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镇江镇压后 大量维权老兵人间蒸发 8964后失踪者无一生还

江苏镇江退伍老兵维权事件遭到当局暴力清场后已告平息,事件中除死伤人数无法得到证实外,还有部分老兵至今失联,生死未卜,家属和他们的战友发出资讯和照片希望各界协助寻找。这不仅让人联想到六四之后北京失联的人,无一生还,有很多死者已被戒严部队毁尸灭迹。

部分老兵失联

此次老兵维权事件中,镇江当局在23日凌晨3点半左右的暴力清场,是造成伤亡和失联的主要原因。有老兵在老兵维权群中称,“最新确实消息,在镇江已有三位战友牺牲。”同时也有视频传出,参与维权的一位老兵被殴打致死,尸体已经存放在殡仪馆中。但伤亡人数无法得到证实。

协寻失联老兵的通告。(微信图片)

据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报道,江苏老兵朱永健在被遣返后遭到审讯关押,现被拘禁在家中。“20日我在北京,接到通知要去镇江声援,就去了。23日凌晨在清场中头上被打出一个4公分的洞,带回户籍地后又被关在警局里审讯,到25日才回到家,现在家门口有8个黑保安24小时看着,不知道何时才能自由。”

另外,湖南湘潭老兵胡伟明、徐扬科在押送路上遭遇车祸,被送至湘潭中医院治疗。

苏州老兵朱永建被打伤。(视频截图)

暴力清场中多人失联

25日,整个事件大致平息了,但受伤住院的老兵仍然被控制在医院里,其他老兵们想去探视都被挡在门外。事后,微信群里陆续发出失联老兵的姓名、电话和照片,请求全国老兵协寻。

在6月23日暴力清场中失联的老兵有:

山东省青岛崂山区沙子口周学路。

山东省青岛崂山区沙子口周学路。(微信图片)

河南省郑州市李振沛。记者拨打他的两部手机,一部长时间呈现“通话中”,一部无法拨通。

河南省郑州市李振沛。(微信图片)

河南省永城县王德。

河南省永城县王德。(微信图片)

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的胡海军,他的手机呈关机状态。

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的胡海军。(微信图片)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陈显红。

河南省濮阳市邵培科。

河南省濮阳市邵培科。(微信图片)

山东省临沂市王秀奇。

刘样,资料不详。

吉林辽源市何凤春。

吉林辽源市何凤春(中间右边那位)。(微信图片)

“六四”失踪者无一人生还

2003年,天安门大屠杀受难者母亲丁子霖和他的丈夫蒋培坤撰文《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披露六四失联的学生们,无一生还。

文章说,我们想到了“六四”大屠杀中的失踪者。他们都是在1989年6月3日及以后的几天里突然消失的。他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至今下落不明。他们的亲属在过去的岁月里曾多方寻找,但毫无结果。同“六四”死难者一样,他们都是那场流血惨案的无辜受难者。

我们一遍又一遍地翻阅着手头那份沉甸甸的死难者名册。我们逐个数下来,发现在已被记录下来的182位死难者名单中,属于失踪者的达13位之多。而可以断定的是,即使这已知的13位,也仅仅是所有失踪者中的很少一部分。“六四”失踪者的人数究竟有多少?今天还是个难以解开的谜。

尤其令我们难以心安的是,在大量的失踪者之中,至少还没有发现有一例得以生还的。这证实了当年惨案发生时的许多传闻:有很多死者已被戒严部队毁尸灭迹。这似乎很难让人们接受,但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现在都知道在我们最初找到的一批死难者中,有一位名叫王楠的中学生,他是我的难友张先玲女士的幼子。人们还知道,王楠遇难后,其尸体是在天安门广场西侧第28中学门前的土坑里被挖出来的。然而,人们未必都知道,与王楠一起被掩埋在同一地点的死难者少说也有20位之多。

据当时的目击者称,89年6月4日凌晨,王楠在天安门附近南长街南口头部中弹倒地,一些自发的救护队员上前抢救,却遭到戒严部队的严厉禁止,两、三小时后王楠身亡,此后其尸体不知去向。在将近半个月以后,王楠的尸体意外地在西城的护国寺中医医院被家人发现。

据当时及事后多位知情者透露,在6月3日至4日,有一批遇难者尸体被戒严部队就近掩埋在28中学校门前绿地内临时挖掘的土坑里,几天后尸体发出异味,经校方交涉,又将尸体挖出另作处理。王楠的尸体之所以能侥幸地留下来,是因为他遇难前穿的是军训时的军服而被疑为戒严部队的士兵;至于其它尸体去向何处,几乎无人知道。

这件事暴露了一个无可置疑的事实,当年确实有很多死难者的尸体被戒严部队秘密地“处理”了。当时的北京有很多传闻,比如说有很多尸体被戒严部队装进黑色塑料袋偷偷运走了,又比如说戒严部队曾接管北京东郊火葬场数日用来焚毁尸体等等。对于这类传闻,当局始终讳莫如深,民间更无从查证,但我们想,事情的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

一位穿花衬衫的男子,于6月4日那一天,在京郊的一所医院附近被一辆军车撞倒,随着又被后面开过来的另一辆军车辗成肉泥,剩下的仅是一只手的残余部分和那件花衬衫的残片。这具残缺的尸体一直曝晒在马路上,直至6月5日才被人用铁锹铲入塑料袋运走。这是一位死难者,又是一位失踪者,因为他的尸体已不知去向:我想他的家人也不会想到被军车辗成肉泥并被装进塑料袋扔掉的这个男子,就是他们苦苦寻找却始终了无音信的失踪亲人。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