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赵树理之死

赵树理

上纲上线的一个例子:赵树理的罪名之一:还想和毛主席争高下?

人性罪恶的一个例子:从三张桌子叠成的批斗台上向下推。

赵树理无限苦涩的幽默:党现在需要我当叛徒,我就当一回吧!

说起赵树理,我们这一代人有谁不知道?中国的农民作家有谁比得上赵树理!有谁没有看过《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三里湾》?至今我们还常常哼两句“清粼粼的水来兰滢滢的天”;至今还记得赵树理作品中的那些脍炙人口的人物的名字:三仙姑、铁算盘、常有理——那么鲜活,那么生动。赵树理的作品一向被认为是体现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精神,是“谈话”的丰硕成果之一。

文化大革命中,赵树理的正式罪名是:一是和彭德怀一样反动,二是周扬树立的黑标兵。

但赵树理另外还有一个大罪名:“还想和毛主席争高下”。

赵树理怎么会有这样大的狗胆,竟敢和伟大领袖争高下呢?

据查证,原来是1961年2月间在大庆参观时,赵写了一首歌颂大庆大油田的诗《油田远眺》,其中有句:

“任它冰封与雪飘,江山再造看今朝,钻林不作银蛇舞,也与天公试比高。”

伟大领袖的诗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欲与天公试比高”,你赵树理却说“任它冰封与雪飘”,“不作银蛇舞”,“也与天公试比高”。

在那个文字狱盛行的岁月,将赵树理的诗说成是“还想和毛主席争高下”,就算是相当有证据了。

其实赵树理的这首诗从来都没有发表过,知道这首诗的只有少数几个平日交往还不错的朋友和同事。文革中,这其中之一的朋友就揭发了这件事,成为赵的大罪名。赵树理对安慰他的人们说:“我是为这种故意牵强附会、望文生义的坏风气生气。这样下去,不知有多少人要无故蹲文字狱。不过也没有什么,我有态度,我将到一定时候表态。”

1967年1月8日《光明日报》发表《赵树理是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标兵”》。次日《解放军报》以整版篇幅发表批判赵树理的三篇文章。赵树理被造反派们押着游斗,几乎游遍了山西的城乡。他在批斗中被打断肋骨,引起腹腔发炎。还有一次被从三张桌子重叠成的批斗台上推下,跌断髋骨,又打断肋骨,肺叶也被穿透了。

1970年6月23日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隔离审查”,此时他已病重,生活不能自理,仍于9月17日被押到太原最大的湖滨会场批斗。批斗中昏倒在地。仍押回囚室关押。22日病危,专案组才批准送医院抢救。23日凌晨含冤去世。

赵树理被斗得死去活来,人家还要逼迫着他承认自己是叛徒,赵树理说:“党现在需要我当叛徒了,我就当一回吧。”

阶级斗争的标签是如何贴的?

1955年11月,赵树理在潞安县琚寨乡和剧作家张万一看了一场戏《柳毅传书》。这是一出传统戏,说的是洞庭龙宫中的龙女和书生柳毅的爱情故事。但是,在当时突出阶级斗争思想的影响下,这出戏被改编成地主压迫农民,农民心怀愤怒却苦无对策。但是知识分子出身的柳毅觉悟比较高,带头揭露剥削关系,并领导农民清算地主。龙女和柳毅的爱情也因此建立在了受压迫的阶级感情基础上。

看完戏后,别人问他戏怎么样,赵树理突然反问道:“柳毅入党了没有?”又说:“如果还没有,该讨论他的入党问题了。”

张万一等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大笑。他却说:“柳毅同志历史清白成分好,立场鲜明觉悟高。”

赵树理又说,《柳毅传书》这个戏,故事完整,情节优美,一定要塞进阶级斗争的内容,这叫强奸民间故事。

我们今天来讨论“人性如何坠暗夜”这个问题,真是很难说得清楚,原因实在是太多了。既有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糟粕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几十年来政治教育,如无限上纲上线,大义灭亲、又如“阶级斗争标签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