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大陆娱乐 > 正文

李玲玉从甜歌少女到怨妇:学林青霞的气质

 李玲玉曾是中国歌坛的第一代“甜歌皇后”,24岁时已红遍中国及东南亚,她演唱过的《粉红色的回忆》、《天竺少女》、《你潇洒我漂亮》等经典佳作深入人心。当年的“甜妹子”一路尽尝酸甜苦辣,历经多年的挣扎、思考之后,如今已是独立坚强的魅力女人。近日,李玲玉在北京的住处接受了渤海早报独家专访,敞开心扉畅谈一路走来的心声。

  八年录制88张专辑

  访问的话题从“天津”开始。李玲玉说:“我在天津有很多好朋友,也有很多歌迷,每次去天津演出或录节目,会有很多天津观众跟我见面。尤其中老年观众对甜歌记忆犹新,加上《西游记》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因声音甜美,外形秀丽,李玲玉从出道之初便以“中国歌坛新声代”的姿态一跃成为“甜歌皇后”。1984年至1992年,李玲玉共发行了88张专辑,每张专辑销量均突破百万,其中《甜甜甜》的销量更达到惊人的800万张,“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数字,直到有一天一位拥有我所有专辑的铁杆歌迷告诉了我,我挺吃惊的。当时具体给多少公司录过甜歌,我自己都记不清,有时一周会有六天在录音棚录歌。唱的只有单纯感,没有多少内容,就是一个女生用歌声唱自己的青春。”

  对于“甜歌皇后”这一称唿,李玲玉称是时代赋予自己的桂冠,但却与其个性格格不入,“我个性倔强,外表看上去不说话时很温柔,实际上内心特别坚定。如果我表面上看着有扛不过去的东西,在我心里却永远没有。任何事情觉得顶不过去了,往后退一步,不事事求完美,留点遗憾,可能对今后来说会有更多提高。我过去做事总是希望近乎完美,所以常常痛苦,经历了这么多,现在觉得缺憾也是一种美。如果说之前还不了解自己,但是在唱了甜歌之后,我清楚了自己到底属于什么类型。”

  转型路上遭遇挫折

  从小能歌善舞的李玲玉,于1984年进入东方歌舞团,主攻日本和东南亚歌舞,很快崭露头角成为台柱子。当时的李玲玉被誉为“小朱明瑛”,是前辈眼中极具潜质的演员。不过,因为风靡一时的甜歌,李玲玉随团里演出时常常被观众点名唱甜歌,“我老觉得对不起东方歌舞团,团里想把我往歌舞的艺术形象培养,可是我录制的却是很多甜歌。”李玲玉最终于1990年申请辞职,1992年离开东方歌舞团,同时放弃了住房、一级演员称号、社保等所有福利待遇。在她看来,身外之物是很轻的,一个人不能被物质所束缚。

  力求转型的李玲玉在1993年推出专辑《女人心绪》,展现都市女人的姿态,却遭遇“滑铁卢”。李玲玉向渤海早报记者回忆道,1993年在北京中山公园签唱该专辑整整花了四个小时,现场还是较为火爆的,但是整体反馈不理想,“因为跟甜歌无关了,风格完全打破,让大家一下子感觉从少女到了怨妇,所以流失了不少歌迷。”

  1993年,李玲玉辞了工作,转型专辑未成功,加上第一段感情结束,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汇成三重打击,让当时的她十分抑郁。但历经波折后,李玲玉称性格变得开朗了。1993年至1995年,李玲玉被日本一家卫星电视看中,受邀主持一档以东京为中心介绍全亚洲音乐状况的节目。在日本生活期间,李玲玉称学到了很多的音乐类型,“过去只了解华语乐坛单一的流行音乐,我主持的节目则接触到很多东南亚最热门的音乐。突然视野开阔了,心境也转变了。”

  “玉女”依然相信爱情

  作为大陆第一代“玉女掌门人”,李玲玉对“玉女”颇有发言权,她笑言台湾“玉女掌门人”林青霞是自己的偶像,“漂亮很快会随着时间消逝,我更看重内在,如果一个女人内心很强大,很有气场,这种气质是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

  李玲玉称自己属于外柔内刚的人,做出了决定就一定会去做,不会因困难停下脚步,“每一步成功与否,对我来说似乎不是很重要。就像在舞台上唱一首歌,要尽善尽美唱好,但我更享受的是与观众的互动。”对于近些年关于自己隐退再复出的说法,她直言并不准确:“说心里话,我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退出。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么多年来我还在文艺领域,只是没在第一线。后来我再次走进家庭,生了儿子,在生活上考虑的更多了。歌迷们对我的支持和关注一直没有消退,这让我很感动。”她称,与过去相比,更喜欢当下的状态,“年轻时我收获了很多,但那毕竟已是过去,我更在乎现在能表现的艺术方式。”

  谈及爱情,李玲玉依然相信并憧憬着:“我依然觉得爱情是美好的。过去很相信一见钟情,而且觉得男人就该是白马王子的样子,那是在小时候从偷看的《茶花女》、《战争与和平》、《红与黑》等"禁书"中形成的印象与憧憬。当然,经历了那么多,现在觉得一见钟情是不可靠的事。有的人可能给你感觉一般,但接触后你会发现对方的优点越来越多,所以爱情是沉淀的东西。我依然相信爱情,希望今后还能拉着自己爱的人的手,在海边漫步,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网易娱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