泽东最终修订为7人名单,去掉了一个王洪文,增加了两个人,即毛远新与张玉凤,而且把毛远新排在第一位。

二、毛远新对“七人名单”的先坦承与后否定

据知情人士讲,毛远新2011年从上海汽车研究所退休后,曾几次参加哈军工校友聚会,在深圳的一次校友聚会上,有校友问毛远新:“据说毛主席最后指定的接班人是江青,是这样吗?”毛远新反应很快,摇摇手,说:“不是江青”,又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说:“其实是我!”——这是毛远新在众多老同学面前未经“深思熟虑”,就将真相脱口而出的坦然承认,值得点赞!事后毛远新可能后悔自己的泄密,但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毛远新的这番实话实说,还是在一定范围内传了出来。毛远新的坦承,也就佐证了张玉凤的揭秘。

2010年1月31日,曾任江青秘书的阎长贵打电话给毛远新,询问“七人名单”之事,毛远新予以坚决否定,理由是:“从1976年以后,除了‘你好’之类简单话,主席说话谁也听不懂了,连张玉凤也听不懂,相互交流都是用笔写……”

毛远新的这个否定明显是在说谎,不符合历史事实,也不能自圆其说。史实是,1976年毛泽东说话虽然声音微弱,但还是可以与别人交谈,有时话还说得较长。毛泽东在1976年已有多次官方公布的谈话记录(其中就有毛远新的笔录),包括1976年6月15日那次著名的临终“自我总结”,即毛泽东一生中所干两件大事的那篇长话。毛的这番话,不算标点符号,也有200多字呢(见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12月第1版,第1781~1782页)。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的大女儿李敏(毛与贺子珍所生)在1976年9月8日去看望病危的父亲并与之交谈一番。李敏在《我的父亲毛泽东》一书(人民出版社,2009年1版1刷)中记录了她与其父毛泽东临终前一天的这番对话(见该书第303页~307页),交谈中的记录除了省略号,毛泽东还说了33个字呢。由此可知,毛泽东在1976年7月15日口授七人名单并重复一次,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一史实戳破了毛远新的谎言!

毛远新对“七人名单”的先坦承与后否定,引发了网民的不满,一位网友匿名在“炎黄春秋”网上发表了一条评论:“毛远新现在已经是一介平民,有什么必要为了某种政治目的出尔反尔、食言反悔呢?……”笔者认为,这位网友应是当年亲耳听到毛远新那番话的哈军工校友之一吧!衷心希望当年在深圳现场的哈军工校友能正式著文写出整个事情的详情。

还有,在李敏看望其父后的当天晚上,7点10分时,毛泽东的呼吸急促起来,护士孟锦云过来,低头给毛按摩胸部。毛泽东用很低的声音说:“我很难受,叫医生来。”(见郭金荣著《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实录孟锦云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1月第1版,第206页)——孟锦云的回忆与李敏的回忆相互印证,足以否定毛远新对阎长贵说的那番谎言!

三、毛泽东给华国锋写那几张条子是“为了防止别人听”

1976年4月30日,毛泽东单独与华国锋交谈时,曾用笔写了几张条子:照过去方针办;慢慢来不要着急;你办事我放心。1980年12月3日上午,江青在法庭上,当着法官、检察官和数百听众的面,回答指控她攻击华国锋,要反党夺权时,大声宣布:“你办事,我放心——这不是毛主席给华国锋写得字条的全部内容,至少还有六个字:有问题,找江青。”接着,江青被员警押下法庭。几年前,笔者在网上看到这段录像,留下深刻印象,当时就想,若是江青没有被押下去,法官允许她继续申辩的话,她接下去一定会说出毛泽东1976年7月15日口授的七人名单之事的!

毛泽东去世后,华国锋对外公布毛给他写了那三张条子,而绝对不会公布“有问题,找江青”那张条子的,很可能早就烧掉了。毛远新以毛泽东给华国锋写那三张条子为理由,说明毛泽东讲话华国锋听不懂。后来,耿飙披露了实情:1976年10月4日下午,华国锋派车接耿飙到中南海,让他准备去接管“四人帮”控制的新闻机构(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交谈中华国锋让耿飙看了毛泽东给华写的那张“照过去方针办”的条子,并用复印机复印了两份给耿,华国锋说:毛主席用笔写条子,是“主席为了防止别人听”。(见《耿飙:抓获“四人帮”后的最高新闻官》一文,收入“炎黄春秋精品书系”《血荐轩辕》一书,2006年海口‧南海出版社,第35页)

前些年,笔者先后看了江青受审时大喊的录像以及耿飙的这段回忆,立刻想到:毛泽东写给华国锋前面那三张条子,并没有什么秘密,而那张“有问题,找江青”的条子,则是毛泽东要“防止别人听”的私房话哟!当然,那张“有问题,找江青”的条子也是华国锋等防止别人知道的,因为华把毛泽东条子上的6个字中改了一个字:把“找”改成了“抓”——1976年10月6日,华、叶、汪等联手,抓捕了毛远新与江、张、王、姚“四人帮”等人,让毛泽东传位给毛远新的“美梦”破灭,让毛泽东搞“家天下”的狂妄野心彻底失败!

关于毛泽东搞“家天下”这个重大的历史问题,辛子陵先生于2010年3月9日写下《毛搞家天下的五个证据》一文,发表在香港《开放》杂志,并收入“开放”网的“批毛文选”专栏,有兴趣的读者可去查阅,兹不多赘。近日,有一则新的资讯值得读者关注:

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出版了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其中写道:文革后期,罗宇陪同父亲去见朱德,朱德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头脑还清楚,对罗宇发牢骚说:“你看现在,成什么样子,这么大的国家,就一家子管了?”——朱德的这句心里话,是对毛泽东重用江青、毛远新的极大不满,也是对毛泽东搞家天下的准确定性。罗宇的回忆,为“文革史”与“毛传”提供了重要史料。

四、关于华国锋的身世:华是毛泽东的私生长子吗?

“英明领袖”,尽管他在位不足4年,下台后远离政治,过了28年的隐居生活,但是他仍然是20世纪下半叶中国历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因为在抓捕毛远新、江青四人帮这件重大事件中,华国锋是位领军人物,立下了头等功。

华国锋(1921~2008)去世后,海外媒体披露了关于他身世的传闻,说华国锋是毛泽东的私生长子,是毛1920年在长沙与一位姚姓女子私通后所生,姚姓女子之父是一位从山西到湖南做烟草生意的商人。生下华之后两年,姚女即早亡。华被送回山西交城由一位亲戚收养。1949年后,华国锋随军南下,在其出生地落脚为官,由于毛泽东的关照、提携,华仕途顺利。1966年春,根据毛泽东的旨意,由周恩来、康生和汪东兴出面在北京和华国锋做了一次有关他身世的交底谈话。直到这时,华才知道自己是毛泽东的长子。但当时立下规矩,不让华改为姓毛,华当即认同。

1968年,华国锋高升为湖南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1971年林彪事件后,毛泽东调华国锋到京任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部长,毛还点名要华参加政治局常委会议。1976年初周恩来去世后,华担任国务院总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同年4月,根据毛泽东提议,中央政治局通过,华国锋任国务院总理、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这一切显示,毛泽东似乎真是让华国锋做为他的接班人。然而,多变的毛泽东在3个月后,又改变了主意,……

网上还显示,华国锋下台后曾几次给中央写信,要求恢复毛姓,但被拒。

对上述传闻,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编造,有人认为是实情。笔者依据阅读到的有关资讯并分析、研究,认为华国锋十有八九就是毛泽东的私生长子,以下若干“细节”可以作为有说服力的证明:

1、华国锋与毛泽东长相十分相像。

2、1949年以后,毛泽东在职务升迁上对华国锋不断地关照、提拔。

3、毛泽东1976年给华国锋写的条子中有一条是“有问题找江青”。为什么要“找江青”?因为无论如何,江青也算是华国锋的继母。“找江青”干啥?毛泽东当然是让华向江汇报、商量、请示呀,而绝对不是让华去“抓”江青。而且,毛泽东还公开讲过,对江青四人帮的问题“不要小题大作”。这表明,抓捕江青四人帮绝不是毛泽东的生前遗愿。而华国锋将“找”改为“抓”,显然是在重大的问题上突破了“两个凡是”!

4、江青与华国锋谈“家务事”。据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警卫团团长的张耀祠在《张耀祠回忆录——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一书(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6月版)记述,1976年9月29日晚,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华国锋主持会议。在毛远新留北京还是回辽宁的问题上,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江青四人帮力主留京,华国锋、叶剑英则力主回辽宁。江青闹腾起来,与华国锋展开了拉锯战,江青甚至说她要与华国锋谈些“家务事”,别人不愿意听的可以不听。大家陆续离开,汪东兴留了下来,江青一直扯她的所谓“家务事”,直到第二天早晨五点。华国锋毫不妥协,最后宣布说:“散会!毛远新还是要回辽宁。”(见该书第263页)——显然,这是华国锋明确宣布,他不会按毛泽东1976年7月15日钦定毛远新继位的“最高指示”办事,也是毛远新、江青等人被抓捕的前奏。

张耀祠的回忆录在大陆出版前被删去一些“敏感”内容,不知其原告中是否记录了江青当时对华国锋说的“家务事”,这些“家务事”中是否包括毛泽东的那部分口授身后常委“七人名单”?不管有还是没有,张耀祠书中记录江青口中的三个字:“家务事”,却发人深思,非同小可。一位朋友对此事调侃道:“中宣部当时的审查人员有失职、疏漏,没有删掉‘家务事’这3个字,无意中露出了马脚!哈哈!”

5、1976年毛泽东病重时,不能进食,必须下胃管,但毛不同意,为了说服毛,当时决定让张春桥、王洪文、汪东兴、华国锋4人先试一下。当时,其他人皆犹豫,而华国锋则马上亲身从鼻孔插胃管入胃饲食。有人说,这恐怕是华国锋在尽其为人之子的孝道。

6、毛泽东死后,华国锋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决定长久保存毛的遗体,在天安门广场前建造毛的纪念堂,纪念堂建成后,华国锋每年都要两次(毛的生日与忌日)前去拜谒。这也是华国锋这个毛的私生长子对其父之深切之爱的缘故吧!

7、乔冠华说华国锋是“四不之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乔冠华(1931~1983),江苏盐城人,早年留学德国,获哲学博士学位,很有才华。抗日战争期间,主要从事新闻工作。战争年代,毛泽东说乔冠华的文章顶得上两个坦克师。1949年后,乔从事外交工作,文革后期还担任过外交部长,参加过一系列的重要外交活动和工作,他还与毛泽东幽默续诗。

然而,在1976年底,乔冠华被打成“上了‘四人帮’贼船的人”,被免去外交部长职务,接受审查。原因是在逮捕“四人帮”时,从王洪文家中抄出一份组阁名单,名单中主席是江青,人大委员长是王洪文,总理是张春桥,而乔冠华是副总理之一。

后来,经邓小平、胡耀邦等的关照,结束了对乔冠华的审查,但乔已身患肺癌。在乔冠华恢复自由后,传记文学作家师东兵采访了乔,师问及乔对华国锋及其粉碎“四人帮”之举的评价时,乔冠华竟然说华国锋是“四不之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乔冠华对华国锋的评价当然是站在他自身利益的立场上来说的,充满了与华的个人恩怨,也显示了乔冠华在这个问题上的狭隘、荒谬。然而,乔冠华评华“不孝”这两字却无形中泄露了一个秘密,即乔冠华知道华国锋是毛泽东的私生长子一事。在乔看来,华的生父刚死不久,华就把继母江青以及叔伯弟弟毛远新抓起来,岂不是大不孝之举嘛!

以上几则历史的细节颇能说明问题,请读者思辨。

另外,还有两则传闻,值得考证:

一是有网文说,2002年12月26日,华国锋和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以及毛生前的机要秘书张玉凤,一同到毛泽东纪念堂为毛做冥寿。华国锋在所献的花圈的挽带上还具上了“忠实的儿子国锋敬挽”的字样。但当日下午,这个花圈就被纪念堂的工作人员撤走了。

然而,该文都没有相应的照片公之于众。

另一则是《苹果日报》2014年10月21日刊发文章《辟谣:DNA已验证身份,华国锋绝非毛泽东私生子》,文中称,北京一家医院取毛泽东孙子毛新宇和华国锋女儿苏玲两人的头发做DNA测试,结果显示两人没有亲属关系。文章中又说,该医院院长拒绝对此事做说明。

笔者在看到这则“辟谣”文章之前,就在网上看到有关毛新宇身世的多篇文章,称毛新宇并非毛岸青与其妻子所生(因毛岸青无生育能力),而是其妻与其初恋情人(某将军之子)所生,还附有相关照片表明毛新宇与某将军之子长得很像。因此,笔者怀疑《苹果日报》的所谓“辟谣”是不可信的。

总之,有关华国锋的身世,是一个重要的历史问题,有待中共档案的解秘。没有解秘之前,则需要有关当事人、知情人秉笔直书以及研究历史的学者尽力去探究真相。

五、毛泽东的“美梦”破灭:尸骨未寒妻侄囚

谈到毛泽东钦定身后“七人名单”以及华国锋的身世,有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毛泽东为什么最终钦定侄子毛远新继位,而把亲生儿子国锋排在第二位,只让其辅佐毛远新呢?毛泽东不怕国锋不满而生变吗?

毛远新1941年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是毛泽东弟弟毛泽民之子(在父被盛世才杀害后其母改嫁方志纯)。毕业于哈军工。毛与江青一直视其为己出,寒暑假回到毛家,称呼江青“妈妈”。文革中,毛远新一路走红,1974年升任沈阳军区政委,1975年9月,毛泽东调毛远新来身边任联络员,向政治局传达圣旨,其权威超过毛身边所有的人,毛泽东对他特别器重。特别是,权谋盖世、厚黑至极的毛泽东经过反复考量,认为在权谋、厚黑上,华远不如毛远新厉害。华还是太老实,若让华继位很可能不会长久就要被别人赶下台;而让毛远新继位,再加上华国锋、江青、陈锡联辅佐,则要保险得多,可让毛家天下多传几代呢!

然而,毛死后仅28天即“宫廷政变”,毛远新、江青等被抓捕,华国锋成了“英明领袖”。可是,华没干几年就下台了——在这一点上,毛泽东还真与秦始皇相似,皆是“二世而终”!当然,华国锋并非皇帝,毛泽东则是“毛末皇”。

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的谢韬在2006年4月为辛子陵的巨著《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写了一篇序言《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谢老在此序言中直言不讳地指出:“住进中南海毛泽东……成为不穿龙袍的皇帝。”请注意:“不穿龙袍的皇帝”实质上毕竟也是皇帝,甚至是更坏、更恶毒、更残暴的皇帝。

在暴力夺权固权、谎言愚民洗脑、专制独裁极权、大搞个人迷信个人崇拜这些方面,毛泽东的确是世界上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的一位“超天才”、“超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可谓登峰造极、无耻到了极端。然而,物极必反;“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逆历史潮流而动者必然惨败。毛生前以为,华国锋、汪东兴一定会按照他“钦定”的名单办事,一定会“有问题找江青”请示。或许毛以为他口授七人名单后,还能至少再活个两三年乃至三、五年吧!若真的如此,毛泽东让毛远新接班的“钦定”或许能成功。毛泽东年轻时不是勇气十足、满怀自信地写下“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诗句嘛。

毛泽东没有想到,从他口授七人名单到他“驾崩”,仅仅56天(两个28天)。更让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七人名单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败笔,成为华国锋、汪东兴要干掉毛远新及四人帮的强力催化剂、定时炸弹:华、汪在毛泽东口授七人名单时当然绝不会公开、当面表示任何异议,但是私下里二人却立即产生了要尽快解决毛远新、江青的打算。这是一个非同小可的历史细节,就笔者阅读所及,有关的历史、政论文章、书籍中几乎皆无提及,唯独毛泽东的专职医生李志绥在其回忆录中两次提及此事。

在该书的“序幕:毛泽东之死”中,李医生写道:“毛死前两个月,也就是七月时,汪东兴曾跟我透露要逮捕江青的计划。虽然汪对江青表面上漠不关心,而华国锋也一直客客气气的,但我知道他两人随时会逮捕江青四人帮。”(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台北市时振文化出版公司,1994年10月17日初出版一刷,第27页)李志绥此处说的时间是1976年7月,没有说具体日期,但在该书结尾处说出了汪东兴这次谈话的详细内容与具体时间:1976年7月17日,此时距毛发生心肌梗死已有三个星期(也就是毛泽东7月15日口授七人名单之后的第二天)。汪东兴还对李医生说:“你看乘主席没有恢复,现在把江青干掉了,怎么样?”“我同国锋同志讲过,他说就怕弄不掉江青,江青跑了就糟了。我说,让她跑到天边上,我也要把她抓回来。”(见该书第594页、595页)——这也说明汪东兴在抓捕毛远新、四人帮这件事上起了极为关键性的作用。

汪东兴(1916~2015.8.12)曾是毛泽东晚年的“大内总管”,知悉高层机要无数,汪的去世不知带走了多少秘密。但是,李志绥的回忆录中的上述回忆,都记录了华、汪在“七人名单”出炉后的初议、密谋,实属可贵的史料。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尸骨未寒”(毛远新被抓时之语)之际,一场巨大的、不流血的宫廷政变成功——没放一枪一弹,毛远新、江青等被抓捕,让毛泽东搞家天下、传位给毛远新以及肯定文革、不断搞文革的“美梦”破灭!

六、对一张历史照片的解读

关于毛泽东钦定毛远新接班以及华、汪违背“圣旨”抓捕毛远新、江青等人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有一张毛泽东刚死未殓的“珍贵照片”值得认真解读。

毛泽东死后第二天,摄影师杜修贤应汪东兴之召拍了一张彩照,八个人站在毛泽东尸体右侧前手挽手排成一列,从床头到床尾(从右到左)依次是:汪东兴、陈锡联、姚文元、毛远新、华国锋、江青、王洪文、张春桥。

2011年2月13日《羊城晚报》才发表了张放的文章《华国锋和“四人帮”手挽手的照片》并附有这张照片;随后《生活文摘报》2011年2月25日转发了此文及照片。

在大陆媒体发表这个照片之前,香港的《前哨》杂志在2003年4月号上发表《杀害张志新的毛远新出狱后》一文,就附有这张照片。2013年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发表《毛泽东十大罪》一文,文中也附有此照片。开放网2016年9月又重发了金钟此文并附有此照片。

对这张照片的解读,张放说:“这张照片成为华国锋与四人帮要进行联合的重要证据。”笔者认为,张放此解读不对。正确的解读应当是:这张照片是毛泽东1976年7月15日口授政治局常委七人名单的一个证据,七人名单中的五位: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汪东兴皆到场。没有纪登奎、张玉凤是因为华、汪认为纪、张二人不重要。笔者认为,华、汪当时之所以要拍这张八人照,是为了迷惑、稳定江青、毛远新:我们会按照毛主席七‧一五钦定的名单办事的,从而防止江青、毛远新与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联手搞阴谋诡计乃至政变(所以八人合影中有王、张、姚三人)。

金钟先生对这张照片的解读,认为这是“毛要将党政军大权传给江青、毛远新,搞家天下的一个证据”,这是对的;但说此照片中的八人是“八人帮”则不妥,因为华、汪在拍此照片近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初议、密谋了抓捕江青、毛远新之事,就等毛泽东死后再迅速办理呢。

无论如何,华国锋、汪东兴与叶剑英等人联手,在毛泽东死后仅28天就抓捕了毛远新、江青等人,客观上让毛泽东传位给毛远新而搞家天下的“美梦”破灭,让文革浩劫得以结束,让毛泽东成了“毛末皇”,是做了一件顺应民心、大快人心的好事,功不可没!近日网上有文章显示,邓小平在复出后也知道了毛泽东口授七人名单、要传位给毛远新这件秘密,并相信是确有其事;邓在华国锋下台之前与华最后一次见面、谈话时,曾肯定了华国锋抓捕毛远新、江青等人的功劳。

七、结束语

毛泽东年轻时曾自称是“二十八划生”,而他从1893年12月26日出生到1976年9月9日去世,活了84个年头,也就是3个28年;而从他1976年7月15日口授“七人名单”到10月6日,毛远新、江青被抓捕,刚好是84天,即3个28天。这中间的契合真是颇有意味,也许是天意,天命不可违!

纵观毛泽东的一生,若用28个字来概括,笔者认为应是:

打进北京当“红皇”,权谋盖世贯古今;彻底失败野心家,罪恶滔天祸国民!

若用8个字来概括,则是:权谋盖世,罪恶滔天!——这不是丑化、抹黑、攻击毛泽东,而是根据众多有铁证的历史事实得出的科学的、公正的结论。

如今,国内外出版了许多有关毛泽东的书籍,笔者认为,仅从大陆资深学者、专家的两部著作中即可得出上述结论,这两本书,一本是辛子陵先生写的《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这本巨著以详实的史料记述了毛泽东进京之后的所作所为。在该书结尾处,辛子陵先生对毛泽东的简要评价足以让有良心、有良知的读者深思细想。辛先生说:毛泽东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另一本书是杨继绳先生写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关于这本书,杨继绳说:“如果人们无法直面历史,他们就不会拥有未来。这是我写这本书的目的之一。我写了很多冷冰冰的事实、悲剧。我希望人们汲取教训,这样我们才能远离黑暗,远离悲剧,不让它们重演。”“如果中国不变成民主国家,它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成熟大国。”

杨继绳在2007年写完《墓碑》以后,又转向了对文革的研究,经过多年努力,他又写出一本新书《天翻地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笔者没有看到这本新书,但在“华夏文摘”网上看到了2016年12月18日转发的杨继绳为该书写的“前言”(《华夏文摘增刊》第1059期)。杨先生在“前言”中说:“揭露谎言,还原真相,这是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所谓两个‘反革命集团’(注:指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行为’大多是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推进文革的行为”,“对文革真相的探究和反思,不仅仅是让后人知道那段痛史,而是为了弄清楚邓小平时代即后邓时代(注:江泽民、胡锦涛执政时代都属后邓时代)社会不公平、政治腐败的原因和寻求摆脱社会危机的出路”。

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在中共十九大前夕,即2017年10月16日,已经101岁高龄的李锐因“耳背,最近不能走路,不能前来列席(十九大)”,特意写了简短的《十九大的书面发言》献给十九大。文中赞扬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十八大以来“为实现中国梦呕心沥血,这种精神令人佩服”,也指出这期间却发生了一些令人费解的事情,比如创办整整25年的《炎黄春秋》突然被上级部门强力换掉原班人员;还有李锐曾经出版的书《庐山会议实录》等不许再版,《何时宪政大开张》、《李锐期颐集》等只能在香港出版。李锐在此书面发言中最后一段强调:“我认为中国要继续和平发展,就必须坚定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面改革开放的道路,走这一道路,不容许有丝毫犹豫,首先要广开言路,像我崇敬的陆定一同志遗言那样:让人民说话,以提高党在人民中的信任度。”

笔者在网上看到李锐老先生的这个书面发言,认为写得很好、很现实,值得点赞。同时,衷心希望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国政府认真对待李锐老书面发言中提出的有关问题,并尽快、妥善处理解决:首先,要让原来深受广大读者欢迎的、习仲勋老先生曾点赞“办得不错”的《炎黄春秋》尽快复刊,以赢得民心;然后让李锐、辛子陵、杨继绳等专家、学者的著作,能在大陆公开出版发行。换言之,就是要尽快落实宪法中有关言论、出版自由的条款,让中国人民能自由阅读、独立思考、商榷争鸣,从而让中华民族直面历史,以史为鉴,从而让中国真正走上宪政民主、民富国强的康庄大道,让伟大的“中国梦”变成现实!

2017年12月1日晚修改定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