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鲁比尼演讲实录:中国GDP 10年内恐降至5.4%

末日博士鲁比尼

针对中国经济成长速度放缓,有末日博士称号的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Nouriel Roubini),昨(21)日于北京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表示,近几年中国经济成长率会持续下降到6.2%左右,甚至在未来10年内会达到5.4%或更低。

以下为演讲实录:

鲁里埃尔-鲁比尼:非常荣幸能够再次回到中国的发展论坛,我也参加了过去多年的论坛,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要讨论中国潜在的十年中的经济的前景,大家知道在过去的3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是非常出色的,每年差不多达到了10%的增长率。但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大大地放缓了,从2010年开始到去年差不多7%,今年政府的目标是实现7%左右的增长率。

我们的问题是在未来这种增长率会增加或者说还是保持现在的水平,我们想要问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未来,我们只是做一些预测,中国政府现在有一些共识,也就是说中国可以维持7%左右的增长率在未来的几年中。但正如刘先生刚才所说的,我认为这也是他非常清醒的判断,中国的增长率会下降的而且可能会更接近于6.2%左右,在未来的10年当中可能会达到5.4%或者是更低。

今天早上的观点包括林毅夫教授也提到说中国的增长可能会超过7%或者是8%的增长率,当然有一些中国的经济学家是持这样的观点,各位先生也有自己的一些观点,他们认为中国的增长率在未来十年只有5%,当然也有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可能会实现或者说会出现硬着陆等等,部分经济学家认为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只有3%或者是4%,但我个人的观点和刘先生是比较接近的也就是说增长率会下降。

这十年结束中国的增长率如果达到5%,我觉得中国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在未来的几年中争取实现增长率在6%左右,为什么我认为中国在未来的中国经济可能会比别人想象得更加严峻一些呢?首先,中国在过去几年中应该做了比较好的再平衡的工作,从出口到投资逐渐地转向消费,但这种再平衡是通过增加投资实现的,这种投资已经是太高了,2008年达到了42%,朝着50%的水平在发展,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过去几年中实现了比较高的增长率。

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这方面每年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而且不断地在进行资本存量的投资,无论是居民住房的投资或者是产能过剩的制造业方面的投资。

三个大的问题:第一是金融行业的呆坏帐,同时在实体经济中有太多的糟糕的投资。第三是在公共和私营部门更多的负债,对中国来说杠杆率无论是公共还是私营部门都已经超过了GDP的250%而且正在不断地上升。所以对我们来说要维持7%的一种经济增长率在未来几年是不太现实的,因为唯一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不断地增加贸易或者是投资。这样的一种杠杆还会导致巨大的可能出现经济硬着陆的风险。

在过去这种信贷的膨胀在东亚地区会注重破灭,从而导致经济的急剧的下降。所以中国的经济再平衡我们必须要通过改革实现,能进一步促进消费的增长,这样的投资率会下降,这样的改革从很多的情况来说可能速度会比较慢而且带来的效果也会出现得比较慢,这就意味着为什么我们在未来几年中储蓄率还会比较高,而不会非常快地下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年可能经济的增长率在6%或者是以下的水平,我认为在未来我们应该继续地减少投资,但对中国的发展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同时人口下降也是一个主要的问题,现在每年有500多人进入就业市场,今年联合国*已经估计中国的劳动人口的数量可能也将不断地下降,这种人口的老龄化也会使得经济的增长速度放缓。

第三个要素也是非常重要的,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我们人均GDP很低的时候,你可以很好地利用这种劳动力资本对你来说发展经济速度那时候实现了高速的发展是非常容易的。但一旦实现了中等收入水平的时候,资源的调动能力就变得更加地困难了,而且随着人口的减少,随着投资的减少我们唯一能够实现高速的经济增长,实现中等到高等收入的飞跃的话,只能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或者是全要素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但中国整个国家有很多的创新也非常重视创新,对我们来说要想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无论是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或者是新加坡他们能够避免中等收入的陷阱这是非常好的例子,但也有很多的新兴经济体也是陷入了这样的一个困难。

中国进入中等收入社会向法治以及政治改革及民主化等制度性的要求,重要性日益凸显才能支撑中国的高速增长,中国现在也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初步的改革。我这里只有三点还是很重要的,今后十年无论是中国的增速是5%、6%或者是上上下下这个水平,我觉得其实这些增速的具体数字不如三个因素重要。

第一是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中国的经济增长伴随着环境的恶化,空气质量的恶化,水质量的恶化以及食品安全的严重问题,因此中国需要思考经济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第二是中国从资本、劳动力密集型的增长模式转变为依托服务业增长,要维持充分的就业其实是可以通过发展服务业创造就业机会,也就是实现劳动密集型的增长模式,这是中国政府应该考虑的。

第三是增长的包容性,中国和很多的发达国家也是一样的,这里有一个因素是贸易全球化还有资本的密集以及劳动力成本的削减等等造成了不平等或者是收入差距,这就是要提醒我们去实现经济增长的包容性,保证公共产品医疗教育养老等等社会福利的供给才能保证社会的稳定,也就是说不光要思考经济增长的数量,也要思考经济增长的质量,创造了就业机会以及增长的公平性、包容性。谢谢!

大陆近10年经济成长率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新浪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5/0322/531724.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