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林彪不是迫害贺龙的元凶

作者:

林彪和贺龙的关系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是以林彪为迫害贺龙的元凶,另一种是认为林彪跟本就是无罪,只是毛画圈我也画圈。到底真相如何呢?

从历史上讲,林彪和贺龙的关系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不像林彪和聂罗那样有过直接的联系,到是叶群和薛明之间到是有过过节,虽说在上海会议后,两个人有过沟通,但是是没有人相信是真正的释怀。建国以后,1963年贺龙代林彪主持军委,有观点认为林彪要重新夺回权力,所以置之贺龙于死地。林彪要不要通过打倒贺龙来夺回权力呢?1959年9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改组中央军委,新的军委由21人组成,中央军委主席仍为毛泽东,副主席为林彪、贺龙、聂荣臻,林彪的位置在贺龙之前,由林彪主持军委日常工作。1963年9月,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但还是在林彪之下因为是林是政治局常委而且是党的副主席。如果说林彪仅是为了夺回权力,完全可以通过组织手段,重新掌握权力。退一步来说,从贺龙专案组的设立来看,没有毛的同意谁都不可能对贺龙进行立案调查,就像上海会议解除贺龙的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权力样,没有毛的同意和首肯,也是不可能的。就像康生揭发了“江清,张春桥是叛徒”,毛一句话我早知道了就打发了。但是一旦成立了专案组,很多的事情由于专案组的人一味讨好和毛林等众人并不能直接控制和审讯当事人,专案组的人也并不能完全读懂上层的意思,在文革的年代,就会朝左的方向上大偏特偏,加上一些人为的原因,贺龙最终去世,是一个悲剧。所以林彪不是贺龙事件的元凶,真正的原因是由于毛害怕贺成为朱可夫。那么林彪在贺龙事件中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在“文化大革命”中,李井泉是各中央局第一书记中最早为所谓“无产阶级司令部”所排斥的。他被认为是贺龙山头的人。1966年12月4日至6日,林彪主持召开讨论工矿企业开展文化大革命问题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包括中央和地方主管经济工作的一些人参加),最后做结论时说李井泉是坏人,什么人坏,他就同什么人在一起。1966年7月7日,在中央军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林彪在军委常委会后提出:“海、空军现在班子不动。”这其实也是毛的意思。贺龙却说:“个别的也可做些调整嘛。”这是贺林的一次直接冲突。两个人的面对面的冲突已来临。

1966年夏,叶群授意军委办公厅警卫处长宋治国写“揭发”贺龙的材科。材料中写道:“贺龙亲自保管一支精制进口小手枪,夜间睡觉时常压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外出带上”。“这支枪最近两个月又每天放在枕头下,最近外出也自己带在身上。”后来,又有人告密说,贺龙有支小手枪,“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放在住中南海的董必武女儿那里,以便贺龙“借到怀仁堂开会之机,用来暗杀毛主席”。叶群为了遮掩她授意的真相,还做了手脚下(详见张云生《毛家湾纪实》P32-33。)

吴法宪在1966夏在空军遭到刘震成钧等人的批斗,林彪出面保了吴(很多高层都采取了这种策略)。在这种保与不保的过程中,林和贺作为幕后人物冲突的加剧是一定的。在空军党委十一次全会之间,成钧、傅传作、黄立清、廖冠贤曾到贺龙家。贺龙说:吴法宪、余立金不能主持和领导会议,问题很多,又不积极,对开会采取消极态度。贺龙则告诉他们自己组织起来开嘛,继续把会开好(以贺龙的脾气,不太可能这么委婉,但是具体话语无从考察了)。成钧、傅传作、黄立清、廖冠贤写的材料表明是,贺龙同志主动问及空军党委全会情况,说了一些看法,和林叶的看法是对立的,后来吴富善1966年8月20日对贺龙的“揭发”讲到:“我们觉得空军党委这次全会所以在会议前期方向偏了,是和贺龙同志在上面的幕后活动有很大关系的。”可见贺林的冲突已经摆在了桌面上了。林彪说:这不是明明指示他们夺你的权嘛,我早就知道贺龙插了手,贺龙到处插手,总参、海军、空军、政治学院都插了手,贺龙早就想叫成钧当空军司令员。你叫傅传作他们把材料写出来给我,并且写一个报告给我。李作鹏在1966年9月7日给林彪写信,诬告贺龙反对“以四好为纲”,支持海军某些人反对李作鹏、王宏坤、张秀川且归咎于贺龙。林彪把所有这些材料报送毛。

1966年9月8日上午,在军委常委会议上林彪说:“今天谈谈贺龙同志的问题。在主席那里谈过两次,主席已看了空军的材料,总参的材抖。他的材料很多(参看张云生《毛家湾纪实》第33页、34页),只选看了一些综合性材料。主席的意思,要在高级干部中打个招呼,找各位元帅谈一谈。主席已找贺龙同志本人(在9月5日上午)谈了,要他以后不要这样搞,人家不满意。贺龙同志说,有些是事实,有些不是事实。主席找我、剑英、陶铸同志谈,主席说贺同主席的关系不好。”

这里面透露出来两个信息,其一是毛已经看过所有的材料,并指出毛贺的关系,这个最重要。其二是对于贺的位置并没有变。变,是以后随着材料的增多而引起毛的更深的忧虑,要明确指出的是,没有毛的点头,贺的位置林是动不了的,当然材料就是让毛动心的原因。也说明了此时的材料还没有达到能撼动贺位置的份量。

在第二天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林说:“真正要打倒的未打倒,在军队内并没有炮轰贺龙。贺到处搞夺权,搞山头主义,反而不炮轰。”“贺龙这个人手伸得很长,不仅军队到处伸手,而且地方也到处伸手。贺龙搞大比武,是个大阴谋。罗的后台就是贺龙。贺龙是个大土匪,是土匪出身,拍肩膀,介绍老婆,搞旧军队一套,40年来灵魂深处是个大野心家,吃了饭不干事,经常在家请客,拉拢干部,许多军区、军种、兵种都有他的人。贺龙是反毛主席的”。这是首次透露出贺要被打倒的风声。

1966年9月14日,毛在中南海游泳地见贺龙,让贺龙看了林彪报送的关于贺龙的一些材料。贺龙提出与林彪谈话,解释—下。毛表示同意。9月下旬,贺龙去人民大会堂浙江厅与林彪谈话。张云生的《毛家计纪实》第2章第6节对此有详细论述。(对于具体贺见林的时间有不同的记载,但是在九月份是对的)。贺龙说明来意后,林彪说:“贺老总,我对你没有意见。”贺龙说:“不,林总,总会有一点吧。”林彪停了停,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说:“要说有吧,也只那么一点点。就是,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主要的是今后要注意一个问题,支持谁,反对谁。”贺龙说:“林总,我革命这么多年,支持谁,反对谁,你还不清楚谁反对党中央、毛主席,我就反对谁;谁拥护党中央、毛主席,我就支持谁!”话不投机,俩人都无话可说,谈话陷入僵局,无果而终。

贺龙显然没有听懂林彪的话,还是听懂了没有迎合林彪。这时候的背景是这样子的,毛刘主席的矛盾已经公开化,但贺龙还跟刘少奇粘粘糊糊,没有划清界限,王光美受红卫兵冲击,贺龙见王骑自行车上班不安全,特地从军委总参派出一台卡车保护王上下班。加上1966年8月在中央批判刘少奇、邓小平时贺龙上不了纲的表现,使毛对贺龙的立场表示了深度怀疑。而且,在9月九号的讲话中,林已经透露出要打倒贺的风声。这次谈话,很明显的是林彪要让贺龙表明在毛刘之间的立场,就是支持谁,支持毛,反对谁,反对刘。而贺只是绕圈子,打转转,话不投机是很正常的了,也从令一个方面证实了贺龙没有彻底抛弃刘,这不是毛的意思,也不是紧跟毛的林的意思。

随后的而来的就是1967年一月初开始的对贺龙的正式调查。

这里面加几个插曲。

(1)1967年1月13日晚,徐向前、杨成武、江青,关锋等接见空军机关、院校、工厂代表。江青讲话,说:“我就要保吴法宪!”(徐向前、杨成武插话也表示保吴。)又说:“真正颠覆我们,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两面派,就是成钧、何延一、刘震!”刘震、成钧.何廷一即被打倒。据吴法宪1980年8月31日交代,打倒刘、成、何是江青与林彪商量过的(打倒刘、成是林彪提出的,打倒何是江青提出的),有关刘、成、何的材料是吴法宪1967年1月13日下午奉叶群之命提供的。成钧在1967年1月13日写的材料中说:江青这次点我的名,把我揪出来,我非常不满。她过去身体不好,也没听说做了什么工作,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什么负责人。这回文化大革命,作了中央文革小组负责人,到处讲话,到处点名,一下子地位弄得那么高,连副总理的名也点起来了。

可见当时是什么样的环境,不是说徐帅怎么样,而是整个高层的问题。

(2)1967年11月1日,贺龙专案组拟定“投敌叛变”问题作为全案的“要害”和“突破口”。邱会作在一份书面材料中说:“1967年冬,杨成武、叶群在京西宾馆召集过会议,专门布置要动员二方面军的干部揭发贺龙的问题。我参加了会议。”

1966年8月25日,总参谋部发生的“炮轰杨成武”事件不可能对杨没有影响。总参作战部全体人员(包括部长,副部长)署名的“炮轰杨成武”的大字报在总参贴出。作战部的大字报是针对杨成武的。作战部部长王尚荣自己后来说,他是在那种“革命”气氛中,胡胡涂涂签要的。他是贺龙的老部下。

接下来就是上文中提及“信——叛徒”等事件材料最终导致了贺龙的囚禁。

我们最后来看一下贺龙平反的过程,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耐人寻味的是,1982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为贺龙同志彻底平反的决定》。《决定》说:中共中央1974年9月29日《关于为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对贺龙同志的平反不彻底,有些提法是错误的。中央决定:撤销1974年9月29日的通知,为贺龙同志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1974年9月18日,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向“毛主席、党中央”报送《关于为贺龙同志恢复名誉问题的报告》,推翻了对贺龙的一切污蔑不实之辞。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

《通知》与《报告》相比,多“贺龙同志是一个好同志”一段,少完全归咎于林彪、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一段(很少见的),其他文字大同小异,只是略为简略而巳。

《通知》全文如下:

贺龙同志原任党的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林彪要整贺龙同志蓄意巳久,早在1966年就向中央提出,贺龙同志历史上曾向国民党反动派“请求收编”,和“阴谋篡军反党”等问题,要进行审查。中央当时认为,把贺龙同志的问题搞清楚也是必要的,于1967年9月予以同意。在“九·一三”林彪事件发生以前,对贺龙同志问题的审查,一直为林彪、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等人所把持。他们捏造事实,隐瞒真像,以欺骗和封锁中央,诬陷贺龙同志历史上“通敌”和“篡夺军权”。“九·一三”以后,中央直接对贺龙同志的问题进行审查,毛主席多次指示,要抓紧给贺龙同志作出结论,予以平反,恢复名誉。经中央查证甄别:

一、所谓“通敌”问题,完全是颠倒历史,蓄意陷害。事实是:1933年12月蒋介石曾派反动政客熊贡卿“游说”贺龙同志,企图“收编”。贺龙同志发觉后,报告了湘鄂西中央分局,经分局决定,将熊贡卿处决,并于1934年3月l7日,将此事经过报告了中央。

二、所谓“阴谋篡夺军权”和支持军队一些单位的人“篡夺军权”的问题,经过调查,并无此事。

三、关于所谓贺龙同志搞“二月兵变”的问题,纯系讹传。

贺龙同志巳于1969年6月9日病故。

贺龙同志是一个好同志,在毛主席、党中央的指导下,几十年来为党为人民的革命事业曾作出重大的贡献。在他的一生中,无论在战争年代,或在全国解放以后,他是忠于党、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忠于社会主义事业的。

因此,中央决定,对贺龙同志予以平反,恢复名誉。

中央的这个通知,印发到县团级,并口头传达到党内外群众。

1982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为贺龙同志彻底平反的决定》。《决定》说:中共中央1974年9月29日《关于为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对贺龙同志的平反不彻底,有些提法是错误的(哪些是错误的,恐怕是有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一条)。中央决定:撤销1974年9月29日的通知,为贺龙同志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结论:1)林彪不是元凶。

2)林彪是个马前卒。

3)文革是扭曲了无数人的心灵,林彪也是一个,因此也犯了错和罪。

4)林彪的被冤枉的地方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责任编辑: 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