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美中贸易战加大中国去杠杆难度 习近平政策选择受限

中美爆发激烈贸易战恰好赶在中国经济阻力不断上升的艰难关口﹐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政策选择因此受限。

虽然几个月来中国官员一直在为贸易战做准备﹐誓言对特朗普(Trump)政府的行动对等报复﹐但越来越多迹象显示最近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表现在投资和家庭消费减弱、公司违约增加等方面。公司违约增加一定程度上源于习近平遏制债务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关键举措。

在增长放缓的压力下﹐部分政府部门加大力度要求中央政府再次对信贷开闸﹐在中美贸易冲突进一步打击经济增长前放松去杠杆的举措。

总部位于悉尼的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 Ltd., MQG.AU)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称:“这是考验中国政府定力的时刻。”

经济学家认为﹐公司和地方政府债务水平快速上升可能拖累中国经济。控制债务水平已是习近平近两年的一项首要经济政策。

在中国国内﹐去杠杆行动到底是应该继续推进还是应该放松的问题出现了较大争议﹐这突显出中国领导层面临的艰难挑战﹐一方面要与美国打贸易战﹐另一方面还要保证中国经济不能触礁。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经济增长势头保持良好的美国在贸易战中占据有利地位。

特朗普周一称﹐他已下令助手制定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清单﹐征收10%的关税﹐这波最新攻势令中国猝不及防。中国官员们匆忙发出措辞强硬的回应﹐声称将发起强有力的反击﹐但未给出细节。

特朗普政府将关税威胁升级到可能覆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这一举动事实上会促使中国寻求采取不仅限于关税的反制举措﹐因为美国每年向中国出口的商品总规模约1,500亿美元。

中国政府可能限制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渠道﹐以反垄断和其他监管规程束缚已经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公司﹐同时引导业务转向其他外国公司。特朗普政府已经指责中国政府的不公平做法﹐因此中国将目标对准美国企业无疑会加强这种看法﹐可能导致美国的反应更加强硬。

周二早间﹐在特朗普宣布加码对华关税行动几小时后﹐中国央行向国内银行注入人民币2,000亿元(合310亿美元)的1年期资金。

中国央行顾问称﹐此举并不意味着该行正放松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立场﹐而是为了安抚焦虑的投资者﹐降低中美贸易争端对金融市场的冲击。

不过﹐这一罕见的大规模注资还是令市场人士感到意外﹐美元由此升至人民币6.4743元的五个月高点。周二上证综指下挫3.8%﹐跌破重要心理关口3,000点﹐触两年低位。

与此同时﹐国内主要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曾暂时删除包含“中美贸易战”的新闻条目。周二晚间这些搜索恢复正常。百度对此未予置评。

为避免经济放缓﹐中国国务院一些官员正呼吁以更大力度放松政策以提振信贷并刺激经济﹐包括降低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等。不过﹐另外一些官员﹐尤其是中国央行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的官员﹐希望继续控制债务。

据知情人士表示﹐中国新任央行行长易纲3月在一次闭门会议上告诉知名中美经济学家﹐他的首要任务就是控制债务增长。

这方面的努力已经降低了银行间借款﹐遏制了那些能让小银行扩大高风险借贷的行为。近几个月﹐由此引发的阵痛已开始显现﹐更多企业遇到融资困难。

虽然总体违约率仍然很低﹐但最近已有多类企业未能如期偿还银行贷款或偿付债券﹐包括房地产开发商、地方政府融资工具和制造商等。

中国央行高级顾问盛松成表示﹐金融去杠杆目前正传导至实体经济﹐如果货币政策现在放松﹐所有这些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据中国官员表示﹐中国在寻找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方案时研究了20世纪80和90年代美国对日本发起的贸易战。那时日本通过让日圆升值满足了美国的要求﹐然后启动财政刺激措施帮助经济抵御日圆走强的压力。这些行动导致了房地产泡沫﹐使日本经济陷入低迷。

官员和经济学家表示﹐中国如何调整其经济政策将取决于与美国贸易战的惨烈程度。受强劲出口提振﹐中国经济去年增长6.9%﹐高于国家领导人设定的6.5%的增长目标。

近期的经济活动数据显示﹐对中国工厂和其他固定资产的投资已降至18年来最低水平﹐与此同时﹐近年来一直保持稳定增长的中国家庭消费已开始大幅放缓。

由于出口可能也会受到冲击﹐中国决策者已实施了减税和其他旨在提振消费的措施。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估计﹐如果冲突升级至包括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的程度﹐那么中国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被拉低0.2-0.3个百分点。

德意志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张智威表示:“如果贸易战在目前的基础上进一步恶化﹐中国的决策者将被迫放松货币政策﹐而这很可能会推迟当前去杠杆和遏制金融风险的政策议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