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周晓辉:北京正面临“重大金融风险” 藏三大定时炸弹

——北京推新金融稳定委 重获市场信心难

不寻常的是与会的还包括下列非金融、财政部门的高官,他们是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中组部副部长邓声明,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网信办副主任杨小伟,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司法部副部长刘炤,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庭长刘贵祥等。这似乎在表明当前的大陆金融危机已远远超出了金融范畴,需要其它部门的配合、协作,比如宣传上要收紧,不要唱衰

各类股票继续加速全线下挫,金融恐慌情绪再度席卷中共股市。(AFP)

在美国川普政府宣布加征关税的日期即将临近之时,人民币连续几日下跌,而A股7月则出现了开门黑。据大陆金融界7月2日的消息,沪指盘中创两年新低,上证50指数大跌近4%,保险、地产、家电、银行等权重股集体杀跌,小天鹅A、华帝股份双双跌停,保利地产大跌9%,中国太保跌超6%。除了地产股集体杀跌以外,工农中建四大行也集体走低。其中工商银行重挫4.51%,中国银行跌3.88%,农业银行跌3.49%,建设银行跌5.04%。四大行市值一天蒸发近2500亿元。

显然,中国金融形势已是相当的严峻。也是在2日这一天,中共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并召开会议,报导称其目的是“研究部署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等相关工作”。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2017年在习近平的提议下,于11月成立的,首任主任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马凯,其职责包括“审议金融业改革发展重大规划;统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协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相关事项,统筹协调金融监管重大事项,协调金融政策与相关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分析研判国际国内金融形势,做好国际金融风险应对,研究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处置和维护金融稳定重大政策”等,并负责协调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发改委、财政部等金融、财政部门。

随着中共十九大和“两会”选出新的官员,金融稳定委的主官也易人,现任主任为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金融委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为央行行长易纲,另一个副主任为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丁学东,金融委成员则包括保监会主席、央行副行长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中央财办副主任韩文秀,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财政部副部长刘伟。北京当局金融、财政部门的高层悉数参加会议,并不奇怪。

然而,不寻常的是与会的还包括下列非金融、财政部门的高官,他们是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中组部副部长邓声明,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网信办副主任杨小伟,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司法部副部长刘炤,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庭长刘贵祥等。这似乎在表明当前的大陆金融危机已远远超出了金融范畴,需要其它部门的配合、协作,比如宣传上要收紧,不要唱衰;而在去年金融委的首次会议上,并无上述部门参会的报导。内外交困下,北京当下所面临的金融风险甚于去年,而关键在于川普政府的极限施压。

在如此重量级官员的会议上,高官们“分析了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和金融运行情况”,审议了金融委办公室提出的“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研究了“推进金融改革开放、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维护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把握好监管工作节奏和力度、发挥好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等重点工作”,“部署了近期主要任务”。

从其表述中,可知北京正面临着“重大金融风险”,正在寻求化解方案,包括推进金融进一步开发等6月28日,北京当局公布的2018年最新版负面清单(全国版)显示,中国制造业投资限制将基本取消,同时北京拟大幅放宽金融、交通运输、能源等多个领域的市场准入政策。而这个姿态无疑是在向美国“示好”,同时也是为了维持自己的政权。

会议还称目前中国经济“正向高质量发展迈进,市场主体韧性强,国内巨大规模市场的回旋空间广阔”,所以有信心打赢重大风险攻坚战和应对外部风险。是不是面临如此困境的高官们真的有信心,笔者不得而知,但包括股市动荡在内的等诸多迹象和分析显示,北京当局面临的金融动荡不可低估。而在川普的施压下,贸易战一旦开打,中国经济将面临怎样的风险,估计单靠乐观的态度是不够的。

不久前网络上刊登的大陆金融学者贺江兵的文章《中国定向降准抵御已到的明斯基时刻》中指出,中国的明斯基时刻已经来临。“明斯基时刻”是以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命名的,描述的是资产价值突然崩溃的时刻,也就是大家熟知的经济泡沫的破裂。

贺江兵认为,就近期剧烈的市场反应来看,泡沫破裂才刚刚开始。他列举了中国经济的三大定时炸弹:一是中国内债居高不下。2016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仅为约75万亿元,中国内债则达到了244万亿元,总负债率逼近350%。二是中国楼市泡沫正在破裂。三是人民币本币也存在大量泡沫。人民币超发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此外,网络上流传的据传是中共智囊机构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内部报告《警惕出现金融恐慌》中也称: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等相继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长期化和高度不确定性,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对于三大炸弹,笔者并没有看到金融稳定委推出真正有效的措施,反而看到的是持续的金融恐慌,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资金撤走,投资锐减,地方财政吃紧等,而这折射的是人们对中国市场信心的丧失。对于北京而言,其结构性问题不改,重获市场信心显然不是易事。而新成立的金融稳定委在一条邪路走到底的中共领导下,在重重危机面前,也只能是螳臂当车,又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