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民生 > 正文

当心 中国式破产来临!真的好痛心

中产和破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只隔一场病。

“警察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

“我吃了3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

《我不是药神》一上映就引燃舆论。

电影中有一群白血病人,被药费掏空了家底。

而后一个“药贩子”铤而走险,到印度买回了低价仿版药。他的药救了很多人的命,可是他却因违法,而被判入狱。

里面,一位老人拉着“假药案”警察的衣袖,恳求警察别再查下去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许多人是哭着从电影院出来的。

与其说它只是电影、只是个故事,它更像当下社会的一面镜子。

谁家没个病人?

可是买药贵,看病难。一场大病,就能拖垮一个家庭。

深圳63岁的林女士的儿子得了强直性脊柱炎,手术费需要30万。她没那么多钱,只记得自己有一份保险,一旦自己出事,保险公司就得赔20万。

节俭了一辈子的她破天荒的花了十几块钱买了两份水饺,并留下了一封遗书,里面写道:“你放心,妈一定会帮你筹到那个治病的钱。”

吃完饺子后,她就从9楼的阳台纵身一跃,跳楼身亡。

她走的时候内心一定非常满足,甚至是有喜悦的。因为,她用自己的方式为儿子筹到了20万,儿子有救了!

年迈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杀是不能获得赔偿的,更不知道,那份价值420元的1年期意外险,早就过期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生一场大病就等于要了一家人的命。

前些日,一个给自己买寿衣的14岁女孩,占据了各大媒体微博头条。

她叫小周。

小周抱着寿衣,从店里走出来时,她说:老板娘没收她钱,这个世界好人真多。

小周有再生障碍性贫血。近期病情加重,急需造血干细胞移植。

可治病这些年,家底已空。60万手术费,她爸妈还在筹钱,但小周想放弃了。

6月20日,她从医院偷跑出去,买了寿衣。

“我要是死了的话,我爸就不用这样为我奔波操劳了。”

小周的父母从没想过放弃。但女儿的“懂事”,让他们无比心酸。

小周的家,是无数普通家庭的缩影。

他们温饱无虞,或许还有些积蓄。可是,一场病,就能把他们拉下深渊。

治还是不治?

无论怎么选,都是错的。

中国式悲剧:一人大病,全家判刑

网友@明月清风3263108曾经分享过自己的故事:

2005年,我人在内蒙古,妈妈突然得疾病。

医院劝我们放弃治疗,一是因为治疗费得六七十万,我们拿不出钱;而是因为就算治了也不一定能治好。

爸爸跟我说明了情况,让我把钱打回去就行,人不用回来,继续等消息。

我给爸爸打过去钱,一个人在大草原跪下,不停地给老天爷磕头,大声求他救救我妈。

对于很多人来说,生一场大病就等于要了一家人的命。

知乎上有篇回答,不是高赞,也不是神回复,只是赤裸的真实。

答主叫雨瞳,她的外公外婆、两个舅舅,还有父母,都在东北某央企工作。

有一年,外公确诊鼻咽癌。

自此后10年,她目睹了3个子女的家庭,从小康滑落至贫困线。

她的小舅,请长假带着外公全国奔波,只为就医。大舅为了赚钱,申请到中东工作。她妈妈做后勤,用三姐弟的名义,向单位借钱。

外公的病拖了2年。

他走后,3个子女家底空空,负债累累,很多年没缓过来。

直至今日,雨瞳工作了,拿工资了,还在帮妈妈还债。

后来,她妈妈常对她说,以后自己若患重病,不要治。

对于普通家庭而言,一旦有人生场大病,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医疗费用,基本上一个家就垮了。

老中小三代人,一人重病,全家连坐。即使多年衣食无忧,大病面前,都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患病爷爷自杀,只为省钱救6岁孙子!

最近又看到两则令人伤心的新闻,一则是:杭州的“一名患癌父亲不愿吸氧,只为多给女儿省两块钱。”

这位爸爸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开了20多年夜班,2015年起身体开始不舒服,但一直拖着不肯去。

就这么拖了几年,病重住院时已确诊是肝癌晚期,吃不下饭,呼吸急促。

可面对刚刚踏入社会的养女,他却强打精神。“我看他呼吸困难,让他吸下氧气。他总说气能透过来,不用。”

几个月后爸爸病情加重才向女儿吐露实情:“我总希望给你多省两块钱用用。”

女儿哭着说,可是一小时氧气费才四块钱啊。

另一则是:在6岁的凡圣确诊急性髓性白血病后,患糖尿病的爷爷自杀了。

“我死了以后,我的钱都是留给孙子看病用的,你们谁也别抢。”

凡圣爷爷66岁,有糖尿病。十几年来,老爷子很配合治疗,吃药打针,从不含糊。

可在孙子确诊后,家里20万存款,很快花完。从那时起,爷爷不再给自己买药了。

老人东奔西走,又借来了50万。

那日凌晨,爷爷出了门。早上5点,天蒙蒙亮,有人在小区花园,发现了上吊身亡的老人。

病床上的小凡圣,还不知道爷爷已经“走了”

爷爷去世3个月,小凡圣在医院,也转了几次鬼门关。

家里外债70多万。

凡圣爸妈,以前在私企。孩子生病后,妈妈辞职了。后来,爸爸因经常请假,被公司辞退。

家里的车子、首饰、一切能变卖的,都卖了。

医生说,凡圣的病很复杂,情况好的话,还要大几十万,才可能治好。

“我们也想卖房子,但是小产权房,不好卖,以前没注意过,谁想过有一天要卖房。”

凡圣妈妈满目愁容地说。

有房有车的中产,抵不过一场流感

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横扫朋友圈。

事件主人公,是北京中产,生活中游偏上。有车有房有投资,还有几十万流动资金。

这家人的岳父患了流感,在ICU住了三周。

两万多字的长文,让我感觉害怕的,是看到这些的时刻:

“ICU的费用,大概每日8000-20000元”

“上人工肺后,开机费6万元,随后每天2万元起。”

“如果在ICU要呆很长时间,只能卖掉北京的房子。”

老人在ICU撑了20几天,还是去世了。读到这里,无比沉重,又替他们松了口气。

这家人已经考虑卖房了。若再久一些呢?

文章引燃了中产群体的焦虑。

它戳破了人们的中产幻觉,无情地告诉人们:中产和无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不过只隔一场病。

谁敢说自己永远碰不上大病?

父母宁可死,也不愿给孩子添麻烦

早年间,台海网曾做过调查:若母亲重病,你肯花多少钱?

调查共计400个样本,84.13%的市民表示,他们愿意“用尽资产”,来挽救母亲。其中还有65.08%的人,不惜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这是个明知终会“人财两空”,却还想做的选择。

马末都说过:“当你的亲人得了绝症,你所做的选择都是错的。”

大病,像悬在家庭头上的剑。剑落下,便是一场金钱与命运的较量。

据卫生部数据,人一生患癌几率,高达36%,而罹患重疾的几率,为72%。

在“一场大病,就能消灭一个中产家庭”的下坠焦虑里,人们活的毫无安全感。

所以,在中国,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中国式父母,哪怕自己行动迟缓,病痛交加,夜不能寐,也舍不得给儿女添麻烦——他们太明白了,一旦麻烦,可能直接要孩子们贫困交加。

前不久,一位身患癌症的70岁老母亲为了不拖累子女,在深山里静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这位老人来说,活着是比死亡更需要勇气的事情,而体面且孤独地离开,是她能带给子女最后也是最伟大的爱。

去世老人儿子的朋友圈

张泉灵去养老院采访,发现每一个老人身上,都有股老人味儿。于是就问了其中的一位老奶奶,多久洗一次澡。

老奶奶说:“我尽量不洗澡。我们这个年龄,一个人住,洗澡是很容易出事。一个不小心摔倒了,要是就这么去了,倒还好。要是把自己摔瘫了,残疾了,成植物人了,那儿女下半辈子,就被我给耽误了。我不能连累了孩子,所以我尽量不洗澡……”

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他们宁可自己忍受不适,而一旦“不小心”生了病,给子女添了麻烦,他们就会手足无措,万分懊恼。

温州的涂先生母亲患上了肺癌晚期。为了不拖累子女,她留下了一封诀别书后,带上安眠药离家出走,最终在山间的一处隐蔽的草丛间服药身亡。

在诀别书中,她写道:不想连累孩子,让孩子别找她了。

去年,南京的一位81岁的独居老人在家中去世两个多月后被发现。她在遗书中写道:

“我于昨晚(农历八月十五)走了,走时心如止水。

当你接到通知回来办丧事,首先将床头柜中钥匙放在身上,再让小跟用水拖干净地面,浮灰不能扫,而后用湿抹布擦玄桌椅凳上的灰尘,开窗通风不会染病。最后再打开橱柜和抽屉整理东西……

遗体速火化,一切从俭。”

老人走的时候,正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

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担心子女的身体,叮嘱他们要“开窗通风以免染”病;而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怕给子女添麻烦,嘱咐儿女“一切从俭”。

近年来,老年人的自杀率越来越高。目前每年至少有10万名55岁以上的老年人自杀死亡,占每年自杀人群的36%,老年人已成为中国自杀率最高人群。

而在这些自杀的老人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想给孩子添麻烦,不想拖累孩子。”

曾经听过一句话:“中国人的信仰最伟大,那就是:活着。”活着难吗?真的很难。

尾篇

国家癌症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229.6万人死于癌症,平均每13秒,就有一人因癌症而死。

加之其他疾病,人这一生,罹患重病的概率不低。

大病如果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是发生在亲人、朋友身上。我们难免要面对这一天,面对那个可怕的选择。

中产和无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只隔一场病。在那之前,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有多赚些钱,和好好锻炼身体。

愿风浪后的家庭,都有山重水复的柳暗花明。

愿谷底中的生命,都有道尽途穷的绝处逢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特殊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