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自由亚洲:被囚15年的王炳章博士在韶关监狱写给上帝的祈祷辞

——2017年圣诞节前夕访谈: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

最近三、四年他才开始集中精力研究《圣经》,他发现实际上圣经是全人类最完美的律法书,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最大的启示,也是最大的爱的礼物。他最近几年攻读圣经,把圣经里很多很多人不懂的地方,或者有很多疑问的地方,他跟中国的历史、跟《易经》、跟中国的传说,包括世界上其它很多传说、童话连接在一起,发现了很多很多奥秘,提出了很多很多问题。

王金环在美国圣经博物馆前公布王炳章新书(RFA图片)

圣诞来临,新年将近,在狱中服无期徒刑的王炳章博士15年多一直被单独关押

本节目第一次播出时正是2017年圣诞节前夕。圣诞节在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是最重要的节日,这一节日是纪念耶稣基督的降生。

圣诞来临,新年将近,“每逢佳节倍思亲”,狱中良心犯的亲人们更是惦念被囚禁在铁窗内的家人。

现在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的美国永久居民、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哲学博士王炳章先生于15年多前的2002年6月27日在越南边境被绑架到一艘开往中国的船上,后在中国被逮捕。2003年被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名判处无期徒刑,一直单独关押。

王炳武:今年秋天家人收到王炳章从狱中寄出的“被囚绑架十五周年的特别祈祷辞”

今年秋天,王炳章的弟弟、与王炳章在同一所大学获得哲学博士的王炳武先生收到王炳章从监狱寄给家人的一封特别来信。

王炳武先生圣诞节前夕接受我的采访。

王炳武:这是一封家信,是我哥哥王炳章在今年6月27日,也就是他被绑架15周年的日子写的一个特别祈祷辞。他6月27日写这封信,到我们家人手里已是9月底。一般他的每封信到我们的手里要经过至少两个多月时间。

当我收到这封信时,自己看了一遍,觉得非常感动。真的有点不敢相信我哥哥有这么大的意志和毅力,能够把这个祈祷辞写出来,我相信完完全全是他心里的感受、圣灵的感应,他才能有这样的魄力,这样写出来。

王炳章博士(Public Domain)

我哥哥王炳章给我们家人写的信原文是——

被绑架十五周年的特别祈祷辞

金环姐、玉华、炳武、王梅、青燕、Hans、Times、Ti-Anna,

亲人们,2017年6月27日,是我遭到绑架,被打入单人囚牢十五周年的日子。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做了特别的祈祷。《特别祈祷辞》如下,愿与亲人们分享。

特别祈祷辞

我的圣造物主、我的上帝、神、圣皇、天父、圣子耶稣基督、圣灵:

仆人王炳章向您祈祷。15年前的2002年6月27日,我被绑架,自此关入单人囚牢。

我感谢您15年来给我的陪伴、支撑与带领。感谢您使用我,交给了我一个特别的使命,那就是,将您在造人类之初就给我定下来﹑令我们遵守的﹑在人类古文明、古经书中通过先祖传递给我们的那些自然法则﹑契约规范﹑真理和大道解悟出来,传播出去。我体悟到,您有一个拯救世界和人类的大计划,以使这个疯狂的世界重回您的轨道,以使这个迷失的人类重回您的怀抱。在您这个大计划中,我能为您做一点事工,感到荣幸。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您赐予的,一切荣耀都是属于您的。

我一定不辜负您赐给我的使命,继续珍爱自己,把身心搞好,活到您赐给我的天年。在您的教导﹑启示﹑引领下,每天有成就地为您做工。我保证,有您的拣选﹑厚爱﹑伴随﹑感召与恩典,哪怕再有15年的单独囚禁,我也会无所畏惧,越战越勇。我将倍加努力,向您交上一份可以荣耀您圣名的答卷。

阿门。

永远爱你们的,

王炳章

2017.6.27

韶关监狱单人囚牢

王炳章狱中15周年手书特别祈祷辞(王炳武提供)

王炳武:我以中、英文发出王炳章被囚15周年的祈祷辞,大概有上千人转推

王炳武博士谈他收到这封信后作出的反应。

王炳武:“我看了非常感动,马上把它打成文字版,发在我们拯救我哥哥的推特上。因推特上有文字数量限制,所以我(分段)发了五次,当天把它发出去。当时就有好几百人推我的这个推文。

第二天,有一位爱主的姊妹把它翻译成英文,我也非常感动,把她翻译的英文也推出去。所以总共……如果我没记错,大概有上千人转推我哥哥的这个祈祷辞。

很多很多人发表评论支持,有很多人说‘都不敢相信王炳章在15年单独关押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大的毅力、魄力,还能够有这么大的爱心在他的身上,能说出这种话。‘很多人写出很多很多评论,都在网上。我自己看后也感到很欣慰,我相信把这个推文推出来以后,不光对我哥是一个安慰,更多的是有很多关注我哥哥的人,我相信他们也会受到鼓励。”

王炳武:王炳章手写约500页对圣经的新理解,成样书在美国圣经博物馆开幕时公开

王炳武博士回顾王炳章博士近年在狱中所做的研究。

王炳武:“我哥哥王炳章大概在2004-2005年时就开始先研究中国文字的起源,他花了两、三年时间。后来他研究《易经》、老子《道德经》什么的一些很古老的书籍。

最近三、四年他才开始集中精力研究《圣经》,他发现实际上圣经是全人类最完美的律法书,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最大的启示,也是最大的爱的礼物。

他最近几年攻读圣经,把圣经里很多很多人不懂的地方,或者有很多疑问的地方,他跟中国的历史、跟《易经》、跟中国的传说,包括世界上其它很多传说、童话连接在一起,发现了很多很多奥秘,提出了很多很多问题。

从今年,即2017年初,他第一次把所作的研究成果归纳成文。

我们第一次收到他的研究成果是在4月份,他寄了很长一封信,说‘我从现在起,到未来的半年,甚至一年当中,会把我所研究的东西总结出来给大家看‘。

今年他做这件事也正好巧合,500年前马丁•路德第一次提出‘因信称义‘的道理,提出对圣经新的认识、发表了他的论文有95个问题,他解答。在500周年时,我哥哥利用这个机会,今年花了很多时间,一直到10月份,我们收到最后一批,他一共写了大概有500页左右、全是手写的他对圣经的新理解,用95个问题的问答的方式写出来。

这也就是11月份在华盛顿‘圣经博物馆‘成立时,他的这个95问样本书出来。公开的时候,我大姐姐还有其他关注王炳章的朋友们在那边把他的作品第一次公布,同时借助这个机会,呼吁所有人关注王炳章的自由、能够安全回到家人当中这么一个当时的活动。”

王金环:王炳章关于圣经研究的几百页手稿,如何打字装订成样书

王炳章先生的姐姐王金环女士接受我的采访,谈她专程从美国加州到首都华盛顿参加这次活动的背景。

王金环:“因为王炳章写了很多关于圣经的研究,他自己认为这个研究的成果很不错。他给我们全家人来信说,他在监狱这15年多的单独关押,完全是靠主耶稣在陪伴他。所以他认为,他应该为主做工作来荣耀主。他跟我们说‘最好是在美国的圣经博物馆开幕时,你们都去,把我的这个研究公布于众‘。

因为他的手稿分五批寄来,好几百页,我们想‘我们应该支持他‘。我就跟教会的弟兄姐妹讲这件事。吴倩姐妹很出力,联系人来为炳章的手稿打字、排版、印刷、装订成册,当然这是初步样本。赶在17日以前出来,一共才花了两个多星期。吴倩姐妹真的很辛苦,联络了好多人。打字不是很简单的,王炳章写的很多页,字写得密密麻麻。没有读过圣经的人,或者是在这方面没有多少研究的人工作起来也很困难。

但是不管怎么样,能把这个书在17日展示给大家,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做。我本身就是基督徒,王炳章委托我这个事,我能办到,就去做。

从DC回来后,我把那书寄给韶关监狱,寄给王炳章。我上面写了说‘这是你的手稿,打字、排版、印刷、装订‘,按照他跟我们说的,他要亲自校对,‘现在按着你的要求寄给你’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过几天,我会写另外的信告诉他我什么时候寄出去了,问‘你收到没有?‘”

主持人:“根据您以往的经验,寄一封信出去,收到他对这封信的回音,一般需要多长时间?”

王金环:“他寄出来的信我们收到,基本上都是两个月前他写的信,我不敢确定我们寄的信他多长时间能收到。”

王金环:我的家庭

主持人:“能简单介绍一下您家庭的情况吗?”

王金环:“我是我们家最大,我叫王金环。王炳章是第二,第三是王玉华,第四是王炳武,第五个最小的妹妹叫王梅,我们兄妹五个。”

主持人:“您的弟弟王炳章最初是被绑架,然后被投入监狱判无期徒刑。当时您家庭的情况……”

王金环:“当时因为刚开始我们并不知道这件事,等到他判了无期徒刑,他给我们来信,我们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因为有时候他出去做他的事,也有时比较长时间不跟我们联系,但那一次时间很长。

当时我在加拿大,我的大妹妹玉华在加拿大,和我的父母我们都住在温哥华。我的小弟弟炳武有一阵他也住在温哥华,后来因为工作关系他搬去多伦多……我们都非常吃惊,也非常难过。

在中国,我们就找了张思之律师,因为他是中国好像最有名气的律师。我去看王炳章时,在中国也见过他两次。在我们这边,也请人帮助申诉、活动啊……

但是这一切都过去很长时间了,都没有起到作用。”

王金环:家人探视情况及多人签证被拒,因我被拒签母亲探他终未成行,母亲不久过世

主持人:“您的家人到今天有几次去探视过狱中的王炳章先生?”

王金环:“我们每个人都去过。我的大妹妹王玉华前几年去的比较多,我想有七、八次。我也去了五、六次。我小妹妹也去看了他好几次。我小弟弟王炳武也去过好几次,因为他一个是去看王炳章,另外他在他的母校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有一个基金会,他捐献了一些钱,他到那里有时候会去讲座。”

主持人:“您去看过他几次?看他情况怎么样?”

王金环:“我去看他时,他已得过中风。他得过三次中风,走路平衡有问题。他有静脉炎,进监狱更厉害了。他说‘我每天都祷告好几次‘。我知道的就是这样,他自己意志还挺坚强的,坚持锻炼。

我们家现在签证被拒签的有我、王炳武、我大妹妹王玉华、现在就剩下小妹妹可以去看他。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因为在营救他爸爸的活动中做了很多工作,中国不给她签证。王炳章的大女儿王青燕可以去。王炳章的儿子代士可以去。另外还有一个儿子汉士的中文不太好,所以后来他没有去。”

主持人:“您最后被拒签的情况是怎么样?您的父母亲他们有没有去看过?”

王金环:“我的父母亲都没有去过。我父亲早我母亲五、六年以前先去世。2011年四、五月份时,我的母亲实在想念他,王炳章也希望见到母亲。我们家决定由我带着我母亲去中国。我母亲就办了加拿大护照,我准备带她在那里住一个夏天。我们每个月只能被允许看他一次,住在那里我们可以多看他几次。但是没想到,我被拒签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能去中国看望他了。我母亲(当年)2011年11月17日在温哥华医院去世了,一直都没有看见他儿子王炳章,所以我们都很难过(哽咽)。”

王金环:家人、教会与洪予健牧师

主持人:“您前面讲到王炳章先生在狱中研究圣经,您也提到自己是基督徒,请问您的家庭中有几位是基督徒?”

王金环:“我的父亲、母亲,王炳章、我、王炳武,我先生在去年复活节也受洗了。”

在圣诞节前夕,接受我采访的王金环女士说:“我非常非常感谢大家对王炳章的关心、支持和鼓励!有时候我写信给炳章,我说‘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常常为你祷告。’特别是洪予健牧师,在三十几年以前他就认识王炳章。那个时候洪牧师在美国,在读物理化学的博士。

后来我们怎么知道的呢?在我父亲去世后,他的追思会上,洪予健牧师那天来了。我在那个追思会上第一个发言,我说‘我的父母养育了我们五个儿女,现在我们四个都来了,只有我弟弟王炳章他来不了,他被中国关在监狱里。‘我刚说完,洪予健牧师一下子就到前面去,他说‘感谢主!感谢主!让我来送王伯伯一程’。

然后他就说,他很早以前就认识王炳章。洪牧师当时也很激动,都哭了。他自己说他这一生就哭过两次。从那以后,我们才知道洪予健牧师,我们才去他的教会。后来洪予健牧师一直跟着我父亲的灵柩去了墓地,参加了埋葬的整个一个过程。

从那以后,我们跟洪牧师的关系就很亲密。他也经常带领大家祷告,有时我写信给炳章,说‘我们教会的洪予健牧师经常带领大家为你祷告‘。王炳章回信给我,他说‘我都感受到了’。这是对我们的一个鼓舞,也是对他的安慰。

不管怎么样,感谢神这么多年对王炳章的眷顾、陪伴,使得他在15年多单独关押的监狱生活中能够坚持到今天。”

王代士:我今年4月去看他,他在监狱已中风至少三次,因他已70岁,危险很大

家人中最近一次去探视过王炳章的是他的小儿子王代士。圣诞节前夕,我采访了现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作律师的王代士先生,请他先谈谈今年去探视的情况。

王代士:“我看他的时候是今年4月份,他目前被关在韶关监狱。”

主持人:“见面多长时间?”

王代士:“大概40分钟,每次都一样。可以会见30分钟,因为我们见面是通过一个电话线,我们中间有玻璃,如果不用电话,听不见,那玻璃是隔音的。到30分钟,电话线就给切掉,听不见了。每次都一样,我们就申请‘可不可以再加10分钟?‘毕竟我们每次去见都是从国外……然后没有很多机会。监狱基本上都会允许,所以总共讲40分钟。”

主持人:“您这是第几次去探视?”

王代士:“应该是第七、八次。上次是2015年。我平均大概每一到两年去探他。”

主持人:“您这次看他情况怎么样?”

王代士:“还可以。身体看起来还不是那么糟糕,最让我们担心的是他的心理状况。因为毕竟他是单独关押,所以他的脑子有点……不是不清楚,是有时候会很愤怒,对外面的情况不是非常清楚。他肯定有很严重的忧郁症什么的,这些我们都很担心。”

主持人:“您听他讲话,您觉得他思维清楚吗?”

王代士:“他非常聪明,所以他很会讲话。从这个角度来看,看不出有什么不清楚的。问题是他的分析……比方说他有很多的想法、分析不是很准确。”

主持人:“狱方的人在旁边监视吗?还是他们只是在线上?”

王代士:“他们在线上,也在旁边,有时候会用摄影机录。”

主持人:“您旁边站几个人?王炳章先生背后站几个人?”

王代士:“平常他背后站两个人,我背后站一、两个人。有时候如果我爸爸开始非常激动的话,他们有时候会让我们叫我爸爸不要那么激动。”

主持人:“激动的时候多不多?”

王代士:“每次都不一样。像2015年时他非常激动,这一次他比较冷静。以前他很抱怨过敏,春天时他会很难受,甚至都会觉得不能呼吸一样。这几次我去看他的时候,(换了监狱)他比较没有说到过敏的问题。问题是他年纪很大,今年70岁。他在监狱已经中风至少三次,家人都很担心他会再中风,因为年纪那么大,危险很大。”

王代士:他的案子根本没有可靠证据,整个状况比不公平更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律

主持人:“您的父亲被抓入狱最初时,您多大年纪?”

王代士:“我那时17岁。”

主持人:“在您印象中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王代士:“我们小时候都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挺伟大的人,在做大事呢。”

主持人:“您的父亲入狱后到现在您有七、八次探视,他的状况、他特别想说的话……有什么您印象深的?”

王代士:“每次有一个反应是一样的,就是非常为他难过。每次我出来时还是挺生气的。不是对他生气,是对中国政府生气。觉得这整个状况比不公平还要更严重,可以说违反正义!就觉得整个状况是违反国际人权法律。

因为我也从一个法律角度来说,我研究过他的案子,研究过中国法庭的《判决书》。从法律的角度来说,他的案子根本没有可靠的证据,所以就从这个角度……我现在也是律师,当然我也很了解中国政府、共产党不大在意证据、正义这些东西,但我还是每次都有这个反应,就觉得整个状况很不可思议。”

主持人:“您作律师多长时间了?”

王代士:“六年。当然他的案子是一个政治案,所以他被判无期徒刑,对他两个指控,一个是领导恐怖分子组织;另外一个是为台湾当间谍。这两个指控完全没有根据的,作为律师,这个当然让我很不舒服。”

王代士:我非常希望不要忘记王炳章,为他呼吁,要求当局释放他,让他赶快出狱

主持人:“在圣诞节前夕,您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王代士:“当然,对听众,我非常希望不要忘记王炳章,为他呼吁。如果你信……看你的信仰是怎么可以为他祷告。对中共当局,我的要求当然是释放他,因为他现在已经70岁了,家人最大的、最怕的当然是他在监狱去世。

也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什么非常漂亮的话,我的想法就是非常希望他可以赶快出狱。”

王炳武:感谢各方朋友关注王炳章!经呼吁,王炳章狱中条件有改善,但仍无释放迹象

我问王炳武先生:“这些年来家人和一些人权组织作了很多努力,向国际社会呼吁,有没有什么进展?有没有什么反应?”

王炳武:“应该说有。警官对待他态度有好转,房间大了很多,他可以活动,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但是真正的效果是王炳章能够被释放出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种迹象。

但是,我相信由于外界国际上的舆论,还有很多国家到中国访问时,都会提到我哥哥。特别是加拿大政府,我最近收到加拿大政府说,去年还有今年外交部长访问中国大陆时,他们都向中国政府提到关注王炳章的情况。我相信最近特鲁多总统去中国时,因为我们要求他提,他也会提。

我感谢所有关注王炳章的朋友们!很多很多……成千上万的人在关注他,我都不认识他们。首先我感谢他们!每次上推特时,我就看到很多很多人在关注王炳章,很多很多人在鼓励他,很多很多人在为他祷告……

王炳武:希望大家继续为王炳章祷告!或写明信片等,在精神上支持他

王炳武:我希望大家继续为他祷告!很多人可以写明信片,精神上支持他。

王炳章的地址我也发表在推特上了——

‘中国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犁市镇7号信箱9-10邮编是512140然后写上王炳章博士收’。我相信关注他的人越多,他在监狱里边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将来被释放得越快。他最近来信,其实我是两、三个礼拜以前才收到的。他还在继续研究圣经,他把95问写完以后,还在继续写续集,对圣经更有深的了解,所以他还在不停的为神做工,为能把他的知识、能把他所了解的告诉大家,他还正在努力。”

傅希秋:从目前各种证据来讲,对王炳章的指控荒谬不实

多年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成员傅希秋牧师圣诞节前接受我的采访。

傅希秋:“我跟王炳章博士是15年前……2002年正好是元旦时,我们度过近一个礼拜时间,他参加我们的一个研讨会。他后来很快被中共绑架,至今已经15年时间。

无论他作为我们的基督徒主内弟兄,还是作为一个为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作出巨大牺牲的这样一位人士,我们都非常关心他。这么多年来,我们也透过各样方法在不同场合、利用各种不同机会,为他的自由而呼吁和努力。包括在国会推动听证会,也邀请他的女儿王天安去台湾举行特别的听证会。

从目前各种证据上讲,对王炳章弟兄的指控是非常荒谬的。所谓的对他的作为台湾间谍的指控,中华民国政府和情治部门都甚至直接破天荒地出具了证明,证明王炳章跟台湾情报部门没有任何关系。他作为一个基督徒,更不会去参与共产党所给他定的所谓什么什么‘恐怖’这些行为。”

傅希秋:呼吁中共当局以最基本的人道立场释放王炳章博士,释放中国的良心犯

傅希秋:“我们在他(失去自由)的15周年……他一直被非法囚禁在单人牢房里,我也看到了王炳章博士家属所发出的他写的祷告辞、继续不断地包括为他的家人和为他的理想,建立一个民主宪政的爱与公义的中国,他在继续不断地祷告,令我非常感动。

我们在这样一个圣诞节的日子,特别在祷告里记念他,也是希望在2018年时,我们继续加大在国际社会为他呼吁,为他的自由做出更大努力。

我们祈求上帝能够保守他,就像他在祷告辞里说一样,保守他能珍惜自己的身心灵,靠着上帝的话语、靠着圣经给他的力量——生命的粮食,能够坚强地在里边活下去。

我们也呼吁中共当局能够以最基本的人道立场,允许王炳章博士回家,跟他的家人团聚。

所以,我们会继续为此目标不断努力。在未来的一年,我们对华援助协会也正在不断做出各方面的安排和计划,会为像包括王炳章博士,还有在狱中的被关押的包括709的律师,包括张海涛,包括其他我们‘自由18’的良心犯在内的中国的良心犯……为他们的自由作出我们更大的努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