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贸易代表:美可单枪匹马凭经济实力反制中共

现任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当年反对中共入世,对于目前的美中贸易冲突,他说,美国必须“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来解决这个问题。

中共加入世贸组织18年,早期美国政商界支持其入世者,期望此举能为中国人民带来自由体制。当时仅少数洞察中共本质的专家提出警告,助北京入世将使美国制造业减少数百万工作。

现任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当年反对中共入世,对于目前的美中贸易冲突,他说,美国必须“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来解决这个问题。

华尔街日报》报导,2000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及华府政界精英积极游说国会同意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当时的国际贸易法律师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警告,重商主义的中共如果加入WTO,将成为“主导贸易”的国家,届时“几乎所有(美国)制造业的工作都将受到影响”。

莱特希泽现在是美国贸易代表,也是川普(特朗普)总统的全球贸易首席谈判代表。川普政府认为,允许中共在2001年入世是一个历史错误,中共入世后不仅没有遵守WTO规范,并且采取不公平手段掠夺他国经济,美国因此流失了数百万工作以及总共数万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川普总统采取不同以往的对华政策,努力纠正中共的不公贸易行为。

支持北京入世者对中共存有幻想

1990年代的中国经济很落后。1994年,中国的通货膨胀率达到24%,近六成的中国民众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90美元。马路上到处可见的是自行车而不是汽车。

WTO是一个会员主导的组织,因此为了入世,中共不得不与所有WTO成员谈判,其中最重要的是与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达成入世协议。

美国要求北京削减关税、允许外商投资中国工业,并给予外国银行在华更多的自由经商权利。此外,北京也同意,美国可以阻止威胁美国特定产业的中国商品进口到美国。

为了帮助中国入世,克林顿总统于2000年成功推动美国国会同意美中贸易正常关系法案,永久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向中国打开美国市场大门。在此之前,美国国会必须逐年审议,决定是否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以使中国商品可以在享有与其他国家相同待遇的条件下进入美国市场。

克林顿总统认为中国加入WTO后,可以让中共逐渐走向民主,就像韩国与台湾,在经济富裕后政治体制变得更加民主化。

里根总统执政时期的“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亨利・罗文(Henry Rowen)在1999年预测,2015年中共将“加入民主国家俱乐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达到7,000美元。事实证明,中国提前两年达到罗文预测的人均GDP目标,但是直到现在,中共距离民主国家还有好长一段距离。

反对中共入世者担忧美国劳工权益受损

劳工,环境和人权组织联盟反对中共入世。劳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经济学家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在2000年即提出惊人的预测数字,预期中共入世后将使美国失去近百万制造业岗位。

2000年,当时有意竞选总统的纽约地产大亨川普在一本著作中写道,中国(中共)会是美国“最大的”长期挑战,如果他当选总统会任命自己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并与中国达成更好的交易。

在西方国家的协助下,中国在2001年入世。此后十年内,外商在中国的投资金额由470亿美元迅速增长到1,240亿美元。中国的GDP总额更是一路往前推进,在入世后短短的六年内,跃升为第三名,并在2010年挤入第二名。

回顾当年部分支持中共入世者感到失望

现在回顾当年政商界人士对中共入世后会有所改变的预测,或许很多人都看得很清楚,莱特希泽是当时少数洞察中共本质的专家之一。

克林顿执政时期负责与中国谈判的高级谈判代表罗伯特・卡西迪(Robert B. Cassidy)认为,当时他的工作实则是帮助了大企业,但是却犠牲了美国劳工的权益。

“人们退休时多半希望自己在工作中取得了很多成就”,现年73岁的卡西迪回忆说:“我当时全天候不眠不休的工作,对社会带来了什么好处?我非常失望。”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大卫・奥托尔(David Autor)及其同事在一项研究报告中指出,1999年至2011年间,来自中国的大量廉价商品造成美国大约流失了240万个工作,打击了美国劳动密集行业。

中共加大监控及镇压人民力度

此外,中共在入世后并没有像西方国家所指望的迈向自由体制。中共在经济迅速发展后仍维持一党专制体制,加大监控及镇压人民的力度,控制互联网、打击宗教自由、任意监禁异议份子、限制言论自由等。

中共于2014年提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计划在2020年前全面推行“社会信用评分体系”,对14亿中国百姓的信誉度实行全方位的记录,并予以惩罚。中共利用互联网技术及全面架设监控系统,用来识别和跟踪人民,将互联网变成了镇压工具。

纽约大学法学教授中国专家杰罗姆・科恩(Jerome Cohen)说:“这是奥威尔式的。”

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他的小说《一九八四》中描绘“老大哥在看着你”的生活。书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象征着极权统治及其对公民无处不在的监控。

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专精中国及WTO研究的教授马克•吴(Mark Wu)表示,中共获得更大的经济增长后反而实施了更大的政治控制。

中共领导人认为,它们需要绝对的权威进行经济改革,并且压制反对中共体制的人民,以维护中共的政权。

吴教授表示,中共认为开放市场的目的是鼓励竞争,防止制度僵化,并不是给予个人更多的权利。

中共持续支持国有企业及强制外商转让技术

中共入世时承诺经济改革,减少对国有企业的支持。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中国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表示,虽然中共入世后,国有企业占中国工业总产值的比例大约降为2001年的五成,但是过去几年开始出现逆转。

他表示,近几年国有企业的投资增长速度是私有企业投资的三倍,国有企业再次成为中共经济决策的核心。

中共在“中国制造2025”计划加强对国有企业的支持,通过国有银行的补贴和融资为国企提供大量资金,希望这些公司成为半导体、电动汽车、机器人和其它高科技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这些措施引发了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外商的抗议,在中共支持下,国有企业扩大生产规模,造成生产过剩,导致许多外国公司破产。

中共在入世时虽然承诺不会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但是根据去年7月上海美国商会的调查,大约五分之一的外商(多数是航空航天和化学工业)表示,中共强迫他们转让技术,否则不准他们在中国做生意。

中共入世后不遵守承诺无视国际规范的存在

众所周知,中共无视WTO规范的存在。中共限制高科技产业所需要的某个稀有原物料的出口,其他国家在WTO提出控诉。北京在败诉后,虽然不再限制这个材料的出口,但是随后又限制另一项原材料的出口。

除了无视WTO的存在,北京采取其它不公措施以取得在贸易方面的优势。例如操纵人民币汇率,降低中国商品的出口价格,掠夺他国市场。

小布什及奥巴马政府未积极反制中共不公贸易行为

虽然克林顿政府的美国贸易代表夏琳・巴尔谢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说,中共入世后,她的继任者可以利用WTO容许的进口救济等规范反制北京,以促使其履行义务及承诺。但是小布什总统任内拒绝了美国公司提出的进口激增调查案件,奥巴马总统只批准了一起进口救济调查案件。

前小布什政府高级官员表示,进口激增并不意味着北京采取了不正当的行动。奥巴马政府的官员亦提出了类似看法。

莱特希泽:美可单枪匹马凭经济实力反制中共

莱特希泽认为,如果当年美国国会没有同意中共入世,有可能会抑制美中贸易赤字的增长,并可能挽救数百万制造业工作。

应对中共的不公贸易行为,莱特希泽主张美国不应仅单纯依赖WTO的救济制度,应该单枪匹马并且以严厉的关税措施对北京施压。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2018年1月发表的报告中表示,“依赖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提起更多的控告案件,解决我们与中国的贸易问题,这种想法过于天真无知,而且最糟糕的是会分散政策制定者对这项挑战严重性的注意力。”

莱特希泽在报告中说,解决这个问题,“美国必须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这是美国最终所拥有的一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