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中共外交部为何惊现三头蛇?“外交白丁”为何成了党书记

往近了说,是中共的“老朋友”朝鲜、委内瑞拉相继出现外交官弃暗投明事件,大大刺激了中共的神经。1月27日,委内瑞拉驻美武官Jose Luis Silva上校倒戈,认为委国反对党领袖瓜伊多才是“合法的总统”。而1月初,则是朝鲜驻意大使代理大使赵成吉失踪,疑已向西方国家寻求庇护。

中共外交部高层近日发生大变化,“外交白丁”、中组部副部长齐玉悄然接替已过65岁退休年龄的张业遂,出任外交部党委书记一职。齐玉也由此晋升正部级。

外交部官网“主要官员”栏1月29日的最新更新透露了上述信息。

现年57岁的齐玉(1961.4)是陕西吴起人,除了曾短暂挂职太原市委副书记,其整个仕途都在组织系统内部度过,在陕西、青海、吉林三省组织部、中组部都有其足印。而被其接替的张业遂外交生涯长达43年,是个“外交老戏骨”。

与美国外交官的来源广泛不同,中共外交部是个典型的近亲繁殖系统,素来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次高层“外交白丁”取代“外交老戏骨”,是甚为罕见的安排。然而,当局走出这步棋,并非无迹可寻。

中共外交部体系庞大,当前光副部级官员就不下20人,如何防范大量派驻海外人员“被和平演变”,一直是中共的心头病。随着对外开放的加深,从唐家璇(1998年-2003年任外交部长)任上首次出现了部长和党委书记分立的局面,以加强对人员思想的管控,此后遂成惯例。

这个部党委书记虽然也是正部级,但地位要低于部长,通常情况还兼常务副部长,张业遂任内的前5年就是如此。但中共十九大后,乐玉成升任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后,却没有按惯例接任党委书记,而由张业遂继续留任党委书记。这样一来,外交部就罕见的出现了部长、专职党委书记、常务副部长“三架马车”并存的局面。

当然,我们可以说,是只当了4年副部级的乐玉成还没积累够上位的资本,所以才接了一半的岗。但如果看中共内政、外交大环境整体的变化,就会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十九大之后,中共再次陷入了强化“党领导一切”的套路。最新一轮机构改革中,党的身影已无所顾忌地蚕食掉原来“披着国务院之皮的党部门”民委、侨办等部门。而即便完全归于国务院序列的国资委和交通部,在十九大之前就已出现了此前少见的“党政双首长架构”,并延续至今。

这种安排,可以视作中共政权在内忧外患双重夹击之下的应激反应,或者说,是一种带有“深度红化”印记的垂死挣扎。

相比于国内业务为主的国资委和交通部,长期大半个身子泡在海外的外交部,就更令中共忧心。这是外交部出现“三头蛇”的重要原因。

但是,同样是“三头蛇”,现在党书记出现毫无外交经验的“外交白丁”,又是怎么回事呢?

往近了说,是中共的“老朋友”朝鲜、委内瑞拉相继出现外交官弃暗投明事件,大大刺激了中共的神经。1月27日,委内瑞拉驻美武官Jose Luis Silva上校倒戈,认为委国反对党领袖瓜伊多才是“合法的总统”。而1月初,则是朝鲜驻意大使代理大使赵成吉失踪,疑已向西方国家寻求庇护。

而中共的派驻外交官比朝、委两国都多得多。这自然令中南海胆战心惊,认为不调“空降兵”严管不足以“防微杜渐”。

往远了说,则是外交部的近亲繁殖令其成了“独立王国”,积累了大量江泽民派系的前朝故旧,以致“江水滔滔”,时不时会让当局的小船左摇右晃。所以齐玉作为习家“陕系”人马出现,也是现当权者以空降部队、加大力度排“江水”的过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