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藏债于民 中产阶级大概率被消灭

过去两年的繁荣,都是靠房子拉起来的。 这是一个居民端疯狂加杠杆的过程,这是一个藏债于民的过程。

过去两年的繁荣,都是靠房子拉起来的。

这是一个居民端疯狂加杠杆的过程,这是一个藏债于民的过程。

中国经济要为企业去库存,去产能,去债务,尤其是房地产和基建产业链。因为他们的产能、库存和债务需要消化,2009年的四万亿之后积压了太多的过剩产能。

只是这个去的方式,并不是让这些企业赶紧去关停并转,而是要居民来买单。

中产阶级,在过去几年里,压力和欲望并举,资产和债务齐飞。房子,也在勾引中产欲望、消化中产的财富。

01

“两套房贷两个娃,38岁被迫辞职入不敷出。”

前段时间一个热门帖,过去两年居民端疯狂加杠杆的一个典型案例。

38岁男出身农村,在深圳某知名通信公司工作了十年。老婆没工作。2010年辛辛苦苦攒钱在坂田买了套二手房,120万、月供6000元。

2015年底深圳房价大涨,手里几十万余款,在关内又买了一套学位房,300多万、月供1.7万。第二套房因为首付不够,把首套房抵押又贷款70万,每月还款7000多。

两套房贷+抵押贷每月需还款3万多。收入:两万多的工资+奖金+分红。这时候还能够勉强维持。

后来,公司安排出国不想去,被要求离职。随之而来的是难以承受的压力:三十多岁再去投简历找工作没人要,少数小公司通过了,基本月薪也是税前不到两万,用来还税后房贷都不够。

心想着只能把学位房卖掉了,但眼下比较麻烦的是,目前深圳二手房交易十分低迷,学位房也不好卖,急着卖的话,350万可能只能卖300万,还了贷款这些杂七杂八的之后刚好就没有了。

这个人,收入不低,支出也不夸张,没有乱花钱。但还是被裹挟进杠杆濒危的境地。只是因为多买了一套小户型房。只能说,中国的购买力没有很多人想象中那么强,即使在一线城市。

中产变“中惨”,甚至“中残”,太过容易,说不焦虑都是假的。

02

2012年,中国经济就开始降息、渐次放水、定向刺激,但一直到2014年针对房产的“930”新政出台之后才逐渐显效。

是因为企业债务太高了,过剩产能和债务必须有一个最后买单人,也就是藏债于民:转移过剩产能和债务,居民端负债飙升。

很多中产在这一波房价暴涨过程中加杠杆进场。这是一种恐慌性买入。是对“未来买不起房”的恐惧,而不是建立在自己的支付能力和风险承受力之上。

子弹打尽之后,中产抵押的并不是房产,而是自己未来的现金流。个体是没有偿债能力的,实际的偿债能力都命系企业的存续能力。

民营企业和民间资金链,是中产和资产泡沫的命门。承担了最大量的就业和最高的金融成本。资金链已经非常脆弱。

中产的恐慌性买房和投资,耗尽了余粮,没有能力提升消费。大多数消费品是民企提供的,缺乏消费需求,民企只能缩减投资,甚至裁员。紧缩效应一触即发。

新常态已经来了,L型经济增长阶段也来了,未来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中国中产阶级的现状,都得了一种叫“财富焦虑症”的病。《经济学人》封面称之为“节节败退的中国中产阶层”。

有人建议说,对冲泡沫最好的办法就是绑定一个泡沫比如房子。是啊,当初有没有买房,如今成了划分同班同学不同阶层的指标。

但绑定泡沫往前冲的前提有两个,一个是大环境还不错,还可以泡沫化运行;第二,个人条件还允许加杠杆,中途不掉链子,不辞职,不断粮。

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将成为埋葬中产的陷阱,正如上面所提到的那个38岁青年。

03

记得大概是2016年。

教育界的论调,还是“相对于贫困阶层和工人阶层,中产父母有财富、地位、学历、资源和价值观方面的种种优势。”

这些被我们用数据和研究论证的事实,总能让中产家长们,在无边无际的焦虑中,暗暗舒上一口气。

似乎再怎么样,都有工人阶层和贫困阶层的人垫底,而且中产父母,被证明可以为孩子建造一个“玻璃屏障”,让底层的竞争者无法上来。

不过,也好像是仅仅几个月的时间,社会上舆论的口风又悄悄变了。“中产”,似乎又成了一个备受挪揄和讽刺的角色。

他们焦虑自己的职业天花板,担心后代无法在一线城市立足,仰望着上层哀叹自己的不上不下。

如今,又在越来越夸张的房价,和没有上限的教育军备竞赛面前,中产们拥有的那一点学识、收入和品味,脆弱得如同白纸一般。

从这样的舆论转变中,我们都见证了,昔日在教育理论上尚还占据优势地位的中产家长,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变成了财富缩水、地位不保、后代堪忧的尴尬阶层。

这些年来的中产阶级,一方面是压力叠加的过程,一方面是欲望释放的过程。塑造出的中产状态是:高成本、高杠杆、高欲望。

生存成本持续走高之下,想在城市成为有产阶级、获得安全感,必须加以高杠杆。劳动产出跟不上财富稀释的节奏,又催生出不切实际的欲望。

没有资源、没有专业能力、没有内幕消息的他们,在投机食物链里只能成为最底层的动物。有时他们明知是一场赌博游戏,但仍然心存侥幸,愿意相信自己在“大逃杀”里能提前逃离。

股市、楼市、创业大潮里,有多少人是这种侥幸心理和赌徒心态?

正是因为这种缺陷,把欲望勾起来,把杠杆加起来,把资产接起来。他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劳动者,但被加载了高成本、高杠杆和高欲望。

在政府藏债于民,当普通民众被裹挟其中。在这个欲望奔涌的年代,看清自己的能力、不贪婪,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中产的财富被消灭,或许真的就是一件大概率的事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财经头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