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文在寅因“三不”陷两难 美中都不高兴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来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检阅仪仗队(2017年12月14日)

韩国总统文在寅星期五结束在北京的访问,前往重庆继续他的中国之行。由于两国在驻韩美军部署终端高空防御系统(THAAD,简称“萨德”)问题上存在分歧,文在寅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晤后,既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也没有举行联合记者会。分析人士指出,文在寅政府对中共做出的包括不追加部署萨德系统在内的所谓“三不承诺”,(韩国政府一直表示,是“三不立场”)令文在寅陷入“两难”。

韩中因“萨德”,没有发表联合声明

在峰会前,来自韩国青瓦台的消息说,由于两国在“萨德”问题上存在分歧,两国首脑会晤后将不会举行联合记者会,也不会发表联合声明。

青瓦台高层人士对记者说:“目前两国不会对(萨德问题等)未决事项表明彼此一致的立场,因此决定不发表联合声明。”

韩国总统就任后首次 访问中国大陆时不签署联合声明,是自1994年3月前总统金泳三之后23年来的第一次。当时是两国关系成熟之前,也是“第一次朝核危机”的高潮时期。

韩中关系因为韩国在2016年7月决定同意驻韩美军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防御系统以应对来自朝鲜的核与导弹威胁而进入低谷。中国认为,“萨德”部署严重危害了中国的安全利益,并随后在经贸领域采取一系列反制措施。

2017年10月下旬,为缓和韩中矛盾,韩国外长康京和在国会答辩提出“三不原则”,(即韩国不参与美国的导弹防御体系、不追加部署“萨德”系统、不加入韩美日军事联盟)后,中韩达成修复关系的共识。随后,文在寅与习近平在越南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会晤。“三不原则”也为文在寅此次 访问中国大陆铺平了道路。

但是,此后,两国在“三不原则”的表述上一直不同。中共将此描述成为韩国向中国做出了“三不”承诺,而韩国强调,“三不”只是我们的立场。文在寅总统 访问中国大陆前接受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时也强调:“在‘萨德’问题上,韩方的立场是一贯的,这是韩国一直阐述的立场。”

不过,文在寅总统的外交政策顾问,韩国韩东大学教授金俊亨(Kim Joonhyung)星期四(12月14日)在华盛顿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文在寅总统的这次 访问中国大陆还是成功的,是朝正确方向发展的良好开端。

他说:“我知道在首尔有人在抱怨,有沮丧,但是,我们就四个问题达成共识,特别是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这十分重要。即便是围绕萨德仍然有很多问题,但是,这是正确的方向,需要时间。这是两个轨道的问题,我们会继续解决萨德问题,在其他问题上我们需要建立合作。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不可能通过几次会晤就解决所有的问题。”

12月15日,韩官方表示,韩中就半岛和平稳定四项原则达成一致:一是,决不允许半岛发生战乱;二是,坚定半岛无核化原则;三是,通过对话与谈判的和平方式解决朝鲜无核化等所有问题;四是,韩朝关系改善有利于最终和平解决半岛问题。

分析认为,这四个原则对川普政府用军事手段解决朝鲜问题产生牵制力。

金俊亨说,“萨德”问题已经被政治化了,解决“萨德”问题不应该只是中韩两国的事情,应该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多个国家共同解决。他说,将朝鲜、中国和俄罗斯与美国、日本和韩国对立起来不是健康的方式。他认为,相反,日、韩、中应该举行更多的会晤来解决问题。

韩美同盟因“三不保证”产生分歧

金俊亨星期四在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与韩国国家统一顾问委员会联合举办的韩美外交政策与安全合作的研讨会上说,他担心“三不保证”对韩美同盟产生负面影响。

他举出了三个例子。第一,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11月初间接表示了对韩国做出“三不”保证的不满。他说,(康京和)外交部长的表态并非“最终决定”(definitive)。他还说,“我不认为韩国会放弃这三方面的主权”,暗示“三不原则”意味着韩国“放弃了主权”。

第二,驻韩美军司令、美韩联军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Vincent Brooks)表示,为了保障首都和周边地区的居民安全,有必要追加美国的安全保障。

第三,今年9月文在寅总统访问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时,就曾在韩美日三国领导人工作午餐会上对川普总统和安倍晋三首相明确表示“美国是韩国的盟友,但日本不是。”

金俊亨认为,这些都有可能引发韩美同盟的冲突。

不过,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强调说,把日韩的合作仅限于解决朝鲜问题上,而不是日韩同盟上,应该是可行的。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东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布鲁斯·克林纳( Bruce Klingn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担心,因为“三不保证”,韩国让自己的国家安全臣服于中国人的利益。

他说,“是不是为了克服’萨德’争议韩中达成协议?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韩国政府应该更全面地、重复解释两国之间并没有达成协议,即便是与中国的看法和描述不是那样的不同。另外,韩国也可以利用每次朝鲜挑衅的时机说,本着为我们的国家利益考虑的基础上,我们将继续决定我们的国家安全,我们可能需要部署额外的防御系统,为了更好地保护韩国民众,我们可能需要把我们的防御体系与与其他国家整个起来,这些同盟根据当时的情况共同决定的。”

克林纳曾经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朝鲜情报分析师。朝鲜驻联合国代表团九月份曾经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前往平壤,帮助朝鲜更好了解美国的意图,不过,克林纳拒绝了这项邀请。

除此之外,他还说,虽然文在寅总统在朝鲜问题上的立场越来越向中间道路靠近,但是,美国还是担心他是否会因为朝鲜的“魅力攻势”而再次改变。文在寅上台之初希望对朝鲜执行“阳光(接触)政策”,但是在朝鲜的数次挑衅后,变得更加靠拢美国的朝鲜政策(最大限度的施压),但是,韩国反对美国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而美国觉得韩国限制了美国的选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