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中美贸易战会终结习近平的统治吗

面对特朗普总统的关税和贸易威胁,中共领导人试图表现出信心,但随着与美国的长期贸易战可能无法避免的前景渐渐明确,中共政治当权派内部正在显示出越来越多不安的迹象。

最近几天,商务部、警方和其他部门官员召集出口商的高管,询问有关下岗工人或将供应链转移到其他国家的计划。

自4月中旬以来,由于股市变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9%,审查机构一直在线上删除大量批评,其中包括一些针对习近平主席领导的批评。

与此同时,国家新闻媒体一直在努力保持发出不变的信号,当局限制使用“贸易战”这个词,并因为过于吹嘘中国的经济实力而走受到批评。关于如何增强经济的政策争议有时会蔓延到公开场合。

如果贸易战升级——特朗普没有表现出退缩的迹象——有人担心公众对经济的信心可能会动摇,使国家面临远比出口下降更严重的问题。

中共领导人认为,他们可以在贸易僵持中坚持得比特朗普久一些。他们的专制制度可以扼杀异议,并迅速重新调整资源,他们预计华盛顿将陷入僵局,并因为选民感受到贸易纠纷的痛苦,从而受到压力。

一名中国投资者上周四在北京一家证券公司。对经济的担忧已在网上引发了大量的批评,其中一些是针对习近平的领导才能的。

但共产党也有自己的弱点。它需要增长来证明它对权力的垄断和对社会维稳的坚持是有正当理由的。与此同时,习近平的强人政治手段可能阻碍了有效的政策制定,因为官员没有传递坏消息,阻碍他做出决定并严格执行命令,无论这些命令是好是坏。

北京已经不得不改变方向,不再威胁对美国同等金额进口商品征收关税。面对关税可能会持续数月或数年,以及中国进入美国市场可能进一步收紧的可能性,习近平似乎没有采取任何战略来限制损失,或是说服特朗普通过谈判达成协议。

位于南方城市广州的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陈定定表示,在政府内部,一些人认为中国应该更加咄咄逼人,让特朗普处于守势,而另一些人则提出通过让步来处理美国的不满。

他说这种辩论是“健康的进展”,因为它会“告知公众,从而让政策制定者得到改进。”

还有一些人则表示,这反映了习近平的犹豫不决或政治弱点,而在今年3月,共产党领导层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时,他显得无懈可击。

今年6月,一名女工正在杭州包装用于出口的自行车轮圈。即使美国对所有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中国经济学家认为,由于出口的减少导致的产值降幅可能也只有1%。

“这一切综合起来表明,习近平对权力的控制已有所放松,”香港中文大学长期研究中国政治的学者林和立说。“他不能尽到自己作为最终仲裁者的职责,从而消除他倚重的顾问之间的分歧。”

习近平的地位不太可能存在什么危险。但这场贸易纠纷,加上疫苗丑闻,以及投资失败引发的抗议,已经让一些批评他过分集权的人更加大胆。

“特别是此次中美贸易战争,将国力的虚弱与制度软肋暴露无遗,更加强化了不安全感,”北京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写道,他谴责习近平强硬政策的文章,尽管受到审查,仍在网上广泛流传。

中共领导人在公开场合的说法是中国能够平安度过这场贸易战。据一份广为流传的清华大学经济学家的研究报告估计,目前已经加征的关税和未来可能加征的关税,只会让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下降0.3个百分点,中国经济一直在以强劲的6.7%的速度增长。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上个月仍要求数十家研究机构和大学提交分析报告,对如果贸易战恶化,不同地区和行业将受到何种影响,以及失业率和金融市场将受到何种影响进行分析。

去年,中国向美国出售了价值约5000亿美元的商品,占中国出口总额的近四分之一,相当于国民经济产值的约4%。

如果美国对所有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的话,即使是持悲观态度的中国经济学家也认为,中国出口的减少可能只会导致总产值下降1%。在诸如智能手机制造等某些行业,中国的主导地位如此之强大,以至于关税可能不会造成太大损害。在其他行业,中国的一些业务可能会被韩国等竞争对手抢去,但也能找到向其他市场出口产品的机会。

去年在北京的一场展览展示了习近平领导下的五年里中国取得的成就。

虽然生产对价格敏感的电子产品和其他电气产品的工厂已经开始失去订单,但中国在众多领域的竞争力极强,以至于尽管已经在相对有限的范围征收了关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实际上仍在增长。

但对中国来说,最糟糕的情况是,贸易战削弱人们对经济的信心。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面临堆积如山的债务,国有银行的低息贷款在许多行业制造了产能过剩。人们担心,尽管有外汇管制,长期的贸易紧张可能会导致资金迅速逃离中国,从而引发更大的金融和经济问题。

审查人员已经在阻止对这种可能出现的情况的讨论。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有哪些具体不满,在中国媒体中也鲜见报道。政府反而勒令中国的官方新闻媒体不再提《中国制造2025》,华盛顿一直批评这项旨在将中国转变为高科技超级大国的工业计划不公平,而且是掠夺性的。

当权派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相互指责,但指责的焦点似乎不是中国的贸易做法,而是其宣传传递的信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北京有所克制,不得意忘形地宣扬中国必将成为一个全球大国的话,贸易战本可以避免。这种宣扬与习近平本人有密切关系。

去年,工人们在北京郊区建设中的住宅小区附近工作。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面临着堆积如山的债务,国有银行的低息贷款在许多行业制造了产能过剩。

“许多人对伟大领袖的决断是否得当开始产生怀疑,”纽约大学法学院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U.S.-Asia Law Instituteat New York University’s School of Law)所长孔杰荣(Jerome Cohen)说。

清华大学的一群校友最近相互转发了一份请愿书,呼吁学校开除一名热情支持习近平政策的著名经济学家。他们指责这位名叫胡鞍钢的学者误导领导层,他在去年提出的说法是,中国已经成为超过美国的经济和科技大国。

在这份请愿书出现的几周前,中共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系列的文章,嘲笑了学者和专家对中国实力的类似吹嘘。

今年4月在上海洋山深水港的集装箱。对中国来说,最糟糕的情况是贸易战破坏了人们对经济的信心。

“经济放缓、以及与美国的摩擦,为人们提供了反对的机会,”设在北京和伦敦的研究咨询公司策伟(TriviumChina)的合伙人罗杰(Trey McArver)说。

随着贸易争端愈演愈烈,中国的商界领袖们一直持谨慎态度,他们几乎不公开谈论此事,担心激怒政府。但很明显的是,他们和政府官员们都有点措手不及。

“在7月6日之前,除了政府的谈判人员外,很少有人认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知名经济学家余永定说,他指的是对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日子。

2017年,两名武警从北京的中国人民银行总部前走过。中国央行最近向经济注入了数百亿美元,导致短期利率大幅下降。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Studies)学者甘思德(ScottKennedy)说,他今年早些时候与中国官员们的“每次谈话中都充满了”北京方面可以避免一场贸易战的假设。

“他们错了,这让他们痛心疾首,正在试图寻找方向,调整路线,”甘思德说。

政府内部的紧张状况曾在上个月公开爆发,当时中国央行的研究主管徐忠发表了一篇文章,拒绝了通过发行更多货币来提振经济的呼吁。他反而斥责财政部“财政政策缺位”,他指的是过多的政府支出和减税。

但不久后,国务院就下令增加基础设施支出以支撑经济增长。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央行还向经济注入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导致短期利率大幅下降。

在面对财政刺激或货币刺激的选择时,中国领导层实际上是在通过选择两者,避免做出决定,尽管这可能带来加剧国家预算赤字和长期债务问题的风险。

习近平按理说是这类决策的核心人物。围绕在他身边的官员的前途,在一定程度上是建立在他们与美国打交道的能力之上的,如果贸易战对中国不利,这些人可能会在政治上毁掉自己。

这些人包括党的首席理论家王沪宁,他帮助策划了宣扬中国崛起的宣传基调,人们认为这种宣传引起了西方的警惕,因此正在国内对其进行批评;还有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他是习近平最强有力的副手,他似乎在近几个月里与贸易政策保持了距离;再就是曾在哈佛大学学习的副总理刘鹤,他是与美国陷入僵局的谈判的负责人。

中国的领导层仍可以通过指责美国来转移批评。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把反美宣传的规模扩大到超过日常的水平,也没有鼓励那些过去针对日本进行过的抗议或抵制活动。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在中山市的一家工厂,一位工人正在制造数字控制面板,记者问她有关贸易紧张局势的问题时,她停顿了一下才回答说,“如果要打贸易战,即使我的工作受影响,也要支持国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