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上报主笔室:习近平的老祖宗留下什么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来看,被划出去的“老祖宗”土地也从来不少,举其荦荦大者,诸如1962年《中朝边界协议》,将长白山53%领土主动送给朝鲜;1999年《中国和越南陆地边界条约》,把中越战争中洒满中国士兵鲜血的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划归越南;1991年的《五一六协定》,中国更是放弃自元帝国所有的外兴安岭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库页岛,共150万平方公里,原来这些都是“别人的东西”?

1962年《中朝边界协议》,中国将长白山53%领土主动送给朝鲜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会见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时表示,在涉及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上,中国的态度坚定明确,“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别人的东西我们一分一毫也不要。”这句话听起来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公道,不过问题当然在什么是“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又何谓“别人的东西”?台湾西藏新疆是吗?南海是吗?关于这个大哉问,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殖民之后——台湾困境“中国”霸权与全球化》(卫城出版),对于后殖民主义世界与中国概念的拆解,极适合回应上述的问题。

这本书由甫过世的土耳其裔的美国杜克大学历史学博士德里克(Arif Dirlik)所著,他在书中对于“中国”概念的形成有诸多精彩的论证,书中提到:

“‘中国’为一虚构概念且是来自西方的发明,这看法明显抵触具实证倾向的民族主义史学主张,后者会不顾真实时空脉络,硬将‘中国’的起源推溯至有人类在该地区居住之始,并主张该地区的疆域与历史皆为‘中国’所有。………即便我们认为‘中国’的历史前身似乎可以包容‘中国’这个词的近代意涵,也不代表这个意涵在过去都通用,更没有代代相传而成为某种政治或意识形态传统,甚或是民众政治意识中的一部分。”

“杰出的客家学者兼外交家黄遵宪则写道,‘考地球各国,若英吉利、若法兰西,皆有全国总名,独中国无之。’20年后(1900年),梁启超更说,‘吾中国有最可怪者一事,则以数百兆人立国于世界者数千年,而至今无一国名也。’‘中国’不是这个国家的名字,这个国家尚待命名。”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就在梁启超说完这话后十年,“中国”就成为这个国家的国名,把这个地区不断变异的多国、多中心体系的政治体制整并在所谓“中华五千年历史”里,不仅可以用这“五千年历史”对外攻略,也可以此压抑任何地方的分离主义,成为习近平所言:“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的基础。

不过,所谓“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究竟是哪个老祖宗呢?我们现在所认识的中国,其实是元明清三个王朝对外侵略与整并出来的结果,在这之前的一千五百年,中国相继出现二十多个分裂政体,即便是元明清三朝也各有不同的版图领域,其中面积最小的明朝,根据柏杨在《中国人史纲》里提出的:“中国版图到明朝的时候,跟纪元前二世纪秦王朝大小一样,比现在的版图,要小一半。”忽略汉人建立的明帝国,却以外族满人建立的清帝国视为“老祖宗土地”,其根据何在?

即便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来看,被划出去的“老祖宗”土地也从来不少,举其荦荦大者,诸如1962年《中朝边界协议》,将长白山53%领土主动送给朝鲜;1999年《中国和越南陆地边界条约》,把中越战争中洒满中国士兵鲜血的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划归越南;1991年的《五一六协定》,中国更是放弃自元帝国所有的外兴安岭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库页岛,共150万平方公里,原来这些都是“别人的东西”?

回到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核心利益”的台湾。可能也被习近平视为“老祖宗”的大清帝国雍正皇帝就曾在1723年说过:“台湾地方,自古不属中国,我皇考圣略神威,取入版图。”即便以大清统治台湾的212年计,同时期大英帝国也统摄了美国、加拿大、澳洲,英国可以此声称拥有三地的主权吗?若以现今2300万台湾人多为华人来主张台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亦同样荒谬,中国会认为同样华人居多数的新加坡也是他们的吗?迄今有九成藏人的西藏又如何是中国领土?更何况,这个把习近平思想写入宪法的共产党政权,未曾有一时一日统治过台湾。

德里克把这种伴随着记忆与遗忘的发明民族国家过程称之为“命名的政治”,他更引用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教授单国钺的说法,提醒外界不要把中国的“中国特质”视为理所当然,还要问“中”与“国”是如何及何时变成“中国”的?这些历史学家的苦心孤诣其实只是在提醒人类不要犯错,“民族国家不是以顺应道统或天意为其正当性主张的根基,而是以组成国家的人民之意志为其正当性来源。人民不再只是臣民,而是‘国民’。”

这个说法,如果要从中国的老祖宗找智慧,只有孟子所言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与之稍稍接近。明白了这些道理,谁是谁的老祖宗,老祖宗又留下了哪些土地给你,又有什么重要性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