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丁咚:若美朝勾兑 中国将面临什么风险?

若美朝私下勾兑,中国是严重存在地位边缘化的现实风险。(图:)

过去,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地位被边缘化了。随着美朝直接对话、美朝韩三国互动日益紧密,一些人心目中强化了此观点。

中国地位边缘化论,截止目前为止,是不够准确的。但随着朝鲜半岛新一轮无核化进程推进,在后朝核时代,中国确实有被边缘化的潜在可能性。

为什么说被边缘化论不足为信呢?

历史地看,当代中朝关系经历了大致四个阶段,即冷战时期的中朝结盟关系;中韩建交后中朝关系冷冻期;中朝解冻后关系未定期;最新的阶段是,在美朝直接对话背景下,中朝关系复苏期。

在每个阶段,中国都与朝鲜维持了不同程度的关系。

在冷战时期,中朝是盟友关系,但朝鲜摇摆和周旋于中苏之间,利用中苏矛盾,以利益为导向,处理对华关系。

中韩建交后,两国关系冷冻,兼因朝鲜世代交替,两国在大约十年时间里,高层交往中断,但仍维持一定层面的交往。

在江任最高领导人后期,中朝关系恢复正常,但始终未达到盟友级别,可以说介于盟友和正常关系之间,在后期大约7、8年时间里,如何定位中朝关系引起社会热议,由于朝鲜以私利为中心,一意孤行进行核导开发,中国陷入战略被动,在此情况下,中朝关系进入类似夫妻式“冷战”状态,一度十分冷淡。

在金正恩启动新年外交转圜后,中朝关系复苏并升级,中国对朝作出三个“不会变”的承诺。

所谓中国地位“边缘化”,一般是指中朝关系恢复正常后,中国在两国关系、朝核问题以及朝鲜半岛相关国际事务中,未能发挥与自身角色、两国关系水平相称的作用,并损害到自身利益。这样一个状态,被描述为“边缘化”。

在中朝关系的前两个阶段,一为盟友期,一为冷冻期,边缘化都是不存在的。边缘化论,主要起自中朝关系恢复正常后,特别是第二次朝核危机后,中国参与主持了朝核问题多边谈判机制。

在此过程中,朝鲜坚持奉行核导开发政策,并屡次利用中国与有关国家利益和矛盾差,背弃国际协议或共识,采取悬崖边缘策略,在核导开发和战争边缘之间玩游戏,直到成功使核导技术出现质的突变。之后,朝鲜一脚踢开由中国作为东道国的六方会谈,将其无限期搁置,从此再未重启。

在这个阶段,美国从小布什政府积极推动朝鲜核导问题解决到奥巴马政府对朝鲜实行战略忍耐政策,总体上依赖中国角色。同期,中国提出了“战略机遇期”概念,不希望美国将矛头指向中国或与中国产生冲突,同时,也不希望朝鲜半岛出现任何动荡。

因此在外界看来,中国角色暧昧不明。相对于美国,朝鲜是一张牵制牌;相对于朝鲜,美国是藉以施压的由头。在两者之间实现自身目标。

这使朝美均对华失去信任,前者极力寻求朝美直接对话,并利用一切机会创建了秘密联络机制;后者在奥巴马政府后期陷入一筹莫展,在川普担任总统后,转而采取以自身为主导的进攻性对朝政策,建立了日益广泛的全球极限施压体系,迫使朝鲜新年后进行外交转圜,重返谈判桌。

由此可见,过去,中国有自己的目标,并辅以自己的方式,应对朝鲜半岛局势,后果是朝鲜核导尾大不掉,地区局势失控,中国逐渐战略被动,川普政府填补进来。

从现状看,在中朝实现三次最高层级会面后,中国地位边缘化论缺乏现实依据,不过,中国显然从以前六方会谈的主持者,或者至少建设性的一方,演变成一个必须依赖朝鲜来传达或实现自身诉求、利益,或者依赖美国意愿的局面。

朝鲜完全可能像过去那样把中国当作一张牌来打,而美国也可能将自身利益最大化,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开始出现了某些边缘化的具体症状。

当前情况可能正是如此,在金正恩对美表明可能中止谈判之后,朝韩元首在平壤打得火热,就无核化和朝美对话,释放了新的积极的信号。而此时正是中美贸易对抗白热化之际。显然,朝鲜不是中国的一张牌。

在中美新型冷战态势明显、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迅速推进的背景下,如若中国在此过程中仍应对失措,可能在新一轮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中丧失一个关键参与方的角色,若再加上美朝私下勾兑,那么未来在朝鲜半岛、东北亚乃至西太平洋,中国是严重存在地位边缘化的现实风险的,以至于在整个西太平洋陷入战略窘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