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陈小鲁老爸求死不能 刘少奇贺龙求生不得 最后一幕触目惊心

毛泽东当时的态度是,对陈毅既要批判,又要保护,即“一批二保”。正因为如此,周恩来在保护陈毅的问题上也勇气十足。陈毅临终时,全身插满了管子,医生不停地给他进行各种治疗,吸痰、清洗、不停地翻身,十分痛苦。陈小鲁很自然地问:“能不能不进行抢救?”他觉得对临终病人不进行各种无谓的抢救,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让垂危病人尽量无痛苦地死去也是一件符合自然规律人道的事。但医生说了两句话:“你说了算吗?我们敢吗?”

南都披露陈毅死前,其子看父亲被疾病折磨太痛苦,曾想放弃抢救。但医生说了两句话:“你说了算吗?我们敢吗?”陈毅的“求死不能”与刘少奇、贺龙等人临死前“求生不得”的境遇大相径庭,凸显中共残酷的绞肉机本色,在中共那里,什么都可以政治化,死亡也不例外。

9月10日,大陆多家媒体都刊登南都周刊的一篇文章,标题是“陈毅之子曾因父亲痛苦想放弃临终抢救医生答我敢吗?”文章称,1972年,陈毅临终时,全身插满了管子,医生不停地给他进行各种治疗,吸痰、清洗、不停地翻身,十分痛苦。

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很自然地问:“能不能不进行抢救?”他觉得对临终病人不进行各种无谓的抢救,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让垂危病人尽量无痛苦地死去也是一件符合自然规律人道的事。但医生说了两句话:“你说了算吗?我们敢吗?”

周恩来保陈毅,就是保自己

美国之音《解密时刻》栏目披露,1966年文革开始以后,陈毅在中共外交部受到批判。毛对整陈毅实际上并不是像对贺龙,对刘少奇,对彭真那样,在政治上非要把他们剪除掉。

毛泽东当时的态度是,对陈毅既要批判,又要保护,即“一批二保”。1967年5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周恩来特别安排陈毅与毛泽东合影留念。毛当时对陈毅说:“我是保你的。”正因为如此,周恩来在保护陈毅的问题上也勇气十足。

周恩来和陈毅的历史渊源很深,两个人早在红军的时候就共事。中共建政以后,陈毅又是同在外交系统,是周恩来的左膀右臂。

毛泽东自己就说的很清楚,当面对周恩来讲,点明了:陈毅一倒,你也就差不多了。所以在67年夏的时候,周恩来为了保陈毅而苦战。周恩来知道,他和陈毅的关系是一损俱损,保陈毅就是保自己。因此周恩来甚至于讲出来,在人民大会堂他们要冲人民大会堂揪陈毅的时候,就是外交部的造反派,他讲:我就站在人民大会堂门口,你们要冲的话,就从我身上踏过去。

刘少奇病中长期被绑在床上惨死

但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革”中被作为“叛徒、内奸、工贼”打倒后,遭到长期囚禁和折磨。刘少奇70岁生日那天听到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后,精神上被彻底击垮,病情急剧恶化。

病中的刘少奇被长期固定捆绑在床上。据1986年出版的高皋、严加其所着《文革十年史》书中称:“没有人帮他换洗衣服,没有人扶他上厕所大小便,以至把屎尿拉在衣服上。长期卧床,造成双下肢肌肉萎缩,枯瘦如柴,身上长满了褥疮。……并用绷带将刘少奇双腿紧紧绑在床上,不许松动。”

刘少奇的颈部、背部、臀部、脚后跟都是流脓水的褥疮,疼痛难忍。到1969年10月,刘少奇已经浑身糜烂腥臭,骨瘦如柴,气息奄奄。中共中央特派员既不让洗澡,也不准翻身换衣服。在他发高烧时不但不给用药,还把医护人员全部调走。

临死时,刘少奇蓬乱的白发有二尺长,已经没有人形。1969年11月13日刘少奇死亡,两天后的半夜按烈性传染病处理火化。刘的死亡卡片上写着: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

1968年2月5日,贺龙作为中共“党内一小撮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被打倒。

据顾永忠写的《共和国元帅:贺龙的非常之路》一书披露,贺龙夫妇受到非人待遇,被褥、枕头被收走,在一段时间内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越来越差,饭里的沙子越来越多;有时甚至40多天停止供水。

有知情者披露:“两层的圆形饭盒里,一层是盛不满的饭,一层经常是清水煮白菜、萝卜,或是老得像甘蔗皮似的豆角。贺龙经常感到饥饿,身体愈来愈虚弱,最后连上厕所也走不动了。

1968年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后,贺龙的处境每况愈下。12月底,贺龙的主治医生被换成了一个神经科的男护士,他按照专案组的命令,减少、调换和中断一些重要药品,贺龙连每天3片必需的降糖药也无法保证。

1969年1月15日,“贺龙专案组”向“医生”指示:“尽量用现有的药物,维持现在的水平就行,也不要像‘对待好人那样’对待贺龙。”贺龙病情急剧恶化,此时,贺龙已发现,专案组要饿死他、困死他、拖死他。

6月8日早晨,贺龙连续呕吐3次,唿吸急促,拖了13个小时后才被实施“抢救”。但“医生”给贺龙输了糖尿病人不宜随便使用的高渗葡萄糖,6月9日,贺龙被三零一医院医生确诊为糖尿病酸中毒,当天下午3时04分,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样的贺龙悲惨死去。

当晚,贺龙的遗体被悄悄地送往八宝山以“王玉”的化名火化,亲属不让到场。“专案组”把贺龙的骨灰盒秘密放在一个小殡仪馆里,并下令:“不准传出去,要绝对保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