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博学:真相:中共最大特工潘汉年拿毛泽东介绍信见汪精卫谈联日反蒋

——历史越读越明

潘汉年在上海市副市长任内,被毛泽东下令关进湖南山区,一直到死,因为,潘汉年就是毛泽东充当汉奸的信使和“见证者”。改革开放后,陈云要替潘汉年翻案,陈云是知情者,可惜,为了伟大领袖颜面,自然也守口如瓶。亲爱的五毛们,骂人日奴的时候,是不是好好看看这一段历史。

如果说:“历史是一面镜子,镜子中反射了过去,也照见现在,那么,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也会有同样的未来”。很可惜,台湾经过数十年威权统治下,独裁者掌握话语权,历史随他画红擦白,无知政客又加入乱局,于是,我们拥有很多不同的镜子,我们各自解读不同的历史,所以,我们不会有一样的现在,更不用说:同样的未来,也因为,我们所知道和理解并不一样,所以争论就开始了,冲突就来临了。

很幸运的是:台湾历经解严后,被故意掩盖的真实史料,慢慢越来越多出土了,我们可以更真实理解过去的时代。至于,同样被无知和黑暗包围的中国,情况比台湾更凄凉,所以我对大五毛或七毛的言论,以及国内“被统派”的瞎掰言论,其实是可以谅解的。

前几天,一位大五毛“文笔不错的五毛”留言说:台湾退出联合国后,“中华台湾共和国”是杨西昆所提,并非蒋介石,这个留言就是典型的无知曲解原文,以假乱真,我在专栏中已经说过:蒋介石在退出联合国后,曾经在官邸开会,详见《蒋介石日记》,提出改国号的策略,这个国名的最早倡议者,是被老蒋关押的雷震。

用膝盖想也知道:一个外交次长,在威权独裁者统治下,哪有勇气要提议“自己改国号”,还私下连络美国驻台大使马康卫,幕后是谁授意,还要说吗?可惜时不我予,错失良机。

很多真相,不是人死了,就没法求证,一句话可以回避,否则许多谋杀案件,根本就是一句话:人已死,一了百了,死无对证,还侦办什么?我隐居山中以来,唯一收获,就是阅读量大增,因为读书之后,为求甚解,所以更感觉:尽信书不如无书,内心有一种幡然悔悟的感慨,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罗孚。

曾担任香港《大公报》副总编的罗孚,在改革开放后,被诱捕,罪名是美国间谍,囚禁北京10年,在囚禁中写下“感慨万千”,后来收集在他的散文集《丝韦卷》中。罗孚写道:“40年来,写了不少假话,错话,铁案如山,无地自容,最要命的是:当我写下这些假话、错话时,自己却是很严肃的,认为那是真话和正言,真实无误,正确无疑,很有些替天行道的味道。现在大梦醒来,才知道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于是感到很大的失落,真实和正确哪里去了?终于感到很大的空虚”。

这句话可以说明,为什么罗孚自称:“木有文章曾是病”,不愿写下自传的因素了,今天的台湾,有多少文人笔匠,因为拿了老共的好处或其他利益因素,昧着良心,制造假新闻,颠倒黑白,就算可以逃过真相最后审判,但是,也无法逃过良心发现后的自我谴责吧!

罗孚年轻时,讨厌国民党高压统治,因此加入共产党,最后感觉被欺骗,而欺骗者就是共产党,从1949年建政,到现在,中国就是一场世纪大骗局。所以,老共取缔禁书,不敢开放网路资讯,因为一但真相公开,文件随便阅读,这个政权就无法维持下去了,更多上位者,也要被转型正义清算。

和罗孚同时代,曾经担任香港《文汇报》总编辑的金尧如,也有同样的感慨。1946年,中共华东局成立,之后派遣蔡孝乾和金尧如到台湾,建立台共基地,简称台湾省工作委员会。228事件后,国府展开大搜捕,蔡孝乾落网,投向国民党怀抱,并且供出三个工作会成员,包括学生工委会、邮电职工委会、山地工委会,许多台共纷纷被捕,无辜被罗织者更多,详见:颜世鸿所写《青岛东路三号》,金尧如趁机逃到福建,后来移居香港,担任《文汇报》总编辑。

文革时候,整肃风席卷全中国,金尧如也无法幸免,他被整肃的原因居然是:你凭什么可以逃出国民党搜捕网?金尧如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下狱,在那个狂乱年代,中台两边的中国人,和台湾人,在毛蒋两位独裁者掌控下,全部是受害者。

独裁者打杀人民,目的就是蒙住双眼,封住嘴巴,塞起耳朵,不久前,我写了《毛泽东才是大汉奸》,引用了日本作家远藤誉的作品,以及日本史料,仍然不太放心,又看了中国作家有关潘汉年的传记十几种。其中,中国有名的传记作家王凡在《红色特工》一书中,对潘汉年当年被罗织罪名的原因,居然是:“潘汉年在抗日战争时,私下见了汪精卫”。

王凡说:“潘汉年是被李士群挟持,才去见了汪精卫”,但是,到底如何挟持,却交代不清,他绝口不写潘汉年拿了毛泽东介绍信件,去见了汪精卫,谈判合作“联日反蒋”,并接受日军每月补贴金钱。

潘汉年在上海市副市长任内,被毛泽东下令关进湖南山区,一直到死,因为,潘汉年就是毛泽东充当汉奸的信使和“见证者”。改革开放后,陈云要替潘汉年翻案,陈云是知情者,可惜,为了伟大领袖颜面,自然也守口如瓶。亲爱的五毛们,骂人日奴的时候,是不是好好看看这一段历史。

今天,中国人依然被蒙住双眼,堵住嘴巴,既然看不见真相,文人风骨也就荡然无存,13亿人很清楚,在中国,想活命,别说话,尤其别说真话。

前几天,孤影先生在《民报》写了〈二二八前奏〉,这篇文章主题,只是就事论事,重复论述:“转型正义不在究责,而在真相”,结果却遭来“替老蒋脱罪”的抨击,老蒋的罪责是很多,但却是另一件事,只要真相浮出那一天,公道也在人心了。

1944年,日本已露出败象,老蒋对台湾主权回归问题,特别重视,因此指示宋子文访问美国时,又向美国政府提出一次,但是,美国政府不置可否,也没有强烈反对。这一年秋天,“台湾调查委员会”已经设立,陈仪被选为主委,还有几位半山如:黄朝琴和谢东闵也入列,当时老蒋认为:台湾比中国进步,所以把位阶提高“台湾行政长官”,有别于其他省分。

老蒋选陈仪接收台湾,一则,陈仪在日治时代到过台湾,又是福建省长,第二,陈仪属于旅日派政学系要角,但是,南京政府选上陈仪,美国情报已经到达华府,情资报告分析认为:陈仪在福建,官声不佳,对这样的人选来台湾接收,表示担心,这些警告,想必老蒋也知道,但是,并没有改变老蒋心意。

果然,陈仪奉老蒋的命令,在台湾接收后,采取统制经济,70%以上的日产被纳入公有,台湾物资大量输往中国,用来支持中国内战,以致物价飞涨,加上外省人霸占官位,军纪不良,最后才捅出228事件,引起美国国务院,要求把台湾交联合国托管声浪,并对老蒋执政能力,大打折扣。

228事件发生时,老蒋正受困于内战,西藏、新疆、蒙古,都出现反对国府事件,从老蒋7日和8日两笔日记,可以看出他当时心境:1947年3月7日日记:“台民初附,久受日寇奴化,故皆畏威,而不怀德”,1947年3月8日日记:“台湾暴动,情势已扩张至全台各城市,严重已极,公侠未能及时报告,粉饰太平,及至祸延燎原,乃方求援,可痛,华北延安共匪祸正炽,又如此不测之变,苦心焦虑,不知所措”。

从日记看出,8日之前,老蒋已决定派兵镇压,所以,3月8日,21师和宪兵4团,分别从基隆和高雄登岸,一场武力镇压屠杀,终于无法避免。今天来看,接收日产,投入内战政策,是老蒋决策,陈仪也完成任务,当然,过程中,陈仪亲信或下属利用接收之便,进行贪腐劫收,引发民怨也是必然。228事件后,陈仪并没有被惩处,反调升浙江省主席,这也是老蒋私心自用的一贯作风,不然怎会丢掉全中国?

228之后,美国对华政策也因为内战战况,急转直下,有所调整,华府“去蒋保台”声浪提高,所谓“托管派”也随局势兴起。

1949年1月,老蒋被逼迫下野,但是仍然控制局势,下野前把忠实徒弟陈诚,安置到台湾省主席位置,取代魏道明,事实上,已经做好抛弃中国打算,果然,代理总统李宗仁难为无米之炊。4月,南京沦陷,上海进入保卫战,老蒋希望陈诚从台湾送米到上海,援助汤恩伯,却遭到陈诚抗命。

美国却以此事认为:陈诚是可以取代老蒋的人选,美国“去蒋保台”的口袋人选,另外还有孙立人,5月,李宗仁以总统之尊,要求陈诚把老蒋运到台湾的黄金交出来,老蒋却要陈诚拒绝,最后,陈诚选择飞到广州和李宗仁谈判,当时滞留澎湖的老蒋,还担心陈诚会被李宗仁干掉,陈诚和李宗仁谈判,挽救了台湾,而且成功保住黄金。

谈判结论如下:第一,台湾省政府有自主权。第二,台银在台有征税和动用外汇权。第三,台湾省可以动用黄金白银外汇储备。第四,高雄基隆海关独立运作。第五,台币和法币脱钩。这五件事对台湾命运关系重大,因为,台币为了应付中国大量流进台湾市场的法币,已经超量印制,如果没有停止相互汇兑,法币一但在中国崩盘,也将连累台币,脱勾后台币才能发行新台币,这就是四万台币换一块新台币由来。

在台湾动荡的1949年,陈诚宣布戒严,对申请入台的中国人,采取严格检查,严打共谍,宣布375减租,嘉惠农民,也防范了穷人倒向共产党,当然,地主虽然拿到股票补偿,因为那些股票并不值钱,当然也对陈诚不具好感,这是见仁见智的看法了。

上月,中山大学学生对去威权图腾票决,结果多数学生同意移除老蒋铜像,却保留孙中山铜像,这就是历史无知。如果只因为校名中山,所以留下中山,真的很怪异。孙中山和台湾唯一的连结,就是来台避难和募款搞中国革命,他对台湾贡献和老蒋一样,是一片空白。如果历史有知,台湾人应该感念的人,其实是美军才对,1950年3月,老蒋复行视事,这个时候也是美国去蒋声浪最高涨时刻,陈诚依然对老师忠诚,而另一位孙立人将军,则在老蒋稳定政权后,遭到整肃,软禁几十年,也难怪美国麦帅批评老蒋:不懂军事,心胸窄小。

一个威权政权如何走向失败的教材,其实是老蒋对世界唯一贡献。1950年10月,共军介入朝鲜战争后,到1951年5月,美军在朝鲜处于劣势,美国国会呼吁:应该让国民党军队在华南或海南岛,开辟第二战场,解除美军在朝鲜困境,杜鲁门也真的在这段时间,替老蒋反攻中国打开绿灯。

根据国务院解密档案,美国中情局评估:留在中国境内效忠国民党残部有70万,加上台湾训练新军80万,力可一搏,但是,蒋介石认为美国有阴谋,藉此机会要逼他下台,所以迟迟不发兵,详见:沈志华所写《解密38度线或林孝廷:意外的国度》。

但是,台湾多数史书却说:老蒋想反攻大陆,被美国阻止。第二,老蒋在1971年联合国席位被中共取代的关键时刻,不敢下定决心改国号,错失机会,折腾台湾到现在,这样的英雄铜像,从山边到十字路口,天下满布,而经营台湾有功的陈诚,却没半个,这样公平吗?

花亦芬教授说:教育才是转型正义重点,但是,前提就是历史真相。如果,我们希望追求国家的相同未来,那么,人民必须有相同的历史镜子观照,否则就是无尽的冲突和折磨。就像现在的台湾社会,假文资充斥,每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还出现台湾民政府,假借台湾地位未定论,借机敛财骗钱,还奢谈什么团结?前几天,朋友传来高金素梅于立法院论228事件“千元券”的资料,我第一时间就回答:假的,问题是每天打假,打的完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