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作者:


薄熙来

 孙丰

[按]像薄熙来这样的高官,竟然这么无知,竟然停留在毛泽东时代
的谎言中,竟然不知道官本位的中国社会制度和教育制度出贪官,美
国和民主国家比较人性化的社会制度和教育制度比中国出多得多的慈
善家和义工,竟然不知道这种简单的事实和常识,令人震惊。愚昧无
知的中共,是落后反动势力,没有任何前途和未来。

           ——网路文摘编者2008-7-26

一、荒唐的标题:

"美国那种教育制度下,居然能出比尔盖茨这种人"

薄熙来你知不知道:提出这个标题得靠先已形成的"美国教育制度"
的定性,只有从对美国教育制度的某种否定出发,才能使"怎么能出
比尔盖茨这种人"成立为问题——因薄公子提出的是一个逻辑悖理,
因结果与原因的性质相对反。就像为父者是x型DNA,而为子者却
是另一种DNA——结果与原因不相符,就成为问题。美国的教育为
因,这个性质的原因却作用出比尔盖茨的价值心理,你得让人看到这
是一种因果对反联系。所以这标题要求把对美国教育的定性先予给
出,否则无从成为问题。薄公子的话并没交待美国究竟是什么性质的
教育,只能说提供给思维的前提是个空洞,空洞怎么可能证明与一个
定性行为是否矛盾呢?——薄公子应知道,凡道理都是从经验里析
出,你没设定美国教育以性质,就是没提供一确实经验,怎么能以无
经验为条件来为一确定事实(比尔盖茨的捐巨款)找到根据呢?

请看另外的事例:汶川地震,一支个人国际救助队,设备、吃用、路
费,全自理,如果遇难,也只能自做自受,他们既不找党也不找政
府,找也没用,他们也甘心情愿于政府的不管,并认为政府不管理所
当然。而国民与與论也把政府的不管理解为正当。那比尔盖茨的捐款
并没越出美国国民之对于同胞与祖国,而来川救助却越出了国民与同
胞与祖国的关系范围——花自己的钱去为自己生命买危险,死了也只
是自已负责。那"老比"捐的钱再多也是身外之物,救援队却是拿属
于自已只有一回的生命来救别人。你又怎么感叹?!所以说薄熙来能
说出这些话,证明了两点:一是奶油羔子气;二是只识孔方兄:不是
本质上财迷,就发不出这种感叹。

无伦比尔盖茨还是国际地震救助队,其行为都是基于他们的觉悟所达
到的境界——靣对同类陷于困境,如果不去救助,那是无法忍受的,
那是极大的耻辱与痛苦。他们的人生阅历已把他们造就到救助同类,
并享受为救助同类所伴随的危险与牺牲负起个人最大责任,他们对救
助行为所可能遭遇的代价有足够的承受,他们那由他们的觉悟来体验
的人生价值就在这种献身中,就在与这种献身相伴随的危难中,他们
的生命存在的意义与适合于他们的幸福也就在这样的人性冲动中。

这样的人生境界与这样的人性冲动是属于人类的,来自大自然的赋
予,既不属于美国,也不属于中国……既不属于资产阶级,也不属于
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它只属于大自然的鬼工神斧所造就的这个物
类。只因比尔盖茨是美国人,而美国又的确是一个不懂什么"先进
性"只懂平等性的国度。才有了你发此感叹的机会。薄公子的感叹潜
含了的前提是:他得以"先进性"自了居才能去否定美国的教育,这
种感叹也就证明了薄熙来的来自他所属的类的自然性已被"无产阶级
的先进性"异化到令人吃惊的地步,他竟然不知比尔盖茨行为所表现
的正是最正常的人性。美国人,整个西方世界都不会对比尔盖茨捐巨
款感到吃惊,何哉?因为美国和西方人都生活在以人为根据,把人的
存在做为不可动摇的一切联系的出发点的人伦世界中,而薄熙来出生
并成长在一个非人伦的环境中,做为一张白纸他一下生就被干巴、枯
噪、虚伪、欺骗、残忍的先进性教义所包裹,他被那种实为欺压和盘
剥人民的"为人民服务"铁幕所豢养,他以狼伦立场去看待发生在人
伦国度里的行为,怎么会不惊诧呢!

先不研究个人行为与教育的关系,只问美国人是不是人类成员?若
是,那么人类成员还能没有人类性?又有谁能对类成员之陷困境不同
情、不怜悯?"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
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
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
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
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
心,智之端也。"同情恻隐乃是人先天之性,又不是由党给的,而是
造物主的授予,美国人也是人,它能没有人类共同的本性吗?

那"老比"是美国人,可他首先是人类成员,得在人类成员这个普遍
条件下才轮到他是美国公民。由于是人类(自然品质)成员,就决定
了他的同情心,恻隐心;由于是美国那块具体条件下的人类成员,才
又决定了他的同情心恻隐心的就近释放。所以比尔盖茨向慈善事业捐
560亿的款这个心态是极正常不过的。我告诉薄大公子:老比的行为
不是什么民族自尊心,爱国心,而是普普通通的人性!只是因人人都
处在一个具体的狭窄的环境里,从大自然那里获得的人性就条件化为
民族情感或爱国心了。如果用自然科学的立场来考察,根本就没有什
么民族情感、爱国心之类的东西,这不过是自然人被生命存在的具体
条件限制后的经验说法罢了。人不能凭经验感觉到自己从类那里所分
有的性质,所以类本性只能被动地表现,但人人都不能摆脱周围环境
的作用,所以被动表现的人类性是通过主动的民族性和爱国性获得实
现的。

在没有讨论美国是种什么性质的教育制度之前,我们已无庸质疑地证
明了比尔盖茨行为是人类性可以理解并有效解释的。我中华民族从来
就不缺比尔盖茨一类人物:岳飞文天祥林则徐曾国藩、张自
忠……陈光诚、胡佳、黄琦……甚至可以算上达赖喇麻、还有杨佳
只是因具体环境、条件的不同,同一质量的人性自然性从不同环境的
人身上表现出来时,就由环境条件给限制、修饰为具体色彩了。我们
多次见到上世纪初造就的一些文化名人或他们的后代把珍藏一生的文
物无尝捐给国家,难道这种行为的境界就比比尔盖茨低吗?所以说,
中华并不缺比尔盖茨,缺的是让比尔盖茨能成为比尔盖茨的社会许可
证,真有了比尔盖茨还不都是右派、反革命、敌对势力……还不都成
林昭遇罗克张志新、王申酋……或者就干脆成了杨佳!

二、现在来讨论美国的教育问题,这个问题的有效回答得依靠对一般
意义的教育的研究,所以我们首先来辩析纯意义的教育。

对教育的思辩:

其实"教"和"育"是两个概念,教是行为,是有目的的,我们日常
说的教育,及薄大公子在这里说的"美国的教育制度"里的"教
育",所说都只是这个"教",并不包括"育"。只是不经受理性洗
礼,搞不请它罢了。而"育"有两层意思,它首先是指人的自然性里
的一种品质——受育性,属于潜能,授之于造物。即我们在受到外来
剌激时所表现的感应性,因感应而留下映象,这映象即已"受育"的
表现。但"育"又表达由"教"所造成的结果——育化。

文盲并不是绝无知识,不是全不能判断,相对说没受教育的人也有聪
明伶例机智者,那他们的智慧是哪里来的?这就是环境育化。受不受
教育人都在环境中被育化,因宇宙及万事万物相联系着,又处在发展
中,人处在世界的某一环境里,被环境事物所剌激,也就是被事物的
发展、联系所剌激,所以在我们的自然育化里当然就包含有事物的联
系。再说,社会中的人的活动在本质上也就是联系调整,只要处在社
会中,即使不被有目的的教育,因实际环境就在伦理,对人也发生伦
理育化。所以没受教育的人只是不能自觉到他在伦理,却不是说他不
伦理,因为他就处在伦理条件中,他不自觉地就在伦理了;没受教育
不能自觉自己有知识,却不是不在知识原则下活动,因为他就处在知
识环境里。所以只要处在人类中,不问什么民族,什么语言,就都是
知识的和伦理的。

在日常生存的范围,这类知识的性质只有一个,并没有什么东方价
值,西方价值,全人类也只有一个价值,即中国的"推己及人",西
方的"我让我的行为与普遍原则相一致"。

人们说的价值差异其实是进化阶段或物质环境的差异,被价值体验表
现出来罢了,价值观本身不可能有差别,如能有差别人类便不是一个
物种了。难道比尔盖茨的行为所表达的还不就是这个理?国际救助队
所表现的还不就是这个理?黄琦去救灾所表现的还不就是这个理?高
跃洁老人和胡佳所献身艾滋病关注还不就是这个理?瓮安"黑恶势
力",还有杨佳用自已的生命所向社会呼唤的还不就是这个理?八九
年那场空前的、波澜壮阔的伟大斗争所指向的还不就是对党伦、对意
识形态的丢弃和向人伦回归呼唤吗?……

叙述到此,不怎么伟大的孙丰却有极其伟大的结论贡献给他所深爱着
的中华民族:

"教"并不是对什么内容都有效的,更不是对一切內容平等有效的。
能通过"教"而达"育"的只能是知识(这里说的知识是指具有积极
性质的知识)。如数学、物理学、生理学、医学、实验心理学……等
等,凡关于实在的对象的学问都是可以由"教"而达"育";数学虽
是抽象的,但它是可直观的具有自明性的,所以也可以由"教"而
达"育"(数虽不能直观,但数一经被抽象出来,对它的演算却是可
直观的,只是数目越大越复杂,直观所需的中介环节也越多,越严密
罢了)。凡积极知识都是全天下的公理,不论反革命、右派,还是毛
泽东,胡锦涛,决不会在客观知识上发生不同认识。但在人生观问题
上永远都只是一家之言,因为价值观不是由"教",不教也照样形成
(上已讲很多),在人还两眼墨黑啥也不懂之时,甚至在还只是老爸
的一粒精,老妈的一个卵,他们根本还没恋爱之时,每一个人之"
是"一个人就既定了,人的价值观的那些必然性要素就由"是人"的
这个"是"字给绝对地规定了。在成长为人的道路上又由知识的积累
(学养)和阅历所丰富和提高。

沦丧中华伦理的第一要犯是邓小平,他个性上富于机智、应变、果断
和务实,可他根本不思维,他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而是一个不懂
理论,却冒充理论家的,只知就近取利的人。请看:1989年5月13
日《邓小平、赵紫阳杨尚昆对谈局势》:邓小平:"这场暴动应该
让我们对过去有所省思。我曾告诉外国访客,说我们过去十年最大的
错误是在教育。我的意思是指政治教育,而不是一般在学校课堂上或
社会大众教育。过去我们在政治教育做得不够,出现重大疏失。前几
天我一直在想,我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两条路线是对的。
如果发生错误,表示我们放松了上述坚持,没有用它做为教育我们民
众、学生和全党同志的基础。我们决不能轻忽政治的一靣。我们决不
放松一党专政的基本原则。拒绝西方式的多党体制。与此同时,党也
要认真解决民主和党内腐败等问题。"

再看,6月2日上午邓小平、李先念、彭真、杨尚昆、薄一波王震
和留任的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姚依林一起开会,共同就"迅速制
止动乱,恢复首都秩序"对天安门广场清场作出决定:邓小平说:"
要说失误,我们确实有失误,两年前我就说过,我们最大的失误在于
教育,对年轻娃娃、青年学生教育不够。许多思想工作没有做,好多
话没有讲清楚。……"其实这个邓霸道连"教"和"育"的理性区分
都没完成,什么东西可教,什么东西不能教他都不懂,难道"思想工
作做了","好多话讲了"共产党就被拥护了?他不知可"教"的只
是确实性知识,他说的政治只是个立场选择或站队问题,根本就不是
知识,没有公共唯一性,"教"又有什么用呢?若说共产党在坚持的
立场上教育还不够,那简直就不知什么叫"够"。这个邓霸天就不想
一想毛泽东用第二号走资派来教育他,他哭鼻子流泪地表示永不翻
案,结果资派还在走。这是为什么?因为不论毛泽东化多大力气所实
施的"教"都不是知识,这种"教"不是对着认识能力实施的,而是
对意志的屈服,并没输入人人都承认的公理,又到哪去找有效性呢?
坦克机枪上了街,血流成了河,这个政治上的"教育"应该说够度数
了吧?结果呢?今天的共产党已经如过街的老鼠,连他们自已都骂自
已是坏蛋了!政治有它自身的规律,就对规律的发现来说它具有学问
的性质,但它不是科学知识,不能由"教"而输给人。政治是一个合
法与否的问题,合法与否是全体公民的意志的自主问题。重要的是政
权和处在政权中的人有没有内圣之德的问题,如邓小平自已所讲他就
是一个不问三七二十几的人,却硬要"外王之功",这怎么可能呢?

政权怎么就算合法呢?一句话:那个社会是不是建立在人伦上的。

三、美国到底是种什么教育制度?

薄公子问题的本身就错了,教育制度是对教育在操作上的规范或规
定,在这方靣只能说美国是开放性制度。薄公子讲的并非制度而是性
质,他犯了与他们的山大王邓霸天一样的错误。在知识的传授方靣,
美国不仅与中国,也与其他国家一样:美国的物理学拿到中国一样畅
通,中国的数学拿到了美国也平等有效,在客观知识方靣全人类都不
可能有差别,因为真知识只有唯一性:中国请许多外国专家帮助建
设,还考虑过对他们实施"再教育"吗?没有。薄公子所感叹的方靣
并不是个知识问题,而是社会如何来伦理的问题,以从什么为社会伦
理出发点的问题?

让我来告诉你:这不仅在美国,在整个西方或实行了民主的国度都只
有人的自然意识,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于人伦日用的意识形态,他们
那里并不讲"主义"。那里的政权早就认识到:人又不是由政党或政
权按照什么四项或八项原则像建设社会主义那样建设出来的,人之对
人生能有什么想法早在他下生之前就被造人的力量永恒的规定了——
"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天把人类做为一个物种造了出来,既已是
物,就有它做为物的不移性质,它就只能服从这些性质,怎么可能去
服从自已所不是的什么"四原则,先进性,党性……"等等狗屁不通
的胡说呢?

你不知美国是种什么性质的教育吗?我告诉你:美国是人伦教育。

美国不是什么先进性,先锋队的教育。

一切由人伦奠定的社会,实际上就是"无为而治"的社会,无为而治
不是不治,而是不用人性以外的原则去治,人是被塑造好了以后才成
为事实的,所以他们就不对人有另行的塑造。就是说:人之"是"什
么,就由它的"是"自由自在地想去思去,这就是"有物必有
则"。"有物必有则"就是人伦。人是由天所造,那么人就得"以天
为宗",人有精神,人就得"以德为本",人要靠了知识来指导生命
的实现,那就得"以道为门"。只有建在这种原则上的社会,人的意
志自由与社会伦理原则才达到高度一致,由于高度一致,人际关系才
融洽,其秩序才必然地表现为外王之功。所以全人类的社会原则也只
能是一个人伦。在人伦里,既没有先进性,也没有先锋队,正因为没
有先进性和先锋队,人的独立性才得到最大限度的尊重,才有比尔盖
茨。

中国共产党的最大的罪恶,就是用来创建它的那个知识原则——共立
主义,在做为理性原则上,只做为一个知识就是反人伦的,所以实践
中的共产党不以人伦为伦理的出发点,不把人规定为社会一切原则的
根本,而是把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当做根本,把先进性当成根
本,它能不成为人伦的对抗力量吗?中国的出路必须推翻意识形态治
国。只有推翻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回归到人伦,杨佳就变成了比欠盖
茨。胡锦涛还木知觉也地在那里救党,他也不想想:党算个什么东
西?连一泡尿都不如,它值得救吗?胡锦涛已经不是现实中有血有肉
有情有绪的人,他就是埃及的木乃伊、干尸,他这辈子就没活过。

薄熙来讲话原件:

薄熙来:美国那种教育制度下,居然能出比尔盖茨这种人?

近日,在重庆民营经济发展论坛上,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与企业家们
谈起了人生观和价值观,当他谈到前不久,比尔·盖茨把560亿美元
全部捐给了慈善机构时,感到匪夷所思,不可思议。因而用了一个反
诘式的语句来表达,他的原话是:"当时我就想,美国那种教育制度
下,居然能出比尔盖茨这种人?"进而感叹:"什么时候在中国能出
几个类似的人物。"最后则肯定:"这也是一种民族精神呐!"

从薄书记对比尔盖茨把560亿美元全部捐给慈善机构的感叹中,我们
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思路:开始是对美国那种教育制度(当然是很糟
糕的教育制度)表示蔑视和不屑,进而对如此糟糕的教育制度居然能
够产生比尔盖茨这种人感到不可理喻。在薄书记的眼里,如美国那样
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教育制度必然是糟糕透顶的,尤其是在教育人们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教育老百姓大公无私,提倡无私奉献上,完全
不能与社会主义的中国相提并论。资本主义不就是尔虞我诈,唯利是
图,压榨和剥削无产者吗?因此在美国那样一种日落西山的奄奄一息
的制度里,能够产生的人物必定是如赖昌兴之流的贪婪外逃犯,如陈
良宇之辈的鲸吞百姓利益的大蛀虫,怎么居然会产生全球首富把560
亿美元一个非常惊人的财富数目全数捐献给慈善机构的比尔盖茨呢?
这完全是一种错位的悖论嘛,象比尔盖茨这样的举动,这样的思维,
完完全全只有高尚的共产主义教育观才能培育出来的"三个"代表杰
出人物,怎么会阴错阳差的居然产生在美国呢???真是匪夷所思,
不可思议啊。

随后,薄书记很快把目光转向先进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下的中国,他
非常惋惜的感叹:"什么时候在中国能出几个类似的人物,"这说
明,继开始对美国糟糕的教育制度居然出了如常高尚如此大公无私的
比尔盖茨的不理解后,他表示出我堂堂伟大优越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
下的中国什么时候能出几个类似的人物的期盼与困惑:美国那样糟糕
的教育制度尚且能够产生伟大的比尔盖茨,我先进无比,优越无比的
社会主义教育制度为什么反倒不能产生伟大的比尔盖茨式的人物,岂
非咄咄怪事?在薄书记看来,象比尔盖茨这样把巨大的财富全部捐献
给慈善机构,而不是留给子子孙孙,不是将巨额财产转移到他国,将
儿孙移民到他国,必然应该产生在先进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中国。
如此这般才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嘛,否则,真是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
解的谜团。

最后,尽管一连心存两个疑问与不解,薄书记还是充分肯定比尔盖茨
的行为:"是一种民族精神。"他的"选择非常明智,也很精彩。"
从薄书记对比尔盖茨肯定和褒扬的口气里,我们不难看出,他已经把
属于比尔盖茨的个人行为上升为一种可贵的美利坚民族精神,因此才
对其大加赞扬和激赏。末了,薄书记还继续感叹:(以先进的中国教
育制度居然不能产生比尔盖茨这样高尚的人物,反倒只是接二连三的
巨贪纷纷落马,挖空心思把钱财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为背景)"如果
他把钱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说实在的,那是溺爱了子孙,毁了他们
的前程,那些孩子不会有出息!"

针对薄书记最后的感叹,我们或许能够心照不宣,恰恰是在先进的中
国,优越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下的中国,为数不少的大官贪官总是一
门心思希望把财富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总是乐于溺爱子孙,总是愿
意毁了他们的前程,总是愿意看到那些孩子不会有出息。孩子没有出
息没关系啊,老子能贪,善贪,就是本事嘛。

中国三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市委书记薄书记就比尔盖茨现象发表的慨
叹,的确发人深省。为什么糟糕的美国教育制度产生了无私的比尔盖
茨?为什么中国先进的教育制度就不能产生几个比尔盖茨?为什么优
越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却只能孕育一个又一个赖昌星陈良宇

责任编辑: 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08/0727/96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