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官场 > 正文

朱镕基总结五大憾:做违心事打白条搞中庸之道

朱镕基最近分别在多个场合讲到自己离开政坛的感受,还对民主党派吐露心声,说:明知不该进政坛,还是踏进了,也就注定要遗憾。他还总结了了自己有五大遗憾,称自己做了违心事,开了不少空白支票,并在不少问题上搞了折衷和中庸之道等等。

“明知不该踏进政坛,最后还是踏进了”

中华网报道,朱镕基说:个人功过,我自己有一本帐,人民有一本帐,工作过的地方、部门有一本帐,中央也有一本帐。对于功过、得失,我还有何求呢!我的个性、经历、处事待人哲学,决定。了我可能是个刚合格的部长、市长,但极可能是个不合格、很难使党内认同、合格的总理。一年多之前,我已经披露即将展开的生活。我离开政坛,不但老矣,也够累了!我会在临别的时候,向党、向人民交个底:朱镕基就是这点本事和能发挥的作用,对于一切批评、指责、反对意见,我都能容纳,相信历史会作出结论的。我是相信历史、相信人民的乐观主义者,是个宽容的人。

朱镕基时,说: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整整二十年(指反右之后),我是坚守了自己的信条和对亲人的承诺:这一辈子要远离政坛,政坛不是人人能进入、适应的:而我明知不该踏进政坛,最后还是踏进了。因为我不懂得政治艺术(指政治权术),又没有心机去研究、摸索政治艺术,没有从政的志向嘛,也就注定是要遗憾的。我会带著遗憾远离政坛,安静地回顾自己的一生。

朱镕基甚至对工商界人士说,如果要问我:什么叫政治和政治学?我到今天也讲不清。最好能免试政治,远离政治!

自我总结五大遗憾

朱镕基告别政坛前夕,自我总结了五大遗憾:(一)违背了自己的信条和誓言(指不从政、远离政治);踏入了政治界,脱不了身;(二)违背了自己信奉的哲学,做了违心事;(三)违背客观规律、现实状况,开了不少空白支票,打了“白条”;(四)违背了自己的意志和立场,在不少问题上搞了折衷和中庸之道;(五)违背了自己曾作出的承诺,会给下届政府遗留下积压著恶性循环的问题。

朱镕基又说:的确,政治体制,社会制度的优劣,对政党、对个人、对社会进步的影响是很大的。朱还明确表明:退休了,不会接受担任教育、学术研究单位的名誉性或实质性职称和地位,不想再一次违背自己的意愿,到时没有时间再遗憾。

朱镕基在总结本届政府任期报告时,曾插话说:我希望(指人大常委会)给予我较公正的评价,“八二开”、“七三开”,我都接受:我个人没什么计较的,“五五开”,我都接受。

朱又说:很多事、很多政策的制订,要受政治体制的局限,还要受人为因素的局限。我到中央十二、三年,感受太深刻了。

自认有三大政绩

朱镕基在总结本届政府任期报告中,也确认了有三大业绩:扭转了经济失控高通胀,使经济总体成功软著陆,为国民经济持续增长、发展,铲除了危机;有了经济软著陆、适度调整若干政策,才能在国际金融风暴和国际经济徘徊下景气的大气候下,中国能较突出地保持高速增长;有了经济改革、发展打下基础,才能以付出较小暂时性代价,解决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中国经济发展融入国际社会。

朱镕基近期在国务院,在各民主党派、上层建筑领域,相继打招呼,表达远离政界的谈话,已在北京广泛传开。对此,北京政界有不同的评论和揣测,认为:朱的谈话,有对任期内向外所作出的承诺没能兑现、多方面工作受挫的无奈;有对在重大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方针、政策上,违心的反思;也有对受到内部政见或其他因素制衡而流露出的失落感。总的来说,朱镕基从政的经历给他带来了不少遗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