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港媒:习近平大清洗上海帮余党 上海“姑爷”变“孤儿”

——大亨罗康瑞上海“姑爷”变“孤儿”

罗康瑞早年在江泽民派系扶持下,发展大陆地产,赢得“上海姑爷”美名。身为内房,公司荣枯,与主席的大陆人脉紧密相连。○六年上海帮倒台后,罗康瑞由“上海姑爷”变成“上海孤儿”,如今连江派一手栽培的周永康势力亦被瓦解。最近曝光的一单官司,相信令罗康瑞头痛不已。

上周三,瑞安房地产(272,下称“瑞房”)公布中期业绩,亦是主席罗康瑞重掌帅印的第一张成绩表。结果,再次令小股东失望,核心盈利大跌近五成,负债继续攀升。瑞房资金困死在拆迁工程,神仙难救。

不过,相信更令罗康瑞头痛的,是一宗中港官司。八月中,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三子胡德华旗下公司,入禀高院,控告罗康瑞另一上市公司瑞安建业(983),涉嫌用暴力强占北京一个地产项目,并偷走文件,要求赔偿。胡德华现时活跃于大陆政坛,而罗康瑞则是早年在江泽民派系扶持下,发展大陆地产,赢得“上海姑爷”美名。

随着大陆政坛权斗升温,乱局终于烧到香港的上市公司。

上周三,瑞房公布今年上半年业绩,重返前线的主席罗康瑞自知衰咗,态度诚恳地请求投资者再给他年半至两年时间完成改革。

场近月传言四起,因大陆权斗的关系,不少香港上市公司主席已“被失踪”、“被调查”或“被扣押”,部分因此未能来港出席业绩发布,幸好这并不包括罗康瑞在内。

一向自视甚高的罗康瑞,在上周业绩记者会上,煞有介事地表示:“有传媒称罗康瑞重出江湖,业绩没什么改善的说法,我自己不会太介意。”瑞房近年业绩差强人意,原欲在公职上大展拳脚的主席罗康瑞,一月时被迫再次出山,重掌公司。可惜“姑爷”出马,仍无法扭转劣势。今年上半年,核心盈利大跌四成八,全年物业销售目标,仅完成两成二。

相信瑞房的小股东很难“不介意”。瑞房股价○七年高位过十元,现时只有两元,且不断在此水位浮沉,大批小股东被绑死。发展商要赚钱,最重要是做到货如轮转。瑞房不但被上海拆迁问题绑死,更多年未能取得新项目,资金难藉卖楼流转。瑞房对上一个大项目,已是一○年落成的佛山岭南天地。上周六,记者走进岭南天地,人流不少,以食肆最旺场,但甜品店 Spicebox的职员就踢爆:“这里只有周末才有人流,平日非常冷清。”一巷之隔卖高档首饰、摆设的店铺,即使在周末,亦空无一客。

身为内房,公司荣枯,与主席的大陆人脉紧密相连。○六年上海帮倒台后,罗康瑞由“上海姑爷”变成“上海孤儿”,如今连江派一手栽培的周永康势力亦被瓦解。最近曝光的一单官司,相信令罗康瑞头痛不已。

瑞房上海项目被拆迁问题绑死,不少钉子户更赖死不走,瑞房用了近四年时间才完成太平桥116地块的拆迁工程,但尚有七块地皮仍未开始拆迁。

胡耀邦子告瑞安

上月中,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三子胡德华旗下的北京精达房地产,入禀香港高等法院,控告罗康瑞担任主席的瑞安建业。指瑞安建业透过拍卖,购入精达发展的北京“枫桥别墅”内共一百三十多幢别墅后,于○九年指示逾二百人手执枪械、木棍等武器,强行占据别墅区,大肆破坏,并抢走数簿、合约等文件,现要求瑞安建业归还文件及赔偿。瑞安建业回应时,指是以和平合理方式进入别墅,并否认带走任何文件。

这单官司离奇之处,是瑞安建业指有关纠纷已于一○年、在当地政府协调下和解,而涉案别墅亦早于同年售出。事发至今已五年,北京精达才“旧事重提”,背后动机,难道是单纯的商业纠纷?而且,北京精达不迟不早,偏偏在罗康瑞急于将瑞安建业卖盘套现之时才出击。今年五月,瑞安建业一度接获第三方洽购,但最后“倾唔掂数”。不过,罗康瑞仍未死心,上月中透过瑞房,以三亿四千万元买入瑞安建业的大陆建筑业务,清干净个壳,准备随时再卖盘。关键时刻,公司却卷入官非,原告更牵涉前国家领导人之子,为卖盘埋下“政治炸弹”。而代表精达入禀的大陆人王小培,手机长期未能接通。

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上台后,加强力度打老虎,清洗江派势力。七月底,江泽民心腹、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左)被拖下马,由政坛到商界均人心惶惶。

佛山岭南天地位处市中心,为当地重要旅游景点,假日食肆人流畅旺,但其他如售卖摆设、服饰店铺则相当冷清。

大陆权斗白热化

胡耀邦的三子胡德华,现为北京地产富商,近年在政坛仍然活跃,在共产党内属开明改革派。胡家与习家属世交,文革时期,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被迫害,为其平反的,正是胡耀邦。今年四月,在胡耀邦逝世二十五周年纪念日前一日,前国家主席胡锦涛亲自到胡耀邦的故居拜祭。胡德华在当今政局中,立刻被看高一线。

过去一年,江习之斗进入白热化阶段,七月底,由江泽民一手提拔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因严重违纪被拖下马,之后盛传江营第二号人物曾庆红亦已被抓。在此时刻,胡德华旗下公司突然出手,控告瑞安建业,相当敏感。熟悉上海帮、曾代表上海钉子户与瑞房打官司的大陆维权律师郑恩宠,早前接受大陆传媒访问时指,今次罗康瑞的官司是习近平清洗上海帮余党的信号。访问后不久,大陆流传郑恩宠又被扣查。

上海是罗康瑞的大本营,亦是早年江派核心势力范围。八四年已到大陆发展的罗,与上海历任市委书记关系密切。罗康瑞在上海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城市酒店,由时任共青团上海市委副书记和卢湾区区长的韩正出任董事长。虽然项目蚀钱,但赢到关系。九十年代罗康瑞投得卢湾太平桥的发展权,建成上海新天地,声名大噪,被称为“上海姑爷”。直至○六年,上海前市委书记陈良宇因贪腐罪入狱后,韩正上台,但上海帮已开始失势。同年,罗康瑞亦卷入借用社保基金丑闻,轰动一时。

罗康瑞运滞,太太朱玲玲频频在瑞房活动上亮相,助夫宣传。图为一二年朱玲玲出席佛山岭南天地的楼盘活动。

瑞房○二年进军重庆,罗康瑞曾与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会面。当地发展商指,重庆天地选址荒凉,楼盘反应冷淡、交投少,商业街又吸引不到当地人。

翻身无望

五月才开售的岭南天地第四期尚苑,每平方米平均售价为一万二千元人民币,贵市价两、三成。分析员指,瑞房楼盘走高端路线,与现时政策扶持上车客不配合,未来可能要割价求售。

近年,瑞房在上海的项目,被钉子户玩残,成为烧钱无底洞。当中包括位于市中心黄金地带的太平桥地皮,以及瑞虹新城项目。有新天地前高层透露:“发展商自己做拆迁好容易,俾高啲价就得啦,但政府唔想拆迁费愈叫愈贵,所以要统一由政府旗下的收楼公司去做,结果咪慢啰。加上依家社会稳定最重要,一旦有人跳楼、上访,区长就要孭镬,所以政府宁愿慢慢拆。”

暂时已有亲友真金白银为罗康瑞“找数”。八月初,主要投资瑞房五个新天地项目的基金 Trophy Property Development,有三十多名投资者不满瑞房在上海的拆迁进度缓慢,基金资产净值缩水近六成,斩缆离场。该基金的揸弗人,正是罗康瑞的襟细佬、朱玲玲的妹夫洪锦标。

“襟兄弟”基金损手烂脚,瑞房为扑水,轮到阿哥帮拖。上周三,瑞房宣布将上海两间酒店,出售予罗康瑞兄长罗嘉瑞旗下的鹰君(41),套现五亿五千万人民币。不过美银美林报告预期,瑞房下半年负债仍会继续上升,除非成功分拆中国新天地,否则即使出售非核心资产,帮助亦不大。有外资分析员指,瑞房短期翻身无望,最快要等一七年,他解释:“现在要等上海拆迁嗰啲地先起好,最快明年下半年开卖。他们手脚慢,又要再等多一年半才入账。”现时大陆局势混乱,有北上港商坦言:“早几年在大陆发展,如果称自己识得周永康、薄熙来等当红人马,生意好顺畅,真是恨死隔篱!怎么想到近年转势;出来行,预咗还啦!”下一个又轮到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壹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