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六四惊骇内幕:被打死学生都是被锁定目标 分析:习困于四个不自信

六四学运29周年,中共屠城真相再成热门话题。香港各界人士周一晚(6月4日)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悼念活动,参与者人数11.5万人,比去年有所增加。亲历六四士兵张世军曝光中共军队屠城细节,披露被打死学生都是被锁定目标。时政评论员陈破空表示,习近平执政六年来,并没有平反六四,可能因为习近平当局困于四个不自信。

BBC中文网6月4日报道,香港各界人士周一晚(6月4日)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悼念活动,纪念“六四”29周年。

组织方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打出“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五大纲领。今年的主题是,悼六四,抗威权。参与者人数公布:11.5万人,比去年的11万人有所增加。

大纪元报道,会上播放“六四”遇难者王鸿启母亲狄孟奇的录像讲话,“这是国家犯罪行为,我们要求公布‘六四’惨案真相,对我们遇难者亲属给予国家赔偿,对当年责任者就屠城惨案在法律上问责!还我们做人的尊严!还我们公道与正义!”她并感谢港人的支持。

随后播放了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的讲话。王全璋是2015年“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中唯一一位杳无音信的律师,其生死未卜。李文足表示,再过一个月,王全璋就失踪3年,709案中,大多数人都已释放回家或有其它消息,但只有王全璋一人音讯全无,“我呼吁:要求我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让我知道王全璋的死活。

李文足说,她有决心、有信心,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会坚持到王全璋自由回家的那一天,坚持到中国人权彻底改变的那一天。加油!”对于港人坚持了29年的信念,她以抱拳礼表示感激、感动。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大陆当局加强了网络管控,不仅仅是封号禁言,微信红包甚至无法发出“89.64”的金额。

当年亲身参加戒严的前中共军人张世军在自由亚洲电台6月4日发表的专访中披露,张世军披露,当晚十点左右,他所在部队在接近天安门广场时,突然遭到不明射击。子弹是从部队西北方向的高层建筑物上射来,但怪异的是,这些子弹都打在部队身边的地上,没有伤到一个士兵。但是枪击带来了一个后果,就是部队本能地朝着高楼开枪射击。

2009年张世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采访,回忆六四那段历史。他表示:〝我告诉你,我看到过很恐怖的画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任何人揭露过这个(屠城)真相,但是今天的我仍然不能说……〞

张世军当年作为营里的宣传干事,亲眼见证六四屠城罪恶后申请退役,被以〝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罪名开除回乡,并曾被判〝反革命罪〞监禁三年。2009年的六四二十周年时,张世军曾公开上书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要求为他个人和六四〝平反〞,谴责屠城及提倡民主,是首位公开忏悔的六四前军人。

据海外网站消息,张世军2009年发表公开信后,曾被软禁一段时间。被释放后和朋友聊天时,曾透露一些震撼内容:〝那些被打死的学生,都是锁定了目标的,那些杀手虽然也穿着军装,但可以看出他们不是我们部队的人,通常一个人在后面指认射杀目标给狙击手,狙击手负责瞄准目标,救护车早已停在旁边,就是杀不死拖上车再补上一枪还是死……〞

六四时北京市民知道天安门有摄像头

89年六四前几天,北京市民纷纷自发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送吃送喝送药送钱。有一位赵老师曾代表学校,蹬着平板三轮车给学生送去2箱煮熟的鸡蛋。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6月4日文章称,后来赵老师在学校说,他儿子翻看六四视屏资料时,看到她蹬车去天安门的镜头,吓得赶紧删掉了。赵老师说儿子在部队里当“特种兵”,实际就是便衣特务,六四时,调他们进京专们管控这。

这件事,我们知道了天安门广场有摄像头监控。后来电视里不断公布的“暴徒”名单,也证实了那些摄像头的存在和作用。

2015年据《新京报》从北京市公安局获悉,警方在北京相关区域安装3万多电子眼,这3万多个监控探头目前覆盖了北京街面的所有重点部位,形成了一张立体防控网。

陈破空:六四29周年;习近平困于四个不自信

时政评论员陈破空表示,习近平原本拥有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更有利的机遇,反省既往、纠正错误。然而,纹丝不动。僵局一如从前。大概在于,中共当局,困于四个不自信。

其一,道路不自信。

所谓“习近平新时代”,本质上无“新”可言。习近平企图超越毛邓,却又不敢走出一条新路。没有新道路,也就谈不上新时代。显然,习近平缺乏道路自信。

其二,理论不自信。

如果说,毛泽东还有他自己的一套理论,邓小平也有他自己的一套理论(当然,严格说来,邓的那一套,不是理论,只是一套实用主义的说法),但习近平并没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其三,制度不自信。

随着民主化成为世界潮流,毛泽东式的一党独裁陷于四面楚歌;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解放,邓小平式的中间道路也难以为继。到了习近平时代,国际大环境进一步变迁,中国的一党专政已经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末。习近平固执死守,却明显缺乏制度自信。

其四,文化不自信。

客观而言,当今中国人大体生存于两种文化之间,传统中国文化和现代西方文化。中共不认同西方文化,主要的,是不认同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的普世价值;但中共却选择性的认同另类西方文化,那就是他们念兹在兹的马克思主义。然而,如前所述,即便对马克思主义,中共也是选择性的,毫无诚意和严肃性,有的只是功利主义和宣传意图。

至于传统中国文化,中共试图重新拾起曾经被他们砸烂并踩在脚下的孔夫子,但中共所施行的暴政却明显背离孔子所主张的仁政。中共满世界推销“孔子学院”,然而人们发现,中共出口的,并非孔子所创立的中国儒家传统文化,而是独裁与腐败的中共党文化。表里不一,名实不符,恰恰显示,中共缺乏文化自信。

正因为缺乏四个自信,习近平当局却宣称他们拥有四个自信。犹如走夜路吹口哨,自我壮胆,也吓唬别人。事实上,缺乏四个自信的中共当局,其统治手段,就是见招拆招,胡乱出招,疲于应付。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