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南海路线斗争公开化 川普政府表态 中共高层军心大乱

台媒评论文章分析,从毛时代到邓时代再到现在的习近平时代,中共内部一直存在两种不同经济路线的斗争。文章强调,当下中共内部习派和邓派仍在博弈。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川普政府对中共的要求并不高,彭斯演讲明言希望习近平改弦更章,回到邓小平路线上。自然反对习近平的势力,会希望中共回到邓小平路线上,来维持中共的通知。但邓小平的开放并非拥抱普世价值观,而是实际上为中共最终取代美国积蓄力量。

中共官方10月31日公布的最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中国10月份制造业增速降至2年多来的新低。不但中国经济整体下滑,非公有制经济步履维艰,有分析指,从资产负债上看,如果中共偿还全部债务,就会丧失了对国有经济的控股权。30日台媒评论文章分析,从毛时代到邓时代再到现在的习近平时代,中共内部一直存在两种不同经济路线的斗争。文章强调,当下中共内部习派和邓派仍在博弈。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川普政府对中共的要求并不高,彭斯演讲明言希望习近平改弦更章,回到邓小平路线上。自然反对习近平的势力,会希望中共回到邓小平路线上,来维持中共的通知。但邓小平的开放并非拥抱普世价值观,而是实际上为中共最终取代美国积蓄力量。

中共两条经济路线的斗争;因川普政府表态,军心大乱

10月30日台媒上报刊发的评论文章称,这几年中国本来就面临经济问题不得不转型,美国在这时发动贸易战,正打中了中共软肋。中共何去何从成为最关键的问题。

作者杜心武指,从毛时代到邓时代再到现在的习近平时期,中共内部一直存在两种不同经济路线的斗争。

中共的经济政策,一向在两个方向摇摆。毛泽东时代,经济政策摇摆在“斯大林主义”和“毛泽东主义”两端。邓小平时代则摇摆在邓小平的改革派,与更倾向斯大林主义的保守派之间。到了习近平时代,在经济上是继续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还是带有浓厚毛派色彩的习近平路线,又成为当前争议的焦点。

他认为,无论是国际关系还是经济路线上,习近平和邓小平都完全不同。

从双方话语中可以看出这两派经济观点的不同。在对国际经济的依赖上,邓派主张更开放,更与外国经济融为一体,习派主张“自力更生”。在国企和民企中,邓派强调民企的作用,习派强调国企的作用。在经济运作上,邓派主张市场化,习派主张国家规划,聼党指挥。扩展到国际关系,邓派认为要继续韬光养晦,习派则强调输出中国模式,挑战美国霸权。当然还有政治层面的分歧。

排除政治上的分歧以及争权夺利的因素,单纯在经济上,中共政府也存在两种路线的斗争。李克强无疑是邓派理念,刘鹤虽然是习近平的亲信,其经济理念也似乎靠近邓派多一些。需要指出,这些话语通常都掩盖在表面辞藻之下(比如习近平也强调改革开放,也讲支持民企),需要熟悉政情和具体分析才知道各方说辞背后的真实含义。

杜心武强调,中共内部习派和邓派仍在博弈。

从修宪和贸易战以来,中共习派与邓派的斗争已进行过几轮。北戴河会议前夕,斗争一度明显化。但最后,习近平可能通过妥协而重新稳固了权力。邓派妥协的部分原因也是谁也搞不懂川普的底线在什么地方,也找不出谁能担此重任。

到了九月底,中共发表贸易战白皮书之后,一度军心稳定。

可是彭斯演讲喊话邓派,把贸易战归咎于“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又呼吁“ 中共领导人仍可以改变路线,回归几十年前两国关系开始时的改革开放精神。”

这一下子又令邓派又“蠢蠢欲动”。趁着快要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之际,继续“改革开放”的呼声再起。中国内部再出现动摇。这次彭斯演讲,中共发动官方舆论反击的力度很大,高端笔名“钟声”(中国的声音)和“钟轩理”(中国宣传部的道理)连番出击。只有震动很大的情况下才需要如此。

中国经济整体下滑

根据官方数据,中国10月份制造业PMI为50.2,低于9月份的50.8,也低于路透调查中专家所预期的50.6,这是2016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生产和新订单分类指数也较一个月前下降,新出口订单则连续第五个月收缩。

稍早中共官方公布的第三季度GDP增速只有6.5%,低于预期,这也是自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增速。彭博社上星期调查了65位经济学家,他们估计今年第四季度中国GDP增速为6.4%,2019年第一季度更下调到6.3%。

不但中国经济整体下滑,非公有制经济步履维艰,中国“公有经济”也负债累累。

中共明面负债44.9万亿

中共人大近期审议了国务院提交的国有资产报告及国有金融资产报告。知名自媒体“鹰盲”借此分析了国有资产最新数据,发现在中共巨额债务的侵蚀下,“公有经济”无论如何都成不了主体。

根据中共财政部数据,截至2017年12月末,地方政府(明面)债务余额164706亿元,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770亿元,政府债务余额合计29.95万亿人民币。

就账面上的负债而言,中共政权还背负有政策性银行债以及政府支持机构债等债务。

据中共财政部中央结算公司数据,截至2017年末,中国政策性银行债券规模为133892亿元,政府支持机构债14794亿元,合计14.9万亿元。

截至2017年末,中共政府需要偿还的总负债合计29.95+14.9=44.9万亿元。

行政净资产20.4万亿

根据2018年10月24日中共公布的国有资产报告,截止2017年底,中共中央和地方政府等行政事业性机构,所持有的国有资产净资产为20.4万亿元。

这些国有资产主要是政府办公设施、学校医院以及保障性住房等非盈利性资产,其中包括即使是贫困地区政府都会修建的、气派的政府办公楼。

国有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企业中合计66.5万亿

根据中共国有资产报告,2017年底,国有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企业中,国有股份净资产分别为50.3万亿和16.2万亿,合计66.5万亿。

国企股权结构,除了处于控股地位的国有股份之外,还有民营资本和外资股份。国有股份一旦低于50%,国企就成民企,公有经济就成为民营经济。

截至2017年底,国有非金融企业中,国有股份净资产(50.3万亿)占全部净资产(65万亿)的比值为77.4%,换言之,国有股份平均占比77.4%。国有金融企业中,国有股份平均占比68.4%(16.2万亿/23.7万亿)。

若中共还债,会丧失对国有非金融企业的控股权

中共背负44.9万亿的债务,减掉20.4万亿元的行政净资产,还有24.5万亿的窟窿,需要中共的“公有经济”来兜底。

在减持国有股权比例至50%的情形下,中共能从国有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企业中,分别抽取17.8万亿+4.7万亿=22.5万亿元,距离填补24.5万亿的债务窟窿,依然有2万亿的缺口。

所以,中共保持对国有金融企业的控股权、即50%的股份,那就意味着中共不但要卖光所有的政府大楼等行政资产以及18.4%的国有金融企业中的国有股份,同时还需要卖出国有非金融企业中23.4万亿元的净资产,才能还债。换言之,中共一旦债务链断裂,至少需要将国有非金融企业中的国有股份从77.4%减持至41%,才有可能不破产。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林旭分析,还需注意两点,一是上述债务不包括地方政府不计入账面的、规模数倍于明面负债的隐形债务。

二是中国国有资产经常被转移、侵吞,或因经营不善而亏损,但被隐瞒不报。再加上中共各级部门,报喜不报忧,统计数据经常造假,所以真实的国有资产数据远非官方发布的那么亮丽。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