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网闻 > 正文

伊朗各地开始物理性断网 但百姓规避了这一套把戏

2017年12月31日夜

伊朗各地开始物理性断网,但老百姓用蓝牙互相接驳,规避了这一套把戏。

伊朗民众的手机收到未显示来电号码的威胁短信,勒令他们不许参加“非法游行”。

2018年1月1日

示威正式转化为暴动,起义者在倒戈军人帮助下控制了西阿塞拜疆省的布坎(布坎县县城)、库尔德斯坦省的马里万(马里万县县城)等一批边疆城镇,但在其他一些地方攻打革命卫队兵营的行动则失败了。

鲁哈尼出面发表电视讲话,要求群众勿参加“外国代理人策划的非法游行”,又安抚群众“改变非一日之功”云云。伊朗媒体更是将示威抹黑成美国特务策划。群众对这些言论嗤之以鼻。

不过,要说示威运动中完全没有外国的影子也是不正确的。大潮之中,泥沙俱下,各路牛鬼蛇神见伊朗人民奋起,便纷纷从暗处钻出来投机了:沙特派出的萨拉菲教权分子在胡齐斯坦响应沙特官方号召,公然起兵,要推翻什叶派教权国家,复辟一个500年前的逊尼派教权国家(伊斯玛仪大帝建立萨法维王朝之前,波斯以逊尼派为主)。甚至卡塔尔卵翼下的萨达姆余孽也不甘寂寞,在胡齐斯坦省(该省聚居着阿拉伯族)投机示威,表示要打倒毛拉政权。当然,主流示威群众对这些小丑也是嗤之以鼻,纷纷跑去纵火焚烧清真寺了(在克尔曼沙阿省、胡齐斯坦省都发生了群众怒烧清真寺的事件,令人联想起1930年代的西班牙革命)。

入夜,革命卫队见局势已经难以控制,干脆脱下了护法部队(警察)的外衣,宣布亲自接管德黑兰市的治安,开始直接镇压群众了。不知这是否意味着最高统治集团内部已经谈妥。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至今尚未露面。

据统计,绝大部分示威者出生于1992年到2004年之间,是两伊战争后出生的一代人。这一代人以高学历、高失业、低收入为主要特征。事实上,示威者的主力不是什么“中产阶级”,而是城市贫民(当然,不一定是工人阶级)。另据不完全统计,已有450人被捕。

2018年1月2日

起义者号召从今日中午12点开始全境总罢工,同时在各大城市举行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

人民圣战者装逼不嫌事大,嚷嚷要总暴动(话说还有人会相信这群没节操的“伊斯兰社会主义者”么?)。

哈梅内伊终于出面发表讲话,他将整个游行定性为外国特务策动的阴谋。用词和定性比鲁哈尼还要严厉。倒是革命卫队的御用媒体表现暧昧,试图将此次示威定性为鸡蛋涨价引起的群体性事件,同政治无关。

哈梅内伊讲话将示威定性为外国阴谋后,强硬派教士纷纷发表硬汉言论。如德黑兰革命法院院长就宣称,参加第三天(12月30日)及之后示威活动的人都是在“渎神”,将被绞死。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此公也要力保参加第一和第二天(12月28日和29日,在东北部各省)参加游行的人,可想而知这些人同保守派的关系是很深的。

革命卫队的镇压也在升级。在库区,革命卫队开始武装80年代镇压游击队过程中大力帮助过他们的库尔德教权派民团。在萨因沙赫尔,巴斯基向高呼“真主保佑礼萨汗!”的巴列维余孽开火,当场打死2人(真是狗咬狗)。革命卫队陆上部队在各地调动重型武器,图谋更大镇压。

今天伊朗终于等来了几个重量级的支持。其中,最实际的支持来源于新朋友土耳其:埃尔多安当局表达了对伊朗的绝对支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网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