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林一:习“斗争说”解开香港局势三谜团

港澳办匆忙补救的说法,显示高层对林郑内部讲话外泄并不知情。 在9月3日上午的记者会上,林郑承认这段泄漏录音,但却改口说,她从未向北京提出辞职,明显为了补救录音外泄事件。 如果习近平真的试图让中共“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似不必把事情弄的一团糟之后,再让手下和林郑不断出来“灵活机动”地救火。

图为8月31日香港基督徒发起为香港罪人林郑月娥祈祷的大游行。

9月4日晚6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电视公告,称正式撤回修例,但不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值得注意的是,林郑提出撤回修例之前一天,习近平刚刚发表了一篇讲话,提及了涉及港澳台的“重大斗争”。从这篇讲话中,可以理出中共处理港人反修例事件的思路。

解谜之一:习近平讲话透露对港底线

9月3日,习近平出席中共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仪式并讲话。此次讲话中,习首次提到港澳台工作,将港澳台工作与外交、党建等工作并列,极为罕见。

新华社2,000多字的通稿中,习近平至少50多处提到“斗争”。习特别提到,当今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经济、政治、文化、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等方面,都“面临重大斗争”,且越来越复杂。

但外界普遍忽略的是里面的一句话,“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

香港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是:撤回草案、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外、撤回“暴动”定义、释放所有被捕人士、实现特首和立法会的双普选。

那么哪些是习所谓的“原则问题”,哪些又是“策略问题”呢?

中共官媒近期对反复鼓吹的三条底线是: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大陆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

在9月3日港澳办记者会上,中共清楚地做了部分解释。

“原则问题”之一,是不会给港人“真普选”。港澳办发言人杨光首次明确强调,中共对港人五大诉求之一的“双普选”底线是:中央提名、普选、中央确认,三者缺一不可,而且这就是当局定义的“真普选”,任何时候都不会变。这是北京当局首次明确对这个问题作出回应,等于是重申了引爆香港人抗争大潮的2014年全国人大831决定。

换句话说,一旦香港实现“真普选”,可能会选出一个反中共的香港领导人,对中共来说,等于是出现了“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这是其所不能容忍的。

反观林郑月娥之所以被允许“撤回修例”,是因为没有触及中共官方的三条底线,最终成行。

由此推断,对港人示威者来说,虽然林郑仍口头坚持不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只要港人持续和平抗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撤回“暴动”定义,这两条未来都可能实现。毕竟这只属于香港内务。换句话说,这些属于习近平所说的“策略问题”,而非“原则问题”。

解谜之二:撤修例是中共分化港人手段之一

而习口中的“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使得林郑撤回原本就已“寿终正寝”的《逃犯条例》修例,是中共以退为进之策的第一步,目的之一是分化示威者群体,将原先主要目标是反对修例的示威者渐渐从抗议者大队伍中剥离,其实暗含杀机。

同时,官方还不断放出软文,试图分化香港青年群体。

新华社在林郑宣布“撤回”修例当晚,发表一篇长稿,题为“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一些社会深层根源”。文章列举香港各类问题,如香港房价高涨,香港中产焦虑,上升通道狭窄,政治争拗持续等等,试图拉拢香港青年。

9月5日,官媒发表胡锡进《香港人蜗居是极端资本主义的锅可惜他们恨错地方》的文章,再度解读香港高房价问题。

以退为进之策的第二步,是在抗议暴力渐减弱时候,中共会承诺事后香港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一旦这张牌打出,按照中共的逻辑看,港人与修例有关的诉求已基本满足,绝大部分港人不会再上街,已从抗议大队伍中被剥离。如果届时仍有大批港人上街示威,那就突破了中共的“三条底线”,中共很可能会彻底地对这部分人以“颜色革命”、“恐怖主义”来定义,并以极度暴力的手段进行镇压。

现在看来,港人在林郑撤回修例后基本不为所动。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声明回应,表示如果林郑早于6月就听从民意,撤回恶法,则于今确实回应了示威者一个诉求,而事情到现在,警队一次又一次暴力失控、黑社会当街砍人,撤回恶法已经不足以平息民愤。所以民阵酝酿下一场大游行,表明民意,坚持五大诉求。

在台湾访问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接受媒体时表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港人如果不能民主选出特首、决定自己的未来,抗议就不会停止。

泛民主派议员9月4日批评特首林郑月娥于修例风波近3个月后才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太迟”,又认为她讲话中一方面让步撤回,但另一方面谴责暴力,是分化市民,并铺垫政府引用《紧急法》,重申泛民坚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余下的“四大诉求”。

解谜之三:中共高层事先或不知林郑内部录音泄露

路透社9月2日公开一段港首林郑月娥与商界人士闭门谈话的录音。林郑在录音中透露了很多信息。如林郑表示,如果她有选择,便会辞职和道歉。

这里面有看点是,林郑在录音中表示,看不出短期内有解决(香港反修例抗议)问题的办法,且北京还没有决定出兵干预,也没有在10月1日这天之前平息香港抗议的“死线”(最后期限)。林郑说,“北京绝对没有计划出动军队。现在的中共,它们很害怕。它们知道(出兵)代价太高。可能它们并不在意香港,但是它们在意“一国两制”。它们在意中国的国际形象。“

到了同日下午港澳办的记者会上,港澳办发言人急忙声称,即便中共出动军队干预香港也不等于不符合一国两制。

港澳办匆忙补救的说法,显示高层对林郑内部讲话外泄并不知情。

在9月3日上午的记者会上,林郑承认这段泄漏录音,但却改口说,她从未向北京提出辞职,明显为了补救录音外泄事件。

如果习近平真的试图让中共“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似不必把事情弄的一团糟之后,再让手下和林郑不断出来“灵活机动”地救火。

作者李林一为大纪元编辑部资深编辑、评论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