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官场 > 正文

与警花开房被偷拍勒索 霸道省公安副厅长令其参加侦破案件

称霸一方的安徽原省会公安局长程瀚落马后,其视属下为家臣、打骂下属,与女警开房被偷拍、动用警力铲除不雅视频等丑闻被一一曝光。

日前,中共安徽省司法厅前副厅长、合肥市公安局原局长程瀚一审被判刑17年半。程瀚曾担任长达7年的合肥公安局一把手,作风蛮横,其“掌掴副局长”一事在安徽官场广为人知。

程瀚打骂下属为自己“立威”

“聊时局”微信公号起底,程瀚的打人细节,比传闻更恶劣。据报,在合肥公安系统,程瀚堪称“霸王”,他言语粗鲁、喜怒无常,想骂谁就骂谁。

一次,程瀚到某派出所视察,一名警察在电脑前工作没看见,没及时起立敬礼,被程瀚一个耳光打上去,骂其“不长眼”,事后程瀚多次在内部大小会议上将其作为反面案例,斥为“不懂规矩”。

报导称,“掌掴副局长”起因只是一次公务接待上的琐事,程瀚嫌副局长“没陪好”他的客人,当众大骂后动手打人,因用力过猛打掉这位副局长一颗牙。局领导班子开会,往往只有程瀚一个人说话,其他人很难插上话,或担心说错话而招来粗口。

程瀚落马后曾剖析自己有“狂躁症”,但知情人认为,这更是一种“立威”方式,骂人、打人,要求下属无条件“效忠”。

一位办案人员说,程瀚竭力建立以其为核心的“人身依附圈”。程瀚上任后成立“接待办”,在办公大楼里装修包厢,以各种名义召集下属吃喝,搞“酒桌办公”,让下属口称其老板排着队敬酒,还经常在酒桌上谈人事甚至口头任命。程瀚多次半夜召集开会时,喝得醉醺醺的,把下属乱骂一通。

程瀚把下属当“家臣”,一边安排下属帮各色老板“办事”,一边收受现金财物,过上了戴名表、玩玉石、坐豪车的奢侈生活。

如,程瀚安排公安局多个部门和分局负责人对安徽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仰某,从拆迁、楼盘开盘、销售秩序到劳务纠纷处理,以及酒店审批、检查等,提供全方位关照。2014年4月,程瀚在仰某的家中拿走其价值1,300万港元的百达翡丽牌手表1块。

程瀚也被称作“茅台局长”,白酒非茅台不喝,红酒只喝拉菲。有段时间程瀚爱上摄影,安排下属保安公司购买了一台17万元的高档相机。为了给北京的朋友送礼,安排市交警支队花费20万元,采购2,000元一斤的高档绿茶。

与女警开房被偷拍出警追查不雅视频

程瀚视下属为家臣、家丁,还把多名女警变成其“家眷”。程瀚有多名女警情妇,在局里是公开的秘密,程瀚并不避讳,甚至在酒桌上以此自夸。

2014年6月的一天,程瀚收到一封快递,里面有个U盘,内有程瀚与一名女警发生关系的视频。

两名偷拍视频者本想敲诈财物,无意中拍到了时任合肥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程瀚。随后,偷拍者主动打电话过去要钱,谁知被程瀚态度强硬地拒绝。其中一名偷拍者曾经坐过牢,见势不妙让另一同伙赶紧扔掉电话,自己跑到了千里之外的内蒙古鄂尔多斯。

同伙在高速上扔掉手机,但还是未能逃脱。寄出快递不到一周,她在淮北家中被抓,带到合肥市公安局。程瀚要求专案组小范围审讯,其他人不得参与。

原来,程瀚收到不雅视频后,立即指示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某不办立案手续、直接动用技侦手段追查。待偷拍者交出所有U盘后,程瀚以其态度不错为由将其释放。

“长安街知事”微信公号补充了这起案中案的剧情。程瀚的情妇、女警蔡某于快递签收当天晚上,在程瀚的办公室里看到了该视频,发现是两人在天鹅湖酒店开房时的情形。蔡某看完后,她将U盘扔进卫生间马桶,放水冲走。

一个令人咂舌的细节是,作为不雅视频的两名当事人,程瀚竟命蔡某也参加到该案的外围工作之中。

程瀚动用警力铲平不雅视频,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他落马后,这件“案中案”终于被揭开盖子。

合肥公安塌方式腐败

据判决书显示,合肥公安系统向程瀚行贿的官员有多人,既有局领导也有中层干部,有的送钱,有的送名表、金条、宝马自行车。

程瀚落马后,有200多名官员被约谈,交警支队支队长宋美华、公共交通分局(便衣侦查支队、视频侦查支队)政委杨朝晖等一批官员落马。

其中,交警支队副支队长赵跃东、新站大队大队长李伟、高架桥大队大队长郭其文、滨湖大队教导员李敏等人,涉交通肇事处置、查酒驾、违法销分等问题。花钱送礼,就可以“平事”,警方“聚赌不抓”“酒驾不查”,还可以搞到“四个八、四个九”的“靓号”车牌……

交警支队支队长宋美华是程瀚一手提拔起来的,对其言听计从、上行下效。

宋美华在局里称程瀚为老板、排队敬酒,回到支队后有样学样,也让下属称其老板、排队敬酒;同样收取下属财物,让企业老板“资助”买房、装修;程瀚有情妇、家外有家,他也找了个情妇,也搞出个“案中案”。

2012年,宋美华的情妇在香港为其生了个孩子,此后,情妇的哥哥刘某让“妹夫”帮他搞点工程做,后以工程损失为由,向宋美华“索赔”,扬言收不到钱就要举报他。宋美华非常恐慌,安排商人付给刘某92.8万元。去年初刘某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十二年一个月。

程瀚穷途末路原部下送“瘟神”

陆媒此前报导,2013年“掌掴副局长”一事后,该副局长家属就一直向安徽省有关部门举报程瀚,而程瀚也借此收获了“耳光局长”的名号。2014年8月,程调任安徽省司法厅副厅长。

多位熟悉安徽政情的人士透露,程瀚从手握实权、主管一省省会警力的省会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调任至职责相对较轻的同级省司法厅副厅长,不排除与“掌掴下属”的后续影响有关。程瀚的仕途从此开始“失意”。

离任时,他在合肥公安网上发表临别感言,要求属下跟帖点赞。没想到有人贴上《送瘟神》的诗句:“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程瀚看到后匆匆删帖,在系统内外被传为笑谈。

调任后,程瀚听到一些风声,感到穷途末路,还曾转移、退还了部分财物。

据办案人员介绍,程瀚人前是“霸王”,内心却是惶恐的。曾有警察看到他半夜坐在办公室里哭,一名情妇也发现他数次梦中惊醒,坐在床上哭。

2016年5月,程瀚落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