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老贫农:在大饥荒中人是怎样被活活饿死的?

人被活活饿死的过程是十分痛苦的,把老百姓大量饿死的统治者是极其残忍的,是罪大恶极的。可是几十年来统治者及其维护者们为了淡化饿死人的残酷性,减轻统治者的罪责,用“非正常死亡”、“营养性死亡”和“人口减少”等似是而非、含糊其辞的词语代替“饿死”二字,以混淆视听,善良的人们不要听信这些骗人的鬼话。

人被活活饿死的过程是十分痛苦的,把老百姓大量饿死的统治者是极其残忍的,是罪大恶极的。(网络图片)

在大饥荒时期,人到底是怎样被活活饿死的呢?不是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样,一个人连续好几天一点东西都不吃,突然倒下就死了。实际上人被饿死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是逐渐消耗自身、逐渐衰竭的过程。人活着是需要能量来维持的,能量是靠食品来提供的。一般的人躺着不动,在常温下每天需要1,400多千卡的能量才能维持,这是维持生命的最低能量。在大饥荒时期饿死了许多劳改犯的兴凯湖劳改农场,有一位法医通过观察了解,得出了一项“研究成果”:一个人只要不干活,躺着不动,每天吃三两八钱的玉米面食物就饿不死。如果要运动的话,那就需要更高的能量了,比如干重体力劳动一天就要4,000多千卡才能维持。

在大饥荒前夕的1959年秋收之后,共产党的政府以各种理由把农民收获的粮食全部强行收走,然后再“返销”一部分口粮给农民。由于毛泽东一直认为农民家里私藏有粮食,所以“返销”的粮食很少,每人每月只有10来斤粗粮。政府从农民手里收走的是稻米和小麦,“返销”的却是红薯乾和豆饼等粗粮和猪饲料。根据毛泽东的指令,当时每个村都办大食堂,所以“返销”粮全部都集中掌握在生产队长手里。由于大队、小队干部和食堂管理员的克扣,能吃到社员嘴里的就少之又少了。后来许多食堂干脆就停伙了。所以当时农民吃的食物一天只有几百千卡的能量(粗粮1至2两,有时完全没有,再加上点野菜和树皮),远远低于维持生命所需要的三两八钱玉米面所提供的能量(大约1,400千卡)。

从食品中得到的能量不够怎么办?先通过消耗自己身上的脂肪来进行补充。脂肪消耗完了就消耗蛋白质,再消耗内脏,最后消耗心脏,因为人的身体有自我保护能力,心脏最重要。消耗脂肪的过程中产生病态,叫做酸中毒,酸中毒有死人的。在每一个消耗环节,都引起多种疾病,浮肿病是消耗脂肪造成的。最后如果是消耗心脏,就是心力衰竭而死,这算寿命比较长的。中间死的很多人,都是因为能量不足产生疾病而死的。所以这就是饿死。饿死当时统计叫病死,不叫饿死,又称“非正常死亡”,实际上就是饿死。

总之从能量维持来讲,农民饿死是因为每天只能吸收几百千卡甚至更少的能量源,而需要消耗1,400千卡以上,一天两天还可以,十天、半个月以后,一个月以后就越来越不行了,身体各器官和功能都衰竭了,人就这样被活活饿死了。由于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吃进去的东西也不同,所以有的人撑的时间长一些,有的人撑得短一些。许多人(不是所有的人)在饿死之前就剩下皮包骨了,因为脂肪和蛋白质都消耗掉了,非洲饥民的照片就是如此,可是中国农民被饿死的情景是没有照片留下来的。所以大饥荒时期的中国农民比非洲饥民还要悲惨许多,他们默默地死去,不为外界所知,也得不到外界的任何帮助。这就是毛泽东专制制度的残酷性。

人被活活饿死的过程是十分痛苦的,把老百姓大量饿死的统治者是极其残忍的,是罪大恶极的。可是几十年来统治者及其维护者们为了淡化饿死人的残酷性,减轻统治者的罪责,用“非正常死亡”、“营养性死亡”和“人口减少”等似是而非、含糊其辞的词语代替“饿死”二字,以混淆视听,善良的人们不要听信这些骗人的鬼话。我们有些学者也使用“非正常死亡”这样的含糊的字眼,而不使用准确的名词,是十足的糊涂。饿死的就是饿死的,什么“非正常死亡”?被汽车压死也是“非正常死亡”,这和大饥荒有什么关系?在大饥荒的重灾区,所谓的“非正常死亡”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饿死的,还有少量是被干部打死的。

前几年,有几个毛左分子通过对杨继绳等人的推算资料挑毛病,企图完全否定大饥荒大量饿死人的历史事实。其中有一个人说,杨继绳把大饥荒时期正常死亡的人数也算进去了,所以夸大了死亡的人数。他在我的博文后面跟帖质问:“大饥荒时期有没有正常死亡的人?”我回答他说: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在没有饿死人的地区应该有,在大量饿死人的地区,饿死和病死很难区分。比如一个村子有100人,其中60岁以上的有5人,在正常年景,每2-4年可能会有一个人因病而死,所以在1960年可能会有人病死,也可能没有。而在大饥荒的1960年全村死了25人,你说饿死25人和饿死24人有什么区别?说饿死了1/4有错吗?一个体弱有病的人,本来可以活到1962年,因为没有粮食吃,他在1960年就死了,你说他是饿死的还是病死的都行,但这种情况极少,不影响大局。绝大部分被饿死的农民本来都是活蹦乱跳的健康人,都是被活活饿死的。

大饥荒饿死人的准确数字并不是第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政府应该承认大饥荒确实饿死了大量的农民,并公开道歉;应该支持社会学者进行调查研究。准确的数字到底是多少,这是政府的责任,只有政府才有责任并且有条件调查清楚。官方党史已经承认1960年人口减少了1,000万(并没有直接承认是饿死的,为以后否认打下了埋伏)。在我看来,饿死1,000万和饿死3,000万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灭绝人性的、罪恶滔天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北京之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