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清朝什么样?毕晓普夫人《中国图像》︰建物篇

 毕晓普夫人(Mrs. Bishop,1831~1904)是一位神奇的英国女性,也是世界百大探险家之一。她原名伊莎贝拉.伯德(Isabella Lucy Bird),50岁时嫁给毕晓普(Dr. John Bishop,-1886)后,改称毕晓普夫人。她出版过旅游摄影集《长江流域及其他》(The Yangtze Valley and Beyond,1899),《韩国和她的邻里》(Korea and Her Neighbourhood,1898)等书十余册。毕晓普夫人晚年在受访时,曾就前述二书中有关中国的图片,所做的一番解说,而被集结为《中国图像》(Chinese Pictures)一书。1900年出版,副题为Notes on Photographs Made in China。作者希望透过一些真实的小人物,和他们周围的环境和习惯,能让增加对中国人(大清国)的了解。

北京城的炮台(箭楼)

城墙是这个国家的大特色。上图是北京城墙一隅的一个堡垒(箭楼),它有趣之处在于,显示在城上的枪眼是空的,只是简单地画在木头上。实际上,安装枪械的经费可能已经流入一些官员包商的口袋里。

北京城墙上的另一个炮台。(箭楼)

这个炮台(箭楼)配有火炮,老的枪枝仍在,但绝对没有用了,弃置已久,锈斑如蜂窝。

在北京城上的大型天文仪器(浑天仪)

它虽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是这些青铜铸件预计会是世界上最好的仪器之一。作为观天仪器,其量测结果与当今最新式的设备所得,相差无几。

北京,前门(正阳门)城门

这个国家最有趣和最有图像特色的也许是她的城门了。彼此之间像是一个大家族,堡垒式的建筑(箭楼)坐落在围绕的城墙上面,而城墙则被城门穿透而过。上图不是一个堡垒,而是存放锣和其他的乐器,是用来昭告日出与日落时间。上图这座鼓楼被日军用炮轰垮并进入城区。这是北京最大,而且是最重要的城门。

奉天,胜利门

奉天(盛京,沈阳)是满洲国的首都,也是大清帝国的第二大城市。它把所有在首都(北京)的官方部门,复制一套在此,包括礼部、刑部等等。在奉天附近有满族人的祖坟。

四川,嘉陵府(Kialing Fu,重庆)西门

一个最美丽的城市入口。日落时关闭城门,日出时打开城门,届时会用锣及其他乐器通知。

杭州,西门

这是一个对外国人最友善的城市之一。在城里,听不到人们喊“洋鬼子!”。人们有时间去了解与外国人贸易所带来的利润,以及传教士的医院努力改善非常穷苦人家的生存环境。杭州是一个伟大的丝绸贸易中心。整个城市,有70万人口,主要街道长达5英哩,周围的城墙是用凿过的石头所砌成,如上图所示。城墙开凿几个城门。杭州这一个通商口岸,从上海的外国租界只要两天的路程。

北京,紫禁城的一个城门

与杭州截然对比,虽然同样距离通商口岸只有两英哩,但是众人都相信没有一个外国人胆敢冒失地进入这个城门。这只是排名第五大的城市,对外国人保持仇恨和厌恶,可以让进城者几乎是必死无疑。这种对外国人的仇恨,是这个国家一种非常奇怪的特色。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不过,可以理解的是,西方国家试图强行打开这个国家的港口,其中有些人夺取领土,而传教士的到来也都足以挑起对立和仇恨,但是又不对此种横行负责。中国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是,外国人是吃孩子的,他们够得着的地方,没有小孩是安全的,他可能会杀死小孩,摘心、挖眼,作药引子。这种信念深入人心,几乎在任何城市只要一喊“外国人!”,妇女会冲到街上,拎起孩子,转身跑回家里,躲到安全的地方。这种叫喊声始终是“洋鬼子!”“吃孩子的!”。这种恐惧与怀疑,在中欧、南欧大部分地区对犹太人也有类似的指控,说他们会杀死小孩,用小孩的血混在祭品中。

典型的房子入口

这个特殊的房子位于满州的奉天。主体建筑物在中间,四周是庭院。外部建筑包含仆人的房间,他们住在院子附近,屋主一家人使用中心的建筑物。图中,可以看到外墙上仆人房间的窗户。木制支柱有精巧的雕刻装饰,院子里总有一座花园。以这间简单的房子和英国公使馆相比,后者像是简单住宅的放大而已,只是围绕的庭院更宽广,但是主建筑还是相同的。

四川万县,中国家庭的客厅

每一个好房子都有一个好客厅,每个客人都知道自己在其中的位置。一个中国人初到外国人家庭,会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已的位置。在中国,各种事都已约定成俗,在中国不管客人s是谁或身份为何。他都不会选错座位。不管是谁在场,他也不会感到不安或痛苦;上茶或敬烟时,他享用起来仿如在自已家中,主人与宾客都很放松。

中国农村

在长江上游的岷江,黑白相间的农村建筑让人想到瑞士的蒂罗尔(Tyrol)。这些乡村绝不缺乏组织。每个乡村由一群或多群家庭的组成,各家庭有其男家长当代表,家长之上则为区长。家庭是一切的中心。家庭是一切的中心。家庭成员之间有最紧密的连结,家庭则照顾其成员。这些人有相当自治的天赋,每个乡村有自治的特权,外人难以干预。

中国南部,客家农舍

上图反映出宗法系统制的一面。当一个儿子结婚时,给自己家里带来一个妻子,从字面上说,是父亲的家里,也就要用一面墙从现有的房舍里隔出一个空间给这一对新人,这种习俗与今日的义大利或欧洲其他地方恰好相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