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胡锦涛老婆背景曝光 江追杀他同学 还得逞了!

胡锦涛退出政坛已超过6年时间,其家事仍让外界感兴趣。近日有爆料称,他的老婆刘永清为人“低调”但身世寻常,她的舅舅是胡锦涛的政治引路人。

胡锦涛与刘永清(红圈左)在清华大学校园跳舞

胡锦涛年轻照,左上角为罕见的刘永清和胡海峰合照

胡锦涛老婆身世曝光

6月3日,中国网络自媒体“五道口学人”刊文披露,胡锦涛曾被境外媒体形容为“谜”,但其老婆刘永清比他还要低调。

刘永清于1940年出生,父母是谁至今都是谜,外界盛传其是刘伯承的女儿,但难以证实。文章认为,刘永清的父亲是原中共西南军区高级军官。

刘永清1959年考入清华大学,成为胡锦涛的同班同学。1970年,胡锦涛与刘永清结婚。

文章称,刘永清有两个姐姐,一个是教师,一个曾任社科院副院长和党组副书记。

文章说,刘永清的舅舅叫常芝清,是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生前的红人,曾担任过《抗战日报》、《晋绥日报》、《新华日报》、《光明日报》、《大公报》总编辑,以及《人民日报》副总编辑。

刘永清舅舅是胡锦涛的政治引路人?

文章披露,胡锦涛曾多次到刘永清家中,便认识了常芝青。常芝青对胡锦涛非常满意,便在各种问题上,特别是政治问题上,对他“加以点拨”。

胡锦涛祖籍安徽绩溪,1942年生于江苏泰县。他父亲胡静之继承家业,在泰县上坝开了个“胡源茶叶店”,母亲李文瑞在胡锦涛7岁那年过世,父亲一直没有再娶,而是将三个孩子送到妻子家处抚养成人。

中共在实现“公私合营”时,胡静之的茶叶店被收归国有,他本人成为了泰县供销社的一名职工。但在文革期间,胡静之遭到批斗,文革结束后的当年(1978年),只有50多岁的胡静之含恨离开了人世。

而胡锦涛之所以能成为中共总书记,除他的妻舅常芝清外,支持他的还有如清华大学党委第一副书记刘冰、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中组部前部长宋平等人。

胡锦涛同学遇难与胡遭江暗杀

除了胡锦涛的家事让外界感兴趣,他周围的人朋友,同学也不同寻常。

2006年5月初,胡锦涛在北海视察遭到暗杀,同年9月初,其大学同学张孟业在泰国遭到一场蹊跷的车祸后离奇死亡。

胡锦涛的清华大学59级水利工程系同班同学、原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高级讲师张孟业在大学6年期间,曾经因肝脏问题休学一年。

毕业后,张孟业的身体也一直不好,十几年来频频住院,肝病恶化为肝硬化、肝腹水,生命垂危。1994年7月,张孟业参加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举办的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认真修炼法轮功8个月后,肝病彻底痊愈。

1995年4月,红光满面、精神十足的张孟业回清华大学母校参加水利系的同学聚会,让包括胡锦涛夫妇在内的一百多位同学感到意外和高兴。

1999年4月24日,张孟业再次参加在北京水利电力科学院礼堂举行的庆祝清华大学水利系59级入学40周年同学聚会。会上胡锦涛和张孟业都分别发言,张孟业向他的同学们讲述了修炼法轮功的神奇经历。

这次聚会持续了几天,第二天4月25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中南海和平大上访事件。

张孟业教授和夫人罗慕栾女士

张孟业的遗孀罗慕栾女士说:“4月25日那天一早,清华就派人送我们上火车回广州了,我们上了火车才听说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来北京上访。但是,我们刚到北京的时候,我们去探望过王志文(原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义务联系人),当时他也没有跟我们提过要去国家信访局上访的事,说明当时法轮功学员去国家信访局上访是自发的。”

当张孟业夫妇回到广州后,北京同学的电话就打到家里去,想证实他们有没有参加4.25上访。当时张孟业就表示:“如果我们当时知道消息也一定会去。”

被江泽民点名迫害胡锦涛同学张孟业九死一生

罗慕栾女士说,从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这场镇压后,中共对她们夫妇的迫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1999年7月、10月张孟业夫妇因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截回,2000年初,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到广东视察,责备广州迫害法轮功不得力,再加上张孟业是胡锦涛的同学,江泽民故意拿张孟业开刀,这样张孟业夫妇成了广东省第一批被抓去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广州第一劳教所警察为了强迫张孟业放弃信仰对他施行酷刑和超长时间的劳役迫害。两年劳教期满后,还对张孟业延期关押。张孟业被迫绝食47天,最后绝水28天。2002年2月10日,张孟业从劳教所获释时,体重不到35公斤。被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的罗慕栾女士同样因不愿放弃信仰,而受尽折磨。

在这两年多的迫害中,张孟业在既无良好营养和休息,甚至在长时间绝食、绝水抗争的情况下,他的肝病也没有复发过。众所周知,肝病病人是不能劳累的,稍微劳累一点,肝病就会复发,转氨脢升高,就会造成肝细胞的大量死亡而导致肝硬化的恶化。

张孟业与老伴罗慕栾女士两年劳教期满回家几个月后的2002年5月再被绑架,被分别送到广州黄埔洗脑班和槎头洗脑班非法关押,张孟业被关了半年多才放出来。

罗慕栾女士说:“当时天河区610主任在派出所跟我们说,这是上面压下来的,他也没有办法,他跟老张说,只要说一句‘不炼’就放回家,还明说这次上面要求无论采取什么手段也要转化老张。”后来,张孟业的家人说,这个天河区610主任也曾找到过他们,说他也是客家老乡不想看着张孟业遭罪,让家人劝劝张孟业。

张孟业在黄埔洗脑班遭受了近7个半月的非人酷刑折磨,其中最残忍的是,用绳子将他紧紧捆绑起来,然后把人倒提起来,将他的头按到装满赃水的厕所马桶里,等人快窒息时才拉起来,反复这样折磨,让人欲生不能,求死不得。

罗慕栾女士说:“在这几年中,北京的同学都多次带话给我们,劝我们保命要紧,其实他们知道胡锦涛也保不了老张,背后是江胡斗,老张成了江泽民的故意迫害的对象。”

张孟业接受大纪元专访后遇“车祸”疑遭暗杀

2004年底,广州天河区610企图再次绑架张孟业和罗慕栾女士未遂之后,他们就被形影不离的监控、盯梢、威胁,2005年底,他们被迫出逃到泰国寻求联合国难民庇护。

2005年11月11日,张孟业夫妇成功逃离大陆到泰国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庇护,期间张孟业多次给胡锦涛发表公开信,劝他抛弃中共。

2006年9月1日早晨5点多,张孟业跟往常一样去公园炼功,但是过马路时遭遇了一场蹊跷的“车祸”,三天后在一私人医院去世。而在此车祸前一周,张孟业还接受大纪元专访《张孟业谈胡锦涛和刘永清的大学往事》,在专访中张孟业谴责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在两周前,他们夫妻已接到联合国难民署安置他们到美国的通知。

罗慕栾女士说:“后来回想起来才明白,北京的同学一定知道当时江泽民要加害老张,所以让我一定要看他,这样才能保住他的命。尤其,后来曝光出来的活摘器官的恐怖罪恶就更加清楚了,那些没有家人来探望的、社会阶层相对比较低的法轮功学员最容易成为被活摘器官的对象,有家人经常探视,在社会中有一定地位,中共还有所顾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杨阳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