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政党 > 正文

谢选骏:共产党专政已进入“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现在的中国,就像急救病人或晚期病人一样,在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里浑身插满了管子,缺一不可。这个“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就是共产党专政;这些“浑身插满的管子”就是共产党的条条框框和各种随性所至的政策规定——共产党根据并请来随时调整急救措施。共产党的封网措施,就像器官移植者必须隔离生活,不能社交以避免外界感染,中国社会还得被迫天天吞下激素,也就是党的宣传

《中国经济脆弱受不起严苛开放?》(2018-05-21江夏编译)报道:

美国《彭博评论》发表清华大学深圳汇丰商学院副教授、西班牙皇家研究院“全球经济及地缘政治中心”客座研究员波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的文章说,美国要求中国要么开放以便增加外国竞争,要么同意为增加进口设立硬指标,却忽略了中国经济的脆弱性。

很少有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如此不稳定。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的实质GDP自2010年以来首次增长到6.9%。零售业增长10%,信贷呈现收缩,因为监管机构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债务,推给了银行。总体数据描绘了一幅乐观的图景。

但如果深挖这些数字,情况就不乐观了。2017年的增长,并非由工业结构的变革驱动,更多的是来自对旧驱动因素的回归。通过行政命令,加上鼓励将理财产品流向商品交易,监管机构在2016年和2017年成功地推高了基本入口价格。

这对整个经济产生了溢出效应。2017年,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的开采和加工,占到工业盈利增长的72%。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几乎有三位数字的增长了,但如果扣除这些增长,中国其他行业的增长率只剩下2.8%。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下降,因为负债最多,风险最高的行业提高了利润。大宗商品名义GDP的跃升,压缩了备受关注的债务占GDP的比率。

虽然标题数据看似不错,但实际情况是,北京面临许多老问题,而且回旋余地很小。关键的财务指标仍然受到压力,或正在恶化。即使利润激增,重工业企业的债务与股份比率几乎没有变化。中国人民银行调低了储备金率,使他们能够偿还从央行借贷的债款。目前新贷款与新存款的比率,保持在100%以上,外汇储备资产继续减少,银行受到不良贷款反弹的压力。

北京很清楚这种基本的脆弱性。官员和顾问对财政压力深感关注。在贸易和投资上对外国竞争者开放经济,将对已经打算裁员的中国企业构成压力。毫无疑问,北京最敏感的开放行业是金融业,由于中国的分析家对金融体系内不良贷款的真实水平有疑问,中国政府想要外国人收购坏账,接管较小的银行。目前外国银行尚未进入,仍然在观望。他们已经知道中国银行的风险,从政府官员作出的贷款决策,到承担未知数量的高风险债务等不一而足。

中国和川普政府面临平衡贸易的问题。美方似乎接受可核查的让步。但除了邀请外国银行帮助中国银行脱困外,北京并没有对经济自由化表示兴趣。川普政府官员可能谈到不想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但现实是他们苛求什么?他们正在苛求的是疲弱的中国经济。

川普政府寻求兑现的许多东西,被中国在国内外大肆宣传了多年,但从未兑现过。这为达成协议敞开了大门,北京可以按照协议兑现承诺的改革,如停止补贴,减少总产能以增强竞争力等。

达成一项协议主要在于提出可观测的指标,如中国进口美国的商品,美国却不在市场准入方面让步,那么华盛顿将遭到失败。而另一条失败之路就是,推行过于严苛,风险极大,北京不可能或不愿意实施的市场开放措施。川普对抗中国的保护主义,在任何协议里规定可查核的步骤,都是正确的。但中国经济比美国认为的弱,达成协议时必须考虑到这一现实。

谢选骏指出:《彭博评论》只知“中国经济脆弱受不起严苛开放”,却不懂“中国社会政治脆弱经不起一般开放”。现在的中国,就像急救病人或晚期病人一样,在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里浑身插满了管子,缺一不可。这个“重症监护室的加护病房”就是共产党专政;这些“浑身插满的管子”就是共产党的条条框框和各种随性所至的政策规定——共产党根据并请来随时调整急救措施。共产党的封网措施,就像器官移植者必须隔离生活,不能社交以避免外界感染,中国社会还得被迫天天吞下激素,也就是党的宣传——降低自身的免疫水平,减低自身的排斥反应。共产党给中国社会移植的器官,就是密密麻麻的党支部。中国社会政治脆弱,必须依靠移植器官的党支部,才能存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