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中美贸易战的深远影响-全球产业链重置

如今,中美贸易战更是影响到全球产业链重置。

9月18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在9月24日对2千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后,中国政府当日晚间宣布,将在同一日对600亿美元美国进口商品加征新关税。对此,川普总统回应称,将考虑对另外2千57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税。

对中国来说,关税只是表面创伤,深度伤害是两条:一是关税的威慑效应让外资撤离中国;二是WTO将顺应美国要求,修改规则。本文只分析全球产业供应链重置对中国经济的伤害。

外资撤出中国全球产业链重置

中国商务部在9月20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对华2千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措施涉及机电、轻工和纺织服装等六大品类,受影响企业中,外企占比达到50%。美国此举不仅伤害了中美两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还伤害了全球产业链安全。

中国政府说话一向半真半假,但这次说的却是真话。其中,物价对消费者利益的影响比较次要,估计中美两国的消费者都不会因此采取行动。但外资正在撤出或者准备撤出,却是中国政府必须面对的现实。早在今年8月份,美国宣布对中国第二批商品实行惩罚性关税之后,在华外企已经知道贸易战无可幸免,开始考虑外迁。

9月13日,中国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公布一项对430多家在华美国企业的问卷调查,在中美双方已实施的500亿美元产品关税中,63.6%受访者表示受美国关税影响,62.5%受访者表示受中国关税影响。近一半的美国公司预计,或许即将到来的美国2千亿美元的关税会给它们带来「很强」的负面影响。

此次调查还显示,为应对贸易战,35%的受访企业已把生产基地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等其他国家,或者正在考虑这么做,31.1%的受访美国企业表示,正考虑延后或取消在中国的投资。约30%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正在调整供应链,寻求在美国以外市场获得零部件和/或进行组装;另外还有大概30%的企业试图在中国以外的市场获得零部件和/或进行组装。

值得一提的是,华尔街与美国行业团体对华府政治一向具有极大影响力,但在与川普总统的斗争中却连连败北。川普总统在竞选时曾誓言要排干沼泽,禁止退休高官加入K街游说集团,他现在正在兑现自己的承诺。

在华外资都在调整供应链或外迁

毫无疑问,中美贸易战将对在华各国外企产生极大影响,有的能够熬过这一劫,有的不能。

日本企业积多年海外投资之经验,早已建立了跨越国境的复杂供应链,但还是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强烈冲击。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海外现地法人调查显示,日企海外法人2017年度的销售额中,面向除当地和日本之外的第三国的销售额约为2千180亿美元。其中仅面向中国就占到260亿美元,中国支撑着日企的供应链。考虑到贸易战短期内不会结束,日本企业开始通过改变产地等措施来规避影响。

日本化学厂商旭化成用树脂原料生产齿轮等汽车零组件并对美国出口。为应对可能出现的纠纷,旭化成事先就品质等事宜获得了顾客方面的认可,在美国公布制裁关税清单大约一个月后就完成了生产地的调整,将中国工厂生产的零部件转移至日本的水岛制造所(冈山县仓敷市)。机械制造商小松在美国生产的液压挖掘机上,使用了中国生产的焊接零组件等,现正将部分在华零组件生产转移到美国、日本和墨西哥等国。

由于很少有企业能在短期内转移生产,因此,一些日本企业在推进向美方申请关税豁免的手续等,通过各种手段应对贸易战带来的影响。

台商在中国大陆开设约10万家工厂企业,中国对美国出口前10名都是外资企业,其中8家为台资: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成都两分公司、达功电脑、昌硕科技、名硕电脑、仁宝资讯技术等。中国对美国出口的百大企业中外资占七成,其中台资占四成,陆资仅占三成。2017年,台湾对中国大陆及香港的出口总值达1千302亿美元,占台湾出口总量的41%,其中约有七成是零元件与半成品,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中国大陆组装生产成最终产品之后,再出口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地方。

在美中相互开征关税令贸易冲突不断升级之际,一些在中国大陆投资设厂的台商因担忧受到影响考虑将工厂搬回台湾。台湾经济部长沈荣津近日表示,已有20多家业者表达回台投资意愿。想回流台湾的主要是一些电子资讯,还有少数纺织和自行车制造业者。多数电子资讯业者在台湾仍有生产基地或厂房,只要重开或扩建即可,但有部分台商回流要重新购地。

香港商人没有日商、台商的实力与后院,因此受伤惨重。根据港府调查,已有53%港商遭到美国买家砍单、压价。香港中小型企业联合会预测,若贸易战持续,则香港位在珠三角现有两万多家厂家到明年春节前(2019年2、3月间)可能约有半数倒闭。

一场知道故事开头却难预知结尾的经济冷战

中美贸易战已经形成经济冷战,WTO正拟修改中国一直在利用的规则,对中国的影响需要视规则修订结果来判定,但持续对中国商品进行惩罚性关税的效果却已经导致全球产业链重组。

《连线》(Wired)杂志今年3月曾发表文章称,iPhone的诞生让整个世界围绕着智慧手机「重组」了一遍。自从史蒂夫·贾伯斯2007年推出第一代iPhone以来,它的销量已突破12亿部。于此同时,它还为应用开发者和配件厂商创造了巨大商机,并重新定义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如今,数百万用户将iPhone作为他们的唯一计算设备,以及他们唯一的照相机、GPS设备、音乐播放机、通信设备、行程规划工具、约会工具和支付工具等。总之,它把整个世界装进我们的衣兜里。正因为iPhone,以及开发者为iPhone开发的各种应用软体,整个世界已经围绕着智慧手机「重组」了一遍,并催生了一个全新的互联网时代。围绕iPhone,在世界各地形成了相关产品的黄金供应链,中国在其中拥有重要的位置。

从削减成本的角度来看,iPhone的供应链被公认经过最为缜密地设计,号称是「黄金比例」。现在,这条黄金供应链正被中美贸易战撼动。据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调查,iPhone的价格中,在中国进行组装的人工费比率不到2%,而日本和台湾等地生产的电子零组件和材料的成本总计占20%左右。因此,供应链的变动对日本企业的影响或许将远超中国。

日本已经看到,中国供应链的最佳「黄金比例」会受政治状况等因素影响而发生变化。中美摩擦的一大原因是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占到其贸易逆差的一半(另一大原因是中国侵犯智慧财产权),美国逆差额最高的品类就是「电器设备和机械」。在这一品类所产生的数千亿日元的逆差额中,就包含在中国进行最终组装的智慧手机「iPhone」等。

目前智慧手机尚未被列入制裁关税对象,但川普政府已经表达过对中国的全部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意愿。就在9月份,川普总统发表推文,要求苹果回美国生产。苹果公司则发表声明,指川普向2千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建议征收25%关税,将影响Apple Watch、AirPods及Beats耳机、智慧喇叭HomePod、电脑Mac Mini及其他产品配件,令美国企业竞争力受到严重打击,使消费品价格上升。如今加征关税成真,美国苹果公司一边加入游说白宫的行列,一边在准备应对这一变化。

东京大学与丰田汽车最近正在研究运营IT技术的「不堵车高速公路」。主要研究负责人东京大学的西成活裕教授表示,将按照高速公路不堵车的「3比7比例用之于供应链管理」,有意识地将「中央管制」控制在三成左右一样,在日本直接管理的产品和零部件占整体的三成,其余七成的管理交给销售产品和在当地生产产品的海外公司。这样一来,发生灾害和突发事件事故时,全球范围内供应链中断的情况将大幅减少。

受影响的全球产业链当然不止iPhone,在全球范围内生产的产品都将受到影响。

美国是世界第一经济强国,不管各国是否愿意,白宫的政策将影响全球资本流向。2017年底,美国总统川普签署《减税与就业法案》,对国际直接投资产生了重大影响。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测算指出,近一半的全球直接投资存量将受到美国税制改革的影响,该法案的实施将导致美国跨国公司近2万亿美元的海外资本回流美国,直接导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存量的大幅减少。如今,中美贸易战更是影响到全球产业链重置。

这场经济冷战,全世界都已经看到了故事的开头,但由于美国国内政治党争激烈,各种国际因素也变幻莫测,故事的结尾,还得再等段时间才能显现。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