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毛冥诞数万毛左涌韶山 4种组成3种势力拜教主

周二(26日)是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冥诞124周年,数万毛粉涌至其故乡湖南省韶山市悼念,但江苏、河北等地毛粉申请游行被拒。美国媒体人、阿波罗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按照中国人口比例,来到韶山的这些毛粉并不多。湖南当地异见人士指,官方刻意渲染毛泽东神话,令民众盲目膜拜。另外,当天,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公开发声说恨毛,要求其朋友圈的毛粉离开;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去年毛的冥诞时揭露毛的恶行。再者,毛左由四种人组成,有三种势力。学者何清涟认为不同阶层的毛左都会把马克思、毛泽东尊奉为教主。

毛粉只能在湖南悼念

据自由亚洲电台12月26日报道,来自各地数万民众挤满韶山市的毛泽东广场。天下韶山网报道指,周一(25日)晚上,很多人排队等候进入毛泽东广场。韶山核心景区管理局、公安及武警及志愿者维持秩序。

一名要求匿名的湖南学者表示,毛泽东为了权力欲,在1931年至1949年两次进行内战,并在49年后发动大跃进、文革等,一步步将中华民族推入深渊。他认为,中共官方和民间对毛泽东的大肆纪念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但也反映了公众对于现实的不满(经受访者要求声音已经过处理):

“毛泽东这样一个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从官方到民间,还有这么多人自发去纪念他,反映了中华民族的悲哀。第二,反映了当今民众对社会的焦虑、对现实的不满。因为大家对现状不满,他总是要寻求一些美好的东西,寻求一些寄托。而过去从49年以后,把毛泽东神化,片面宣传,进行美化,所以有人说毛泽东是百年伟人、千年伟人。”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几万人来到韶山看似很多,但是跟中国的总人口相比,这些毛粉的数量也不是特别多。

从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便有毛粉纪念活动。湖南株州则有毛粉成功游行。据自由亚洲电台当日报道,当地公民欧彪峰指出,他驾车路过大街,看见逾百人举着红旗、拿着毛像游行,没见到警察在场阻挠,如果异见人士申请游行则不可能,几个人聚会也可以寻衅滋事入罪,他认为当局选择性执法。由于毛泽东是湖南人,当地政府可能有感情因素在内,所以不阻止游行。

欧彪峰说∶我认为对毛泽东沉默,是一种愚昧的盲目(行为)。因为这个毛的各种神话,都是官方刻意渲染出来,它(当局)回避了毛曾经犯过一些很大的极端错误。

湖南另一公民欧阳经华则指,邵阳巿好像没有老百姓纪念毛泽东,他本人也不去韶山,但有民众前往纪念,可能他们觉得现在的生活不如以前的毛时代,而且韶山因为毛泽东的出生地得到很多利益,变成红色旅游地点。他作为湖南人,对毛泽东所做的事感到愧疚,所以不去韶山纪念他。

欧阳经华说∶但是我们觉得毛泽东这个罪人,确实为中国人民带来灾难,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我觉得湖南出了这么一个人,对不起全国人。

北大教授公开说恨毛,劝毛粉离开朋友圈

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冥诞当天,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公开发声说恨毛,要求其朋友圈的毛粉离开,并在个人微信上“清理朋友圈”中的毛粉。

贺卫方说,今天(26日)在朋友圈删了20多名朋友。他还要求仍在崇毛者的朋友主动告知,以便其“精准删除,无需费力寻找”。

贺卫方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崇毛我恨毛,何必厮守一圈!”

贺卫方此前也多次发言表达对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不满,担心中国再次发生毛泽东时期那样的灾难。

2016年3月29日,贺卫方曾公开回应福建一团委书记公开指责他对毛泽东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时说,其实仇恨谈不上,刻骨铭心的是自己对于文革期间民族灾难的记忆,是绝不容许走回头路的信念。

2015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6周年时,贺卫方在微博贴文称,“我的祖国可能是齐国,也许祖上本身就是外来人。无论如何,既然说祖国历史悠久,文明灿烂,那就绝不是这个刚刚六十多年的国家。事实不符,逻辑难通。”

他说:“古人知道朝廷如流水,故国河长在,但若用‘本朝’的传统说法,又仿佛至今仍是个帝国。诚是大难!”他认为中共不等于中国。

山东教授邓相超揭毛恶行

去年毛泽东冥诞,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在微博上揭露毛泽东的恶行:“如果他1945年死,中国少战死60万;如果1958年死,少饿死3000万;如果1966年死,少斗死2000万;直到1976年才死,我们才终于有饭吃。他做的唯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随后,邓相超遭到毛左们网上、现场的围攻,他们高喊“文革式”口号并对他进行辱骂。中共山东当局今年1月相继免去邓相超省政府参事和政协常委等职务,校方勒令邓停职检查,并给予记过处分和强迫退休。

贺卫方、人大教授张鸣、人权律师张雪忠等自由派人士纷纷发文,谴责毛左和中共打压言论自由、大搞文革式围攻批斗的做法。

邓相超随后发表感言说:“我已年过花甲,站了41年讲台。我经历过文革,我知道文革有多么荒唐,多么野蛮,多么血腥……那个人是以多么变态的心理而大开历史倒车!我害怕文革重来!”

据自由亚洲电台26日报道,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近年来,官方对于毛泽东的推崇不断加强,批评毛泽东的声音遭到打压:

“济南有一个公园,叫四季山公园,那里每天都有一些毛泽东的崇拜者在那里聚集,发表演讲,当局是不管的。在同样的地方,有另一些人聚会,批评毛泽东。开十九大的时候抓起来很多人,就是因为他们在那里议论毛泽东的错误,批评王岐山。定的罪名就是寻衅滋事。其中有的人和我比较熟,我没去参加,结果他们把我也给抓起来了,说我指示他们到那里去聚会演讲,定的名义也是寻衅滋事,关了我28天。”

毛左的政治立场和组成

学者何清涟介绍:中国左派有极左(毛左)、中左、新左之分,正在按其倾向集结,乌有之乡、工人论坛都是他们的阵地。乌有之乡算是极左代表。中国现在的社会矛盾确实是权贵与资本相结合产生之恶,但根源在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因为这一制度为权钱结合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但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中国左派却刻意回避了制度之恶,将一切归结于资本,尤其是西方资本与民营资本。

毛左偏袒国有垄断企业,认为这是社会主义的根基。往好里说,这是中国左派那种特殊禀赋即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思维作祟;往坏里说,则是毛左面对强权所表现的一种精明算计过后的怯懦。乌有之乡上黎阳的文章《上海外滩踩踏事故与“公知”的乱世“自由”》,就是毛左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巅峰之作。

此外,何清涟在该文中还披露一篇介绍毛左毛粉的阶层。“在一篇作者不详的《毛左毛粉毛迷都是些什么人》中,作者大致划分了四类,

第一个群体是社会最底层的一群流氓无产者,希望中国再出现一个毛泽东带着他们去打土豪分田地。

第二是高层毛迷,基本都有大学本科以上的学历,有教授,还有过去或现在身居高位者。作者认为他们不是真正的毛迷,只是出于政治需要假装相信。

第三个毛迷群体主要来自低收入群体,靠自己劳动自食其力,求得温饱,社会的严重不公让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受学识水平和经济条件的限制。

第四类毛迷是临时性的,他们基本有高中以上的文化程度,有良知和较强的正义感。作者认为第四类因为涉世未深,不象前三类铁杆,无法转变思想。”

中共特色:马克思毛泽东成为当权者、富人与穷人共同教主

旅美学者何清涟曾在《中国的穷富马克思主义者能合流吗?》一文中表示,红色资本家当中有人钟爱毛泽东并非新闻,比如史玉柱,狄云久等,南街村这个红色亿元村神话曾经久未衰。这个队列里又添新成员。

2015年4月23日下午,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常务董事、赌王何鸿燊的四姨太梁安琪携近百名员工参观了江西井冈山小学,并将在这里接受为期3天的爱国(党)教育培训。期间,学员还将赴井冈山北山烈士陵园敬献花圈、吊唁革命先烈,并接受红军后代们的现场访谈教学。

不少社会底层成员也热爱马克思与毛泽东。近年来日益左倾的杨鲁军在《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沪上游荡》中记述了毛泽东秘书戚本禹对他讲的一次亲身经历。戚在上海书城遇到一位湖南青年在找《共产党宣言》,以下是他自述为什么要寻找这本书:“我是湖南来的,念过初中,在上海给搞建筑的私人老板打工,快十年了。其实将近一百年前毛泽东第一次去北京寻找革命道路,不也是被城里人当作‘乡下人’吗?我今天也是在寻找革命道路。现在所有底层人都认为这个社会不行了。我们一个建筑公司六百多个农民工一年的工资不吃不喝全部加起来,还不到老板一个人赚的利润的三分之一,富人愈富穷人愈穷,而且两边看不到头,富人富得没有了尽头,穷人穷得没有了盼头,穷人永无出头之日。这个社会必须要修理了,修理不了就要推倒重来就要革命。我听老家的老支书讲,要革命就一定要读《共产党宣言》……”。

何清涟认为,红色资本家们不管身在大陆还是港澳,就是湖南青年所属这个群体眼中的压迫者与剥削者。如今三方势力都崇拜马克思与毛泽东,区别只是前两者是富马克思主义者,后者是穷马克思主义者。这幅政治画面够奇诡,但关心中国未来前途的人不可能再熟视无睹。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