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毛泽东饿虎扑食 女服务员惊吓昏倒

——毛泽东荒淫无耻的私生活

毛的私人生活极其腐败、淫乱,即使与封建帝王相比也有过之无不及。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前后,毛在长沙活动期间与毛的第二任妻子杨开慧结婚之后(毛在老家由父母做主曾为毛娶了一位比毛大四岁的罗姓姑娘为妻,婚后一年多罗氏就去世了),毛即与杨开慧的表妹和一位叫陶斯咏的寡妇在一起鬼混,引起杨开慧的不满。一九二一年毛参加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后,怀揣着共产国际提供的大洋,还专门跑到南京与移居在那里的陶斯咏重叙旧情。

一九二七年毛发动的秋收暴动失败后,逃窜至井冈山投靠在那里占山为王的王佐、袁文才的土匪部队。在那里毛看上了比杨开慧更年轻漂亮的贺子珍。经王、袁撮合,毛置与自己共患难的妻子和三个亲生儿子的安危于不顾,在没有和杨开慧离婚的情况下,毛毫不犹豫地抛弃作丈夫、做父亲的职责,又于一九二八年与贺子珍结婚。此时,毛的合法妻子杨开慧正带着她和毛所生的三个儿子在长沙清水塘和老家板仓,一面艰难度日;一面翘首企盼毛的归来。对毛一往情深的杨哪里知道,她们母子四人早已被毛抛弃。毛早已在井冈山另结新欢。从一九二七年毛离开杨开慧母子上井冈山,到一九三〇年杨在长沙被何健处决的这三年多的时间内,毛明明知道杨开慧母子在长沙清水塘和老家板仓生活非常危险,随时都有可能遭到杀身之祸,如果对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稍微怀有一点夫妻之情、父子之情,毛完全有办法通过中共地下党,把杨开慧母子接到井冈山和中央苏区和毛一起生活,以使她们脱离危险。然而毛不仅没有这样做,就连毛率红军奉命攻打长沙,从板仓附近经过,他都没有顺便去看一下自己的妻子和亲生儿子。毛怕杨和自己的儿子回到他身边,妨碍他和贺子珍的幸(性)福生活。毛对亲人的冷漠无情、不负责任和自私在此暴露无遗。

当毛和中共打着北上抗日的招牌流窜到陕北后,在毛和中共的欺骗宣传之下,一大批怀抱抗日救国理想的青年学生、文化人被诱骗到陕北。毛所在的延安,一下子出现了许多衣着打扮时髦的女性,令贺子珍等中共领导人的老婆们相形见绌。其中一名演员出身名叫吴莉莉的女士更是美貌时髦出众,立刻被毛看上。毛找各种借口与吴交往、鬼混。一次毛正与吴鬼混时被贺子珍发现,贺与毛、吴又打又闹,吵得尽人皆知,吴无脸再在延安混下去,只好离去。毛还与女作家丁玲也常在一起鬼混,还扬言要封丁为妃子。贺子珍性情刚烈无法容忍毛的淫乱,终至以到苏联疗伤为由离开了毛,远去苏联疗伤。贺离毛而去不久,毛又和从上海来的电影演员江青鬼混在一起(江在来延安之前曾与四个男人结过婚或同居过),不久毛便决定与江结婚(此时毛尚未与贺子珍离婚),因江的历史过于丑陋,毛的这一决定引起中共上下一片反对之声。他们耽心江的丑闻会给毛和中共脸上抹黑。然而毛不顾中共上下的反对,坚持与江举行了婚礼。直到两年后,贺从新闻报导中才得知毛已与江结婚,贺此时给毛写过多次信均未得到毛的回信,最后毛回信告诉贺:我们以后就是同志了(意即夫妻关系结束了)。此后毛一直设法阻止贺回国,以免贺妨碍她与江的幸(性)福生活。贺遭此打击终至精神错乱,在苏联被关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解放”后毛已成为中国大陆货真价实的封建帝王,与被他看中的女人淫乱就更加肆无忌惮。为满足毛和中共领导人的荒淫欲望,毛手下专为毛和中共高级领导人在中南海组织舞会,每周一次,后改为每周两次,专门从中南海女工作人员和部队女文工团员中选取年轻漂亮的姑娘为毛伴舞,兼供毛挑选作为陪寝对象。毛的手下还秉承毛的旨意,把人民大会堂北京厅改成“118会议室”,据知情人士透露,里面的装璜、家具、陈设、吊灯等都远胜于克里姆林宫。这里是专供毛与大会堂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淫乐的场所。此外毛还利用外出巡视的机会,每到一处便要手下召集当地女演员、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为其伴舞供其淫乐。

其中最有名的当数张玉风,此人原在毛的专列上当服务员,被毛看中后,被毛调到中南海为毛服务供其淫乐。近来网上爆料张有一儿子长相酷似毛,也模仿毛梳了个大背头,人们怀疑是张与毛所生。又有传言毛死后张曾找中共中央要求为儿子认祖归宗,中央领导虽明知是事实(张大概提供了不容否定的证据)仍然告知张,为维护伟大领袖和中共的光辉形象,不可能让张的儿子认祖归宗。最后中央答应张享受副部级待遇退休,以对其进行安抚。按张以一毛身边服务员兼秘书身份退休,能享受副部级待遇可算是没有先例的,从这一点考虑,此事恐非空穴来风。

对于毛私生活荒淫无耻的程度,由于当局的欺骗隐瞒,国人以前知之甚少,包括笔者本人,虽以前也略知一、二。但当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笔者去西安参加化工部举办的一次会议,听到与我共住一个房间的江苏南京来参加会议的代表(此人是江苏省石化厅的一位处长)谈到毛巡视南京所发生的一件毛的“风流韵事”时,我仍然感到震惊和难以置信。

据这位处长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次毛出巡到了南京,住在省委的一家宾馆。宾馆派出几位最年轻、漂亮、政治可靠的女服务员为毛服务。其中一位年仅十几岁秀色可餐的女服务员被毛看中,毛稍微暗示一下,毛手下的工作人员便心领神会,立即通知宾馆领导:伟大领袖今晚要接见这名女服务员,宾馆领导立即把这当作一项“政治任务”,通知这位年轻漂亮但不谙世事的女服务员。这位不谙世事的女服务员,得知伟大领袖要亲自接见自己后,感到无比荣幸,心情也无比的激动与兴奋。

当晚这位梳妆打扮一番后的女服务员便由毛的手下引进到毛的卧室,熟知毛的本性、知道毛接下来要干什么的毛的手下,便知趣地找借口离开了毛的卧室,顺便把门也带关了。此时迫不及待的毛,连装模做样的客套话也没说,走上前去抱住这位女服务员就要干“那事”。不料这位不谙世事的女服务员被毛这一突如其来的无耻下流举动吓得晕死过去。因为她万万想不到她心目中这样一位“无比英明、伟大、光荣、正确;品格无比高尚的光辉形象和伟大领袖”;她心目中的“红太阳、大救星”居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下流无耻的、只有流氓和强奸犯才能做得出的勾当。毛对她的行为与毛在她心目中的“伟大光辉形象”之间的巨大反差给她心灵上造成的巨大震撼、不可思议,以及毛的粗暴行径给她那不谙世事的幼小心灵上造成的巨大惊恐致使她眼前一黑、人事不知晕死过去。

毛大为扫兴,连忙叫来手下人把这位服务员送医院抢救。按照毛对被他“宠幸”过的女人的一贯做法,对毛顺从且毛认为可靠的,毛通常会给她几万元钱(这在极端贫困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堪称一笔巨款),并安排一个较好的工作;对那些不顺从的或毛认为不可靠的则被发配到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偏远地方严加监管了其一生。我估计这位毛欲“宠幸”而未得手的女服务员,事后的遭遇属后一种情况的可能性较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