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院士抨击中共医疗制度巨大弊端:世界两百多国家 绝大多数看病不要钱

——世界两百多个国家 看病付钱的只二十几个

戴尅戎院士谈到国家医疗制度,表情镇定地说:“看病就得付钱。在我们这里好像天经地义。但是你们知道不知道:全世界有两百多个国家,看病要付钱只有二十几个国家。其他的国家他看病就是不要钱。”中共医疗产业化最早开始于2000年江泽民时期。2000年2月21日,中共出台《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为医改“市场化”开绿灯。

2012年1月2日和3日在东方卫视《东方直播室》播出的《医患关系怎么了?》专题节目中,戴勀戎(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教授)抨击当下医疗制度的巨大弊端。他谈到,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看病要付钱只有二十几个国家。其中只有中国让老百姓承担这么大比例的医疗费。有分析认为,江泽民时期推行的医疗“市场化”不仅解决不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反而滋生了腐败和各种社会乱象。

节目中,戴尅戎院士谈到国家医疗制度,表情镇定地说:“看病就得付钱。在我们这里好像天经地义。但是你们知道不知道:全世界有两百多个国家,看病要付钱只有二十几个国家。其他的国家他看病就是不要钱。”

对于从医疗制度上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戴院士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追根。追根就在于,我们唯一的出路,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是走的这条出路,就是全民医保。”

戴院士分析,这个全民医保,给很多的国家加上了沉重的负担。但是这件事情由国家来处理。我们要进入到全民医保,要真正的每一个病人都能生病了以后,能够不付钱就看病,我觉得这是我最大最大的期望。”

戴院士的分析,从真正的医方的角度,捅开了我国数十年来曾经不顾民生疾苦而推行的医疗机构向病人创收的旧医改国策,系所谓学习借鉴西方国家市场化机制的谎言和秘密。

中共医疗产业化最早开始于2000年江泽民时期。

2000年2月21日,中共出台《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为医改“市场化”开绿灯。

江泽民的姘妇陈至立推动医疗产业化,造成百姓“看病难”。中共官方的医改研究报告检讨显示,中国国务院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研究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上是不成功的;48.9%的民众因为经济因素看不起病。

即使看得起病,也要忍受不合理的药价、医生拿红包、甚至〝黄牛〞违法贩卖热门医生挂号门诊等种种不合理现象。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戴尅戎院士还说:在二十几个看病收费的国家中,也只有中国让老百姓承担这么大比例的医疗费。

看病难、看病贵既是老百姓顺利就医的两大拦路虎,又是医方有效开展医疗活动的两大障碍,是导致医患关系恶化的两大现象性因素。

美国“布朗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学系助理教授何迈表示:江泽民搞了医疗产业化。其它国家都以财政补助扶持医院,帮助老百姓。中共却不给医院钱,反而让医院巧立名目,从老百姓身上挣钱,造成老百姓承担的医疗费非常高。

后果是,一方面医生抱怨患者不尊重医生;另一方面患者觉得医院高额收费,整天就是在收钱上下功夫。因此导致国内医患关系非常紧张。

教授何迈认为,这是制度和政府的问题,医生和患者都是牺牲品。

戴院士的解读让人看清了医患关系的本质和解决医患矛盾的根本出路,这个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正确理解的医患关系本质,是医患同源,医患是一家,医生和病人同是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用户,医生和病人不是商人和客户的关系。

因为病人不具备医疗知识,没有能力自主选择用药和用器械,不能离开医生独立成为药械的用户;医生不是“药贩子”,医生开药不能为了卖药赚病人的钱。

以“市场化”为谎言借口的旧医改,让医生成为赚病人钱的商人,不仅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而且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世界通行的解决医患矛盾根本出路是全民医保,是政府财政“买单”医疗费,彻底消灭医患对立的根源。

江泽民时期推行的医疗“市场化”不仅解决不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反而滋生了腐败和各种社会乱象。

江泽民的医疗产业化,把医院变成了企业单位,以盈利作为主要目标,病人是医院和医生挣钱的客户与财源。

在一个社会道德大滑坡,一切向钱看的大背景下,医院和医生如何利用自身的职能和权力从病人身上榨取额外经济利益的各种不道德的手段就应运而生了。

医务人员违背良心开大处方、高价药、滥检查,巧立名目乱收费,索要红包,不交钱就停药,甚至于“见死不救”。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