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政党 > 正文

金正恩模仿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谈判术

二战即将结束之际,波兰的战后秩序成为烫手的山芋。罗斯福和丘吉尔想通过波兰试探斯大林对东欧的领土欲。美英支持波兰在伦敦的流亡政府,但苏联推举波兰国内的共产傀儡政权,彼此很难找到妥协点。当时,罗斯福希望苏联在亚洲加入抗日战争,所以并没有批评斯大林,他反而相信,如果和“独裁者”结下亲密的私人关系,能够说服其帮助实现西方的意愿。最终,美英苏在就波兰的命运达成的协议中,写满了“民主的领导人”、“扩大的政府”、“保障自由”等模糊的措辞。

不明确的协议,很快就引发了灾难。对“民主的”这一措辞的解释就彼此不同。美英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各种政治派别的自由参与。但苏联非得说除了共产势力,都是“非民主的”。在美英打马虎眼的过程中,苏联绑架了具有反苏倾向的10多名波兰领导人,作为政治犯关进了监狱。美国代表提出承诺过“保障自由”,这时,斯大林冷漠地说:“想要颠覆民主(共产)势力的法西斯(反苏)势力,是没有民主的。”罗斯福和丘吉尔这才知道“上当了”,但受呼吁和平与终战的国内政治气氛影响,他们保持了沉默。于是,东欧落入苏联手中。

台湾的大陆专家林文程教授撰写了《中国共产党的谈判理论与实务》这本书,指出“用模糊的语句来逃避义务”、“单方面解释协议内容”等是共产党谈判术的特点,认为给别人的要模糊,自己得到的要规定明确。1972年中美上海公报,美国写道“认可(acknowledge)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中国将其解释为“确认(recognize)”。

6.25停战谈判的特邀联合国军首席代表特纳·乔伊说:“共产方面使用了逃避验证,随意解释对自己不利的协议,从而予以否认等手法。在对话过程中,不要降低施压,不要为了会谈取得进展而单方面让步。”

现在,韩国政府的对朝谈判,正在和现代史的教训背道而驰。每次见过金正恩后,就说“无核化意志明确”,但并没有具体透露是如何明确的。身为无核化核心的申报、验证方法和期限等,都尚在云雾中。抛开申报和验证不说,金正恩也从未自己亲口说出“完全无核化”这句话。朝鲜所说的无核化与韩国所想的无核化是否一样,令人怀疑。无核化协议只有几个模糊的词汇,但还是说要相信朝鲜的善意。我们到底为什么,要相信什么呢?

苏联民族问题人民委员长出身的斯大林知道,在不同的地区,民族比理念拥有更强大的号召力。他们煽动民族矛盾,从而依次建立了苏联的卫星国家。中国共产党也是一样。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战争中蒙受了巨大的死伤,但抗日民族军队的形象却被共产党军队占有了。在国共内战中,民心倒向了共产党一边。

最近,朝鲜三天两头高喊“我们民族之间”,是希望无视美国主导的对朝制裁,加速韩朝经济合作。如果“模糊的核协议”加上“情绪化的经济合作”,就会招来无法挽回的困难结果。对拥核的朝鲜集团提供大规模经济援助,这难道不是充当“核人质”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朝鲜日报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