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两公一婆毛驴滚街 中国人订欧洲酒店可能要改名了

西方国家的酒店,若当初把你当做有教养和尊严的人,但事后根据统计,凡某国人住过,喧哗尚事小,房间总不见了电水煲和热风筒,地毯印满痰涎和香烟屁股踩灭的黑渍,甚或电视机也抬走,简直血本无归,自然也学乖了,电脑显示某国的订单,一概谢绝。

瑞典的两公一婆毛驴滚街、夜枭啸坟、白警镇压之惊魂巨案,还继续发酵。维京人平时虽然很左,瑞典国内伊斯兰难民犯暴力案,传媒一旦如实报道凶徒种裔,也会被控“种族歧视”;但这一次,电视节目女主持人竟然公开反击,嘲笑中国人喜欢在名胜景点大便,并模仿当夜中国大妈普通话喧喊之“救命啊”称为Kill me now,尽显瑞典白人幽默的一面,令人笑得打跌。当然,你也有权愤怒得七窍生烟。

欧洲日本城市的酒店,接待和见识过的,都在餐厅另开一个偏厅为中国旅行团专区,以免声浪影响其他非中顾客食欲,不但越来越常见,一些香港朋友,在中国香港特区上网订住法国五星酒店,被告知他要的那几天已经客满。

但当他第二天,先飞往荷兰,在阿姆斯特丹上网再订,同一家酒店,同那几天,却又有房了。原来酒店的电脑,你由香港传出网讯,会显示Hong Kong SAR,China之国家字样,

答复是一概客满,没有房间。

毛主席说得好: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世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歧视。西方国家的酒店,若当初把你当做有教养和尊严的人,但事后根据统计,凡某国人住过,喧哗尚事小,房间总不见了电水煲和热风筒,地毯印满痰涎和香烟屁股踩灭的黑渍,甚或电视机也抬走,简直血本无归,自然也学乖了,电脑显示某国的订单,一概谢绝。

最近一位姓陈的香港朋友,上网订欧洲某城市酒店,遭到拒绝。我教他:试试将那个Chan字,改为英语人的姓氏:Chanty。因为即使Hong Kong SAR,也有几万英美澳洲白人侨民,那边的酒店应该知道。到了Check in再算。朋友照办,即如愿成功。证明欧洲酒店业含蓄得很文明。

姓氏以XYZ开头者,英美澳的雇主已经有了戒心,Ching Chong Wong等,难免殃及池鱼。黄祸成形,排华日显,没有办法。我只希望新加坡的什么Tan呀,Lim呀,Teo的,不会也火烧连环船。

但看见荷里活电影Crazy Rich Asians如此卖座,不但看得快乐,戏中的新加坡豪门,又是如此气派得有品味,杨紫琼出场,更光芒四射,这就令人稍放心了。

我对拥有了一个新姓氏的香港朋友Chanty说:不是叫你皮肤漂白,也不必告诉我何谓火烧圆明园。Please save me all the bullsh*t。不,没有那么复杂,我讨厌政治,身为朋友,哈哈,我只想帮你用最快捷的方式,凭常识,办妥一件事。

益见一九二二年爱因斯坦游远东回来之后,写日记评论东亚民族优劣的爱因斯坦之目光如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