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老侯:从中兴危机看中国“国际专利第二”真相

被胡鞍钢教授赞为“全面超越美国”的中国,一家高科技企业巨头,只因美国“晶片禁售”,就引来一片惊呼“中兴药丸”,这戏码让人一时回不过神来。

中兴与华为一样,在中国人心中已经是国际化大企业,中国的科技巨头,似乎足可以和思科、高通等欧美科技巨头比肩,却仅因一个晶片禁售令,就立马陷入危机,为何如此不堪一击?

须知,中国即便不是胡鞍钢嘴里的全面世界第一,也是国际专利的“世界第二”。

今年3月,据世界智慧财产权组织WIPO公布的2017年全球各国申请注册国际专利资料。“中国的国际专利申请量达48882件,仅次于美国,首次升至全球第二,三年内,更有望赶超美国坐上头把交椅”(观察者网2018年3月22日)。

申请者中,华为技术和中兴通讯两家中国通信设备厂商雄踞榜单头两名。

一个专利申请量世界第二的大国,竟然因为美国晶片禁售,就陷入停工境地,那些世界第二的中国专利在哪?

我相信媒体报导的数位是真实的,显然,问题关键不在于专利的数量,而是品质。

那是些什么样的专利?

首先了解一下专利类型。专利包含三种类型:发明专利、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

发明是指对产品、方法或者其改进所提出的新的技术方案。

实用新型是指对产品的形状、构造或者其结合所提出的适于实用的新的技术方案。

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做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

其中,发明专利技术含量高,其申请量、授权量代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技术发明能力和水准。

业界认为,一个国家专利水准有四个阶段:申请量大国阶段、发明专利超过实用新型阶段、向外国申请飞速增长阶段、各项人均指标达到世界水准阶段。

申请量大国阶段又分为三步:实用新型专利居首,发明专利居首,外观设计居首。

专家认为,中国处于第一阶段的第一步。也就是说,小学还没毕业。

而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专利申请量中发明类占绝大多数。

而发明专利又有所划分,为产品发明和方法发明。这二者区别在哪里?

前一段时间,媒体热炒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移动支付、即时通信和共用单车。

作为常识,人们都知道,高铁并不是中国发明,世界上第一条高铁是日本新干线,而中国高铁技术来自“用市场换技术”的庞巴迪,移动支付的鼻祖是paypal,即时通信开山之作是ICQ,而共用单车模式最早出现在英国。

中国牛叉之处不是发明,而是依照本土需求,丰富了它们的功能,就是基于原创技术改进的应用专利,并使之市场化。

明白了吗?那些世界第二的中国专利,除了外观、实用新型类,发明类也大多如此——是基于欧美原创技术的改进专利,而核心技术部分依然在欧美手里。

(作者附图)

这里有个例子,就是媒体热捧的中国芯——龙芯,虽然只是486的水准,但一直以“完全中国自主智慧财产权”而自豪,然而,几年前在量产之前,它悄没声地跑去美国给MIPS(MIPS是世界上流行的一种RISC处理器。MIPS公司的R系列就是在此基础上开发的RISC工业产品的微处理器。这些系列产品为很多电脑公司采用构成各种工作站和电脑系统)交了一笔专利使用费。

晶片的核心技术绕不开MIPS的方法,不交专利使用费,就无法进入生产和销售。你做了新产品,但应用了人家的方法,产品是你的,而方法是MIPS的,一旦进入市场,仍需交纳专利费——这也就是许多中国自主智慧财产权的真相。

其实,中国高科技企业界内部还是很谦虚的,他们自称这是“站在巨人的肩上做事”。

“新四大发明”虽然还说不上是高科技,但也着着实实是站在欧美科技企业巨头的肩上。

站在巨人的肩上的中国企业,在外人看上去,似乎有了可以和国外科技企业比肩的高度,但是,注意,中国企业脚下踩的不是大地,而是外国核心技术的肩膀。

虚荣的民族自尊心让人产生错觉,人们坚持认为中国高科技已经比肩国际巨头,可以抗衡欧美,甚至对抗世界了。

于是,昏了头的胡鞍钢断言: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于是,就有了充满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厉害了,我的国》。

作为商人的川普,看破中国科技的软肋,所以,一个禁售,就让中兴,也让世界第二的中国专利申请量现出原形。

本来,爱国者预先拟好的剧本是“抵制美货”,一个禁售,让剧情反转,现在似乎要考虑是否“抗议禁售”?

这次美国对中兴的禁售制裁,让人们明白,专利的含金量不同,竞争力也就不对等。

改进的技术专利纵有千百项,如果核心技术从高端源头卡死你,企业依然立即“药丸”。

其实,现代社会讲的是共赢,企业之间有竞争,有协作,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做全产业链,纵观世界,做CPU的也只有美国,没必要每个国家都去搞CPU,合作才是最佳选择。

对抗是冷战思维,这种冷战思维由于媒体的热炒,害苦了中国企业。

中兴的悲剧,表面是违反对伊朗禁售,但深层次原因可能远比这要复杂。不过,禁售给头脑发昏如胡鞍钢之辈浇了一盆冷水。我的国,厉害了没有,不知道,中兴悲剧了,倒是真是的不可避免。

美国禁售,让中国企业,也让中国公众明白,中国高科技企业脚下踩的不是大地,而是欧美科技巨头的肩膀。美国政府耸耸肩,中国高科技巨头面临的就不是“厉害了”,而是“悲剧了”。

--原载:简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