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谢选骏:斯大林的亡灵也能控制毛泽东

毛泽东的兽行里都有斯大林的影子。毛泽东唯一超过斯大林的地方,是停办了大学,并把城市青年赶到乡下去——这是因为,城市流氓斯大林虽然自惭形秽,但是自惭形秽的程度还是比不上乡下痞子毛泽东,所以他还会假装欣赏《天鹅湖》,不会执意乱搞《红色娘子军》。

不论朝鲜战争是否斯大林的密谋,事实上没找到都是作为斯大林的仆从受到耳提面命甚至电报遥控的。这就是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区别。敢于在美苏之间骑墙的铁托,虽然也是农民的孩子,但由于十几岁就进城做工了,所以见识也就超过了毛泽东。

朝鲜战争并非“谁也不想打的战争”,而是斯大林想打的战争,所以,它必须延续到斯大林死亡。1953年3月5日,格鲁吉亚匪徒斯大林终于死了。然后莫洛托夫才在苏共高层提出必须尽快结束朝鲜战争,因为它对共产党阵营已经得不偿失了。很快,“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朝鲜金日成、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就于1953年7月27日,在板门店正式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

斯大林这个城市流氓不仅生前牢牢操纵者毛泽东这个乡下痞子,而且死后还是掌管毛泽东的“历次政治运动”——不仅社会主义改造,而且农业集体化,以及反右运动甚至屠杀同党,毛泽东的兽行里都有斯大林的影子。毛泽东唯一超过斯大林的地方,是停办了大学,并把城市青年赶到乡下去——这是因为,城市流氓斯大林虽然自惭形秽,但是自惭形秽的程度还是比不上乡下痞子毛泽东,所以他还会假装欣赏《天鹅湖》,不会执意乱搞《红色娘子军》。

斯大林的亡灵也能控制毛泽东,毛泽东的亡灵也能控制邓小平以来的中共领导,呜呼哀哉。

(一)

《苏联秘档中毛泽东出兵朝鲜内幕》(多维2018-03-26)报道:

毛泽东究竟为何做出出兵朝鲜的决定一直是史学界研究的重点,俄罗斯历史学者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根据俄罗斯公布苏联时期档案所著《毛泽东传:真实的故事》一书给出了解释。不过中共党史研究者杨奎松在《近代史研究》2016年第3期上发表文章指出,该书过于依靠这些档案且作者不懂朝鲜战争的基本事实,其提出的“新说法”很难自圆其说。

潘佐夫相信是苏联——确切说是斯大林(Joseph Stalin)挑起了战争。斯大林不仅要中国出兵,还试图让美国人卷入冲突。

他在书中写道“战争爆发前,金日成同斯大林搞了一个协定。实际上正是斯大林挑起了战争,他支持了金日成的冒险计划,该计划是:在至多27天内夺取南方。”毛泽东知道这个计划并支持,在朝鲜战争爆发的前一年,他就从来双清别墅拜访他的朝鲜代表那里得知了金日成的计划。毛明确承诺将帮助这个邻居,包括出兵,但只能是在与蒋介石的内战结束之后。

1950年4月,金日成在莫斯科同斯大林秘密举行了三次会谈。斯大林确信:“在危急的情况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会出兵。”诚然,他还有一个补充说明:“应当绝对相信,华盛顿不会卷入冲突。”同时,斯大林向金日成建议,“你应当寻求毛的帮助,他非常善于处理亚洲事务。”

5月13日,毛在中南海接见了乘坐苏联飞机到北京访问的金日成。第二天,斯大林姗姗来迟地向毛通报了他同朝鲜领导人进行的秘密会谈。

尽管受到怠慢,但毛仍然完全同意金和斯大林的意见,支持武力统一朝鲜。金日成向毛介绍了总的作战计划,并得到主席的完全赞同。计划的主要内容在莫斯科已经协调好了!但是,在分手的时候,毛告诫金:“美国人还是有可能进行军事干涉的。”然而,他没有对这一点表现出特别的担心。他一方面说:“如果美国人参战,中国将派军队帮助朝鲜。”另一方面,他仍然认为美国不会卷入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潘佐夫称,毛泽东和金日成都失算了,在斯大林的授意下,苏联驻联合国代表缺席安理会就朝鲜战争问题召开的会议。由于没有苏联的否决票,27日,安理会批准了使用国际武装力量来抵抗朝鲜人民军的决定。

此后,事态一如斯大林所预料的那样发展。

9月底,韩国军队逼近了三八线。10月1日,他们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越过了三八线。当天,麦克阿瑟将军要求朝鲜人民军司令部立即无条件投降。让毛泽东行动的时间到了,斯大林期待的正是这一时刻,世界革命即将爆发。

这个新说法遭到了杨奎松的反驳。杨认为,俄罗斯国家社会和政治历史档案馆藏档对研究毛泽东生平思想的局限,潘书有近1/3的内容无法从该馆的藏档中得到帮助,这在很大程度上不能不影响到作者在此书中论证和贯彻自己对毛泽东与莫斯科关系“新说法”的效力。在缺乏新史料的情况下,作者只能大量转引转述前人用过的史料和史实,这不仅难以取得理想的效果,在完整形成自己的“新说法”时还不免会捉襟露肘,甚至不易自圆其说。

对于斯大林挑起朝鲜战争的说法,杨奎松认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外学界从俄国联邦总统档案馆和俄国联邦外交政策档案馆发掘了大量档案文献,对战争爆发原因、经过及过程,早就有了较为一致的了解和判断。多数研究者都相信,以往西方关于朝鲜战争的发动是苏联的战争计划的说法是不准确的,这一“进攻的策动者不是莫斯科而是平壤”。潘书作者实际上是反其道而行之,基本认为过去的说法没错,朝鲜战争从发动到进行,始终都在斯大林的计划与密谋之中。但是,这一并不新的“新说法”有哪些可靠的文献依据呢?

杨奎松称潘书用来证明这一切都是斯大林的精心设计的两本著作都倾向于相信朝鲜战争的爆发与金日成的努力分不开,潘书得出相反的结论无法令人信服。此外,杨奎松称潘佐夫明显不熟悉冷战史学界在这方面已经取得的研究进展,甚至不知道朝鲜在1949年春和1950年春实际上有过两度分别与苏、中两党就此商谈的情况。在他的叙述与论证中,1949年春和1950年春三方两度商谈交涉的资料竟被混为了一谈。作者把1949年春朝鲜人民军政治部主任金一赴华密访,当成了1950年春金日成访苏以后的事情;把1949年春毛泽东对金一讲的话,当成了斯大林1950年春对金日成讲的话;把1949年朝鲜几度提出的希望得到人民解放军三个朝鲜族师(1950年年初已大部交给朝鲜)这件事,当成了金日成1950年春访苏后才派金一去向毛提出的,等等。这一连串史料的误植和误读,首先就动摇了其“新说法”的可信度。

杨奎松在文章中就潘书所使用的资料以及推论进行了批驳,并给出了史学界的公论以及自己的理解。

潘书谈到了1950年10月1日斯大林要求毛泽东出兵后发生的波折,按照作者此前对斯大林与毛泽东关系性质的理解,中国出兵早就在斯大林的计划之中,依照中共官方20世纪90年代初公布的毛1950年10月2日决心出兵的电报,这一说法很容易成立。不巧的是,90年代中期在俄罗斯联邦总统档案馆发现了10月2日另一封同样由毛签署的拒绝出兵的电报。这就给研究者造成了麻烦。坦率地说,对于这两封内容完全不同的电报的由来,中外学者已经形成了共识。但作者却别具一格地提出了一种新说法。

潘佐夫写道,在出兵问题上毛本来一直信誓旦旦,但真的到了苏、朝都要求中国出兵的“这个关键时刻,(毛)主席突然退缩了”。原因是“10月1日和2日,毛同他的亲密同事们讨论了朝鲜局势”。“在权衡了所有的赞成出兵和反对出兵的意见之后,他意识到,自己低估了美国人。中国还没有做好与美国进行一场全面战争的准备。”据此,毛只好通过罗申大使(Nikola Roszczin)给斯大林去电,借中共中央之口,说我们决定“目前最好还是克制一下,暂不出兵”。但是,出于对斯大林的畏惧,“就在当天,他又向‘伟大导师’写了一封完全不同的电报”,表示准备派兵去朝鲜。作者的解释是,因为毛泽东知道,“同斯大林争论当然是危险的”。既然如此,毛又为什么会违拗斯大林的想法,发去一封不同意出兵的电报呢?作者的解释是,“他决定,还是先‘探一探’斯大林的口风再说,谁敢说斯大林就一定不会接受他(不出兵)的意见呢”?(第583—585页)

无须说,这样一种解读既不合常理,也不合逻辑。在这里,作者至少是有意无意地弄错了,或没有弄明白这两封电报稿形成的时间顺序。

实际情况是,10月1日夜,毛收到斯大林请求中国出兵的电报后,即与另外三位书记处书记进行了紧急磋商,基本取得一致后,便于2日凌晨起草了决心出兵的电报稿。第二天白天,政治局会议上与会者否定了毛的出兵主张,会后毛只好通过罗申大使向斯大林转达了中共中央的初步决定,压下了原来的电报稿。但毛并未放弃出兵的意见,因而将在外地的彭德怀等重要军事领导人召来北京,于4日、5日又接连开会讨论,最终促使中共中央改变了2日会议的决定。

同样,接下来谈到毛泽东在出兵朝鲜之后的态度变化时,作者也明显缺乏对已有的关于战争过程中毛泽东、斯大林、金日成复杂关系的研究成果的深入阅读。在他看来,一切照旧都在斯大林个人意志的支配下。他写道,出兵之初,考虑到与现代化美军作战的困难,中方请求斯大林提供空中掩护,遭到了斯大林的拒绝,“毛仍然无力与斯大林对抗”,只得勉强派部队入朝作战。出兵后,中国军队很快推进到了三八线一带,说毛这才开始有了将战争“拖延下去”的信心。想不到不久战况就陷入僵局,斯大林却不给中国人提供重大援助,上百万中国军人每天都在流血牺牲,“毛终于不得不开始考虑把他们撤出朝鲜的问题了”。“从1951年春季开始,他就不停地向斯大林灌输这一想法”。但毛的话讲得再委婉,斯大林也不接受,因为斯大林“仍然需要这场战争”,结果是毛泽东和金日成花了两年时间都没有能够说服斯大林同意停战。直至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去世,周恩来受命到莫斯科参加葬礼,才得以向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转达了中国政府关于加速停战谈判的迫切要求”,并得到了苏联领导人的同意。(第587—590页)

在这里,作者明显不了解朝鲜战争过程中的一些基本史实。

首先,斯大林并没有拒绝为中国军队提供空中掩护,他只是相信时间上要延迟一两个月。中国军队出兵后不久,苏联空军实际上就已经进入中国东北,之后并跟进到朝鲜境内,为中国军队在提供空中掩护了。

其次,中国军队推进到三八线一带时,中、苏、朝三方根本不存在想要将战争“拖延下去”的想法或计划。除了前线指挥官彭德怀希望暂时停下来休整外,三方政治领导人都坚持要立即突破三八线,并争取把美国人赶下海去。

再次,正是由于打过三八线后的战役失利,带来了一个导致中国方面两年多难以与美国通过谈判实现停战的麻烦问题,即美国拒绝无条件遣返2.1万名志愿军战俘。因此,毛泽东这期间没有也不可能有“撤出朝鲜”的考虑。不仅如此,为了迫使美国遣返中国战俘,毛显然想要和美国较量下去。因此在和与战的问题上,反而是中、朝之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能形成一致的意见,斯大林却支持了毛。说毛泽东想和,斯大林想战,中、朝不得不在斯大林的压力下勉强继续作战,显然不准确。

针对这些质疑,潘佐夫同样在《近代史研究》中做出了回应。潘佐夫坚持自己的看法,同时指出杨奎松英语能力有限,而他的俄语能力则完全没有,这可能是他没有意识到的问题。

潘佐夫称杨奎松没有注意到2005年首次披露的一份电报,这封电报在安德雷·葛罗米柯(Andrei Gromyko)的回忆录第二版中提到,由斯大林在1950年8月27日发给苏联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潘佐夫在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史档案馆中也找到了它,这份文件清晰地解释了斯大林在朝鲜战争中的计划。

针对杨奎松的其他指责,潘佐夫也不认同,并称“如果杨教授不同意我的推断或这些文件,请他与上述著作的作者继续探讨”。

谢选骏指出:不论朝鲜战争是否斯大林的密谋,事实上没找到都是作为斯大林的仆从受到耳提面命甚至电报遥控的。这就是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区别。敢于在美苏之间骑墙的铁托,虽然也是农民的孩子,但由于十几岁就进城做工了,所以见识也就超过了毛泽东。

(二)

《中国如何失去提前停止朝鲜战争的机会》(搜狐2013-06-25)报道:

导语:今天是朝鲜战争爆发六十三周年纪念日。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953年7月27日,参战各方签署朝鲜战争停战协议,这场战争进入“停战”而非“结束”状态。而今年3月5日,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发言人宣布这份停战协议于2013年3月11日失效。为什么朝鲜战争如此阴云不散?鲜为人知的是,朝鲜战争爆发后半年的1950年底,新中国曾经有机会结束战争,甚至加入联合国,收复台湾······

(1950年中国军队入朝后,攻势猛烈,迫使联合国军撤出北朝鲜)与此同时,美国在联合国也几乎顶不住了······11月30日,美国驻联合国的代表沃伦·奥斯丁向英法两国代表建议,应该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一项措辞更加严厉的谴责中国侵略的决议案。但美国的建议并没有能帮多大忙。英法两国对此反应都很谨慎。他们不愿意提出一项让联合国卷入与中国的直接对抗,而可能使欧洲受到苏联进攻的决议案。一些亚洲和拉美国家也表示,公众舆论不会支持与共产党中国打一场战争。美国正在面临危险的孤立局面。

······在美国总统杜鲁门与英国首相艾德礼的会谈中,英国一改来美时的立场,不再同意把台湾作为和平的代价拱手让给红色中国,但却继续支持联合国接纳红色中国。在有关核武器的使用问题上,英国要求美国做到未经与英磋商决不使用核武器。最后双方决定在《联合公报》中发表一项声明,其中提到杜鲁门总统希望“世界永远不需使用原子弹,”并希望英国首相随时“了解可能会导致局势发生变化的发展情况”。

······此次会议的最重要的一点则是美英同意按过去的分界线——三八线来结束战争。以武力统一朝鲜的这场征伐就此告终。这一决定立即在联合国引起了一次有组织的行动。印度代表贝纳格尔·N.劳爵士在英美的支持下,率领亚洲和阿拉伯的十三个国家,极力要求中国和北朝鲜人不要越过三八线。北京和平壤方面对此均未做出直接反应。但数日来各国进行了多次外交磋商以及秘密会议。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曾就停火的可能性试探了北京。12月8日的《纽约时报》上报道,华盛顿的“要员们”保证,如果共产党军队停在三八线上,联合国部队将不会再侵入北朝鲜。

12月11日,十三个阿拉伯和亚洲国家开始在联合国展开行动,要将一项停火提案交三人委员会处理。杜鲁门政府在华盛顿经过一番商讨后,同意了停火条件。这些条件基本上保持了原参谋长联席会议所提出的内容:该协议仅限于朝鲜;建立一个32公里宽的非军事区,大体沿三八线划出该区的南部分界线;禁止任何一方进一步增兵;并按以一对一的原则交换战俘。

十三国提出的停火提案于12月13日由联合国政治和安全委员会(第一委员会)通过。次日,又由联合国大会通过。两次美国都给予了支持。十三国集团随即要求北京将其特使伍修权将军留在联合国。伍修权曾出席了早些时候的联合国会议,参与讨论苏联谴责美国的决议。十三国集团同时向中国保证:一旦达成停火,即可立即开始远东问题(即台湾问题)的谈判。

此时的北京政府处于胜利的兴奋状态,因为它已实现了在美国人和鸭绿江之间重建一个缓冲国的基本目标。此时,北京政府犯了一个代价高昂的严重错误。12月21日,红色中国拒绝了联合国的停火提案。其理由是,凡没有共产党中国参加的一切联合国行动均是非法的。12月23日,外交部长周恩来致电十三国集团,电文亦由北京电台播放。他在电文中指责美国的行动,声称由于联合国军入侵北朝鲜,三八线已不复存在。他宣称除非就外国军队撤离朝鲜、朝鲜事务“由朝鲜人民自己”解决、“美国侵略军”从台湾撤走,以及确立红色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也达成一项协议,否则红色中国将不考虑停火。

很显然,中共政府认定它在朝鲜的军事胜利足以迫使美国接受以上所有要求。但它错了。不仅因为这使美国再次下决心保护自己在朝鲜的地位,而且因为假如中国接受停火,它在联合国的身价会由此倍增,而美国以后也将很难阻止红色中国进入这一世界机构。同样,世界舆论也会使美国感到,长期支持台湾的蒋介石在政治上并不明智。因此,红色中国由于要价太高,最终一无所获。而这场谁也不想打的战争又血腥地进行下去了。

谢选骏指出:错了,朝鲜战争并非“谁也不想打的战争”,而是斯大林想打的战争,所以,它必须延续到斯大林死亡。1953年3月5日,格鲁吉亚匪徒斯大林终于死了。然后莫洛托夫才在苏共高层提出必须尽快结束朝鲜战争,因为它对共产党阵营已经得不偿失了。很快,“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朝鲜金日成、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就于1953年7月27日,在板门店正式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

(三)

斯大林这个城市流氓不仅生前牢牢操纵者毛泽东这个乡下痞子,而且死后还是掌管毛泽东的“历次政治运动”——不仅社会主义改造,而且农业集体化,以及反右运动甚至屠杀同党,毛泽东的兽行里都有斯大林的影子。毛泽东唯一超过斯大林的地方,是停办了大学,并把城市青年赶到乡下去——这是因为,城市流氓斯大林虽然自惭形秽,但是自惭形秽的程度还是比不上乡下痞子毛泽东,所以他还会假装欣赏《天鹅湖》,不会执意乱搞《红色娘子军》。

斯大林的亡灵也能控制毛泽东,毛泽东的亡灵也能控制邓小平以来的中共领导,呜呼哀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BOXU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