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刘少奇曾做过联共(布)返派中共卧底 “叛徒、内奸、工贼”并非虚言

"关于联共(布)与中共的两党关系问题。毛泽东同志与中共中央是这样认为的:即联共(布)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统帅部,而中共则只是一个方面军的司令部。局部利益应当服从世界利益,因此,我们中共服从联共(布)的决定,尽管共产国际已不存在,中共也没有参加欧洲共产党情报局。在某些问题上,如果中共与联共(布)出现分歧,中共在说明自己的意见后,准备服从并坚决执行联共(布)的决定。

一、毛泽东之刘少奇卧底说

文革期间毛泽东给刘少奇戴上“叛徒、内奸、工贼”和“中国的赫鲁晓夫”

两顶帽子,曾令我辈老红卫兵深感不解:刘少奇咋会充当联共(布)返派中共卧底?中共八届12中全会做出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并无列出刘氏乃为内奸证据。1929年8月在奉天纱厂与刘少奇一起被捕,9月中旬即被组织一起营救出狱的孟用潜,文革期间再被屈打成招,也无法供出刘少奇乃属联共(布)返派中共卧底的任何证据——其时刘氏还没被联共(布)罗致为返派卧底呀!看来必是那行五十步笑百步之人——乃以毛氏为首——有着投鼠忌器心理。当时整个中共都是联共(布)的代理,代理指斥卧底,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毛氏是猜知还是得知?得知的话,是谁提供的情报?陈云?康生?师哲?林莉?(全文黑体字均为笔者转)笔者于此并无谴责刘氏意思。相反,笔者觉着,他比毛好——中共步入建国阶段之后,若是实行刘氏“先行发展资本主义,后做社会主义试验”路线,吾国吾民本会享受极大福祉。

二、潘佐夫之刘少奇卧底说

俄罗斯历史学者潘佐夫根据新近解密的苏联时期的历史档案——他曾查阅多达15卷的藏在“俄罗斯社会和政治史国家档案馆”里的关于毛泽东的文卷档案——写出《毛泽东:真实的故事》,并于2015年5月首次在台北发行中文版。这本书披露已故中共前领导人刘少奇和高岗生前曾向斯大林递送情报。有材料说,斯大林死后叛逃到西方的俄罗斯前国家安全部官员彼得•德日阿宾透露,早在1930年6月至1931年9月,刘少奇于莫斯科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驻红色工会国际代表时,就开始为前苏联的情报部门工作。刘少奇于1940年代仍继续向斯大林递送秘密材料。通过何种途径递送?

加一插曲:刘氏这回二次访苏,“组织上”指定了一名上海纺织女工假借妻子名义陪同刘氏前往。孤男寡女,很有可能生米煮成了熟饭。女工童工出身,倍尝生活艰辛,但是觉着苏联生活条件远远不如自己在沪生活条件,一再要求刘氏让她提早回沪,未得允许。于俄期间,她有可能被迫接受特工训练,否则等于白来一趟,浪费公帑。终于回沪之后,她再也没有动力“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脱离组织,不再“沾红”,工人阶级竟然嫌恶“工人阶级祖国”。那么,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袖图的是什么?难道刘少奇们向往的是瞿秋白于其《饿乡记程》里描写的一穷二白?咳咳,可别忘了,满足权力欲、配偶欲也是人类的天性啊!在物质贫乏、均分的原始社会,骏马、美女、利器、硬甲不容置喙地首先属于酋长。

三、吴国桢之刘少奇卧底说

吴国桢何许人也?维基百科上的简介如下:

吴国桢(1903年10月21日-1984年6月6日),字峙之、维周,湖北省建始县人。中华民国政治人物,曾任上海市市长、台湾省主席等职,是塑造现代台湾的关键人物之一,亦以公开大胆地与蒋经国激烈争执而著称。

于其所著《夜来临:吴国桢见证的国共争斗》(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9)一书中,吴氏披露:

毛泽东在中国那支共产党中的地位最多是B的位置,而A仍然是克里姆林宫的老板。无疑毛泽东明白自己的地位,他完全了解自己的行为像以往一样,正被主子的其他代理人密切监视着和考察着。对这些他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他能怀疑谁呢?党的第二号人物、苏联训练出来的刘少奇,就可能是受命秘密监视他的那些人之一。而且即使他知道,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在没有得到克里姆林宫的批准之前,不能采取任何重大步骤。如果他不忠诚,在他能清洗其他人之前,自己就被清洗掉了。(244页)

身为美国普利斯顿大学政治学哲学博士的吴国桢,海归之后,除了上述职务,还曾先后担任过汉口市市长、重庆市市长、外交部政务次长、国民党宣传部部长,

亲自提审过不少被捕共产党员,披阅过不少中共秘密文件,故而可以相信他的关于刘少奇乃为联共(布)返派中共卧底一说不是杜撰。是哪个或者哪些被捕之后变节的中共干部,向吴国桢吐露了这个秘密?

德日阿宾于1954年由维也纳叛逃西方之后,美国中央情报局将他“雪藏”了五年之久——这意味着此一时期没有可能走漏任何关于他的消息,遑论他的“揭秘”。另一方面,于其1955年12月17日最后定稿之后,吴氏就将书稿交给了哥伦比亚大学巴特勒图书馆珍稀文献室,实行缩微胶卷保存,50年后方才重见天日。有理由相信,关于刘氏卧底秘密,吴氏的消息来源乃与德氏的消息来源不同。何况,德氏说的是“刘少奇提供情报”,吴氏说的是“刘少奇监视毛氏”。

四、新四军何来“噶许多”苏械

噶许多是上海话,“这许多”的意思。位于江苏盐城的新四军纪念馆以及位于徐州的淮海战役纪念馆,在它们各自的敌后新四军、第三野战军所用武器展出部,均赫然有一半属于苏制武器!该军番号1947年才撤销。各地的四野纪念馆都没有如此“明目张胆”地展出苏制武器啊!旅游盐城之前三年,我曾在洛杉矶向解放战争后期已任师政委的许家屯先生提过,新四军有着接受许多苏制武器嫌疑,我正在查呢。他的女侍(父为军人)、女儿均说不可能有,且和我争得脸红脖子粗。许氏则较为客观,答曰:你们四野可能有,在三野里我没见到。如今事实胜于雄辩。在此上新四军水很深。为何四野讳莫如深,三野不惮抖落?

刘少奇曾于皖南事变后出任新四军政委,对于恢复新四军元气居功厥伟。这也是刘少奇第一次掌握军权。笔者怀疑,苏联方面有意平行扶持自身反派中共卧底刘氏及其新四军,以备发生需要之时制衡毛氏及其八路军。华东新四军可以从盐城斗龙港派出船只,前往大连运回苏制武器,一来一回只需要六七天而已。怪不得新四军军歌唱道:“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五、刘氏宣称甘愿唯苏是从

1949年6月26日至8月14日,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团对苏联进行了秘密访问。访苏期间,中共中央代表团与斯大林和苏联领导人进行了多次会谈,并在苏联各地、各部门进行参观学习。1949年7月4日,于其给联共(布)中央和斯大林的报告中,刘少奇以“俄华一家,俄尊华卑”口气宣称:

关于联共(布)与中共的两党关系问题。毛泽东同志与中共中央是这样认为的:即联共(布)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统帅部,而中共则只是一个方面军的司令部。局部利益应当服从世界利益,因此,我们中共服从联共(布)的决定,尽管共产国际已不存在,中共也没有参加欧洲共产党情报局。在某些问题上,如果中共与联共(布)出现分歧,中共在说明自己的意见后,准备服从并坚决执行联共(布)的决定。我们认为应该尽可能地密切两党的相互联系,相互派遣适当的政治上的负责代表,以便处理两党有关的问题并增进两党相互的理解。

尽管刘氏首先表明这番说话乃是代表毛氏本人以及中共中央而说,但是人们没有发现毛氏本人或者中共中央对于此种意思做过任何口头或者书面表达。此事也有助于我们确认其人曾是联共(布)返派中共卧底。刘氏这般献媚苏方,有无以备苏方起意换马之时将他扶正之意?毛氏可能会做如此揣测!

另外一位返派卧底高岗就走得更远:他对斯大林说,东北愿意加盟苏联。无论是毛泽东还是周恩来,无论是党中央还是国务院,都没有讨论过刘氏的“唯苏是从”、高氏的“纳满入苏”。斯大林至少口头上否定了刘氏、高氏上述提议。

应当指出,中共领袖,例如上举刘氏、高氏、毛氏、周氏,并非卖国者,而是爱国者,不过在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之前,他们爱的是一个后来胎死腹中的多民族国家——世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49年末后他们又恢复爱中华人民共和国。

六、刚出暗室的眼睛睁不开

还有二事笔者借此声明:

其一,以往笔者查出,三野各军都是四师编制,番号且不连续;四野各军则是三师编制,番号连续。现今方知,四野各军也是四师编制,另有一独立师,番号另给,例如独立15师。先前笔者曾经估计,苏联为中共武装了210个师,如今可以推算:210个师以外的另70个师,应是共产党用缴获国民党的武器武装的。280个师合约五六百万人,方才更加趋近当时实际数据。

其二,笔者业已和行将出版的著作、文章,若与大陆官修历史、钦定理论有所不同,千祈读者勿要以为作者未曾熟读后者从而胡说八道,授人笑柄,人如史盲理痴,文属不实之词。作者有生之年一半生活在“螺丝钉”社会,一半生活在自由人社会,且接受过本国、西方名校学士硕士博士教育,甚至接受过机械学训练,他的上述不同乃是完全基于有所误会读者有所不知的历史材料、理论素材、研究方法。这些后知后觉读者所处情形则为有如刚出暗室,眼睛一时睁不开来。笔者的基本“警惕数典忘祖”立场乃远离阶级论,而趋近新儒家。读者须得明白:客观事实、法律事实、学术事实、新闻事实四者有着蛮大区别。先揭学术事实随时都在等待后揭学术事实将它推翻,但有程序。

笔者于此奉劝中外研究中共党史军史同仁:开展对于本文所示黑体问句的研究,岂非更有意义、更有意思?并愿诘问大陆同仁:穷经皓首歌功颂德,还没令到你们心生厌倦吗?

2019-03-08于香港上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