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陈云对江青评价不差 反对邓小平对她执行死刑

陈云对江青的评价:我们一定要知道,江青对中国革命是有着巨大贡献的,要知道她是毛主席的妻子,江青是非常廉政的,毛主席对在路线斗争中犯错误的同志也从没有采取过这种办法,我坚决反对党内的路线斗争采取用死刑的办法,如果小平你非要这样判,请在会议记录里记下,我陈云不同意,我们要对历史负责,对后人有个交代!(陈云的提议得到了老帅们的强力支持,后对江青由死刑改为死缓)

按:角度不同,评价亦不同。评论者自身的立场和局限性也体现在各自的评价中,请读者明辨。

“主席,我爱你!您的学生和战土来看你来了。”(这是江青1991.5.13在自尽之前4小时写在床单上的唯一遗言。)所谓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江青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想与她共处过的一些人最有发言权,那么我们看看,她身边的人对她有些什么评论……

毛泽东评江青:

文革时期,毛泽东曾表示:江青敢于反潮流,但不注意斗争策略,不能团结大多数人。对我的思想理解的很深刻!是无产阶级事业的忠实捍卫者,江青这个人得罪人太多,一心为公,容易把人推到墙角里去,逼得人家造反。我看我要死了她是不好办的,人家都是敷衍她,不买她的账嘛。我就教育她要她团结大多数,她是不会听的。党内十次路线斗争,江青直接参与的是两次,就是同刘少奇,还有陈伯达和那个人的斗争,这都是江青端出来的。她是立了大功的。和彭德怀,高岗和饶漱石的斗争,她在外围。我承认,江青有她自己独特的优点,她看问题很尖锐,很准确,也很认真。对刘少奇和陈伯达林彪的错误,都是她首先觉察到的。这一点,我应该向她学习,你们也要学呢。江青积怨较多,反对文化大革命的那些人不敢把矛头指向我,只好指向江青,春桥这些人,他们在搞清君侧。说江青是叛徒,春桥是叛徒,还说你也是叛徒。其实你们都没有被敌人逮捕过,从何而来的叛徒?毛泽东对江青说:我死了,你怎么办?(爱怜之心溢于言表!)

周恩来评江青:主席想把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交给江青张春桥这些人,可是他们要团结多数呀。

小平评江青:“江青坏透了。”一意大利记者问:“给她多少分?”邓答:“零分以下。”

林彪评江青:这个江青同志,如果没有矛盾她就觉得没事干了。非得要找点事干。她和谁也弄不到一起去。

纪登奎评江青:毛主席实际上是非常信任江青和张春桥这些人的,毛主席对他们花费了大量的心血。整个文化大革命就是和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

张春桥评论江青:她实际上是主席的哨兵和观察员,她对路线问题和政治上的问题非常敏感。

姚文元评江青:姚1996年出牢后说:毛泽东要把中共中央主席的位子传与江青。

华国锋评论江青:江青的思想体系,现在我可以讲了,完全是毛主席的思想体系。江青在毛泽东身边生活了那么多年,她是很有理智的。据我观察,越是到了困难和危险的时候,她反而越沉着冷静。

黄永胜评论江青:江青在每一次关头都是有毛主席的支持她才逢凶化吉的。以为毛主席和江青不是一回事,实际上完全是一回事。

陈伯达评论江青:毛泽东也经常地批评江青,现在我们看得很清楚了,那种批评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批评,准确地来说是提醒。

曹轶欧评论江青:江青完全是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办事的。

戚本禹评论江青:李志绥最肮脏的造谣是说毛泽东同江青达成秘密妥协,江青允许毛乱搞女人,毛允许江青参与文革,这真是一石双鸟,既攻击了毛泽东,又攻击了江青,但毛江妥协既是秘密的,你李志绥从何得知,难道你真是蛔虫族。再者,毛泽东和江青都不是简单的个人,他们的一切都在党、群众,特别是为数众多的中外政敌的监视之下,他们不可能作这样的妥协。在几十年的革命历史上谁也没有发现毛泽东有过以党的原则来换取个人私利的行为。江青虽有种种错误,但她泼辣的性格很难改变,她是娜拉、晴雯式的人物,连死去的杨开慧都要死命妒忌,怎么能想象她能在这种问题上与毛泽东达成什么秘密协议!

陈云对江青的评价:我们一定要知道,江青对中国革命是有着巨大贡献的,要知道她是毛主席的妻子,江青是非常廉政的,毛主席对在路线斗争中犯错误的同志也从没有采取过这种办法,我坚决反对党内的路线斗争采取用死刑的办法,如果小平你非要这样判,请在会议记录里记下,我陈云不同意,我们要对历史负责,对后人有个交代!(陈云的提议得到了老帅们的强力支持,后对江青由死刑改为死缓)

陈永贵评论江青:毛主席重病的时候,亲自给他身边的人交代,要他们请江青立刻回京。江青接到绝密电报后,手都发抖了,但别人一进去,她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吆喝大家打扑克,以等待火车。我亲眼见她几次出牌都出错了,她虽然打牌,但是在紧张地不停地看表。我就知道她在控制自己的感情,有人说,她在毛主席病重的时候,高兴得要死,这不合乎事实。

我们要实事求是,现在江青已经判刑了,我主张恢复历史真相,这样可以让人们更加清楚地辨别经验教训,江青这个人,她由于长期在毛主席身边,同样有着许多在今天看来都应该是很难得的好传统和好的作风。比如,她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礼品,我从大寨回来给她捎带点特产,她从来都是付钱的。她这样对我说:老陈,我们都是毛主席培养起来的干部,我们要自觉地接受和服从党的纪律,抵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侵袭。我们不要搞那套请客送礼的资产阶级作风,但是买卖公平还是许可的。钱我一定要付你,送的东西我也要收。我们之间的交往完全在党的原则和范围内进行。据我了解,她不但是对我这样,对其他同志也是这样。就是他和张春桥、姚文员、王洪文之间也是这样的。我亲眼见到的一件事情,一次,王洪文给江青从上海带来一些药品,大概是他没有给上海付钱。江青一直追问他付钱没有,最后江青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三百多块钱,交给王洪文。一定要他把钱给厂家,你们都知道江青是喜欢照相的。她使用的相机和胶卷都是她自己掏钱买的,她对我说:我每月的工资除付了伙食费和外出花销外,几乎全买了书和胶卷了,我的钱实在是不够花呀!但是我绝不多占国家一分钱的光,我要以身作则,做一个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批评江青,我看完全是对她的一种爱护。绝不是要打倒她,这些,我们政治局的同志都看得清楚。老实说我看不出人家有什么不对的,我在粉碎她们以后的讲话,都是按中央定的调子来说的。江青对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不错的。1976年9月,江青到大寨就对我说:“毛主席亲自树立的大寨这面红旗就是中国的未来,红旗究竟能打多久。将取决于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如果中国出现资本主义复辟,他们要砍掉的首先就是这面红旗。树立大寨,是经过长期的两条道路和两条路线斗争的。现在我们除了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斗争以外,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你说资本主义复辟了你们怎么办?”我说斗争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