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胡耀邦红人胡启立干将六四后因诱奸被落马

阿波罗网附背景阅读:阿波罗网盖棺论定江泽民征文头奖-何清涟: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据中国通讯社报导,法院刑事审判庭的判决书认定,潘维明自一九八六年八月自一九九一年二月,以玩弄女性为目的,采用诱骗手段,在自己家中及偏僻弄堂等处,先后奸淫三名未婚女青年和四名已婚妇女。其间,潘维明还在家中向一名女青年播放黄色录像,并奸淫该女。全部犯罪事实中,没有一例是“强奸”,可见是两相情愿之举。

被视为总书记胡耀邦的红人,书记处书记胡启立的干将,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的亲信的前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潘维明,在六四事件后被控于一九八六年至九一年初诱骗奸淫多名妇女并嫖娼,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流氓罪一审判刑四年。在齐言《为潘维明遗憾》一文中,回顾了这位昔日政坛新星、中共改革派干将沦为今日蒙上垢名的嫖娼罪犯的全过程。

原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潘维明出狱后担任一家照相机公司董事长

大陆背景的中国通讯社最近发布新闻说:前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潘维明,被控于一九八六年至九一年初诱骗奸淫多名妇女并嫖娼,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流氓罪一审判刑四年。此讯一出,有人击掌称快,有人颇感疑惑,有人为他抱憾,更有人恨其不争。从当年前程似锦的政坛新星,沦为今日蒙上垢名的嫖娼罪犯,潘维明的人生反差如此之大,也难怪会引起海内外文化圈的关注和议论了。

年纪轻轻当上市委宣传部长

前些年,潘维明在大陆曾是个大红大紫的人物。他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一九八二年夏天在北京大学毕业,分配在该校党委办公室工作。他已经故世的丈人梁国斌是前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兼副市长。靠着这一层关系,他于一九八四年七月调到上海市委宣传部任办公室主任。在此期间,他一面同原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主任、后任国家教委秘书长的胡启立夫人郝克明保持着电话热线联系,一面由岳母引领,频繁拜访市委书记陈国栋、市人大主任胡立教和市长汪道涵。同时,他还通过大学同班同学杨青,孟晓苏,进一步在上层寻找靠山,因前者是前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之女,其母林彬乃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表妹,而后者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的首席秘书。一年过后,当市委宣传部长王元化离休之后,连部党组成员也不是的潘维明就越过四位副部长,被提拔为第一副部长。不久,就成为全国三十个省市自治区党委宣传部中最年轻的一名部长。他的仕途之顺,前景之好,使人叹为观止。

潘维明上任之后,一是举办“强化干部训练班”。目的是在一两年内,将上海所有文化单位的负责人全部换上自己信得过的年轻干部。二是发起召开上海文化发展战略研讨会,邀请与会的全是思想文化界力主改革的斗士,如苏绍智、严家其、李泽厚、包遵信、于浩成、王若水、孙长江等人,在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北京市委宣传部长徐惟城所主持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教育活动之外,另树一帜,别开生面。由此,潘维明声名鹊起,备受赏识,被视为总书记胡耀邦的红人,书记处书记胡启立的干将,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的亲信。一九八六年十月,香港《广角镜》月刊发表长篇报导,称他是“中共政坛上一颗跃起的新星”。

不料,这一年岁尾,一场大规模的学潮平地而起。在政治高压下,胡耀邦于次年一月被迫辞职。北京高层立即通知上海,将潘维明召到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参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学习班”,宣传部长一职随之免去。经继任总书记力挽,这场反自由化运动无疾而终,学习班也不了了之。潘维明回沪之后,先被安排在闵行上海电机厂当党委副书记,成天无所事事。后经他再三要求,并由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向上海市委打招呼,才又被任命为出版局党委书记。此时,市委宣传部长的职位,已由新任市委书记安排亲信陈至立占据。尽管如此,胡启立这个后台还在,潘维明仍有晋升的机会。

潘维明深知,他自己的命运和党内改革派休戚相关。八九民运爆发之后,他积极投身其中。他先是匆匆进京,一九八九年七月,潘维明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次年受到留党查看一年的处分。与别人相比,这个处理结果算比较轻的。据说,平时他爱好摄影,也偶有作品发表,由这层关系结识了大陆摄影界的年轻霸主,国家主席杨尚昆之子杨绍明,此时便加紧联络了一番。有关部门在给他作结论时多少有点投鼠忌器,所以没有将党籍连根拔去。

潘维明在政坛两起两落,但并不气馁。他照样频繁出入舞厅等社交场合,并以若无其事的姿态参加北京大学名教授王瑶的追悼会。后来,仗着与海南省委书记许世杰的交情,他又出任了南海影视公司总经理,凭借北大中文系的底子,定剧本、筹资金、请演员,组织起了电视剧的创作和拍摄,依然十分活跃。他自己和一些朋友都相信:一定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贪恋女色在成都踏入陷阱

政治上雄心勃勃的潘维明,在生活上却有个致命的弱点:贪色。

一九八六年初,有一位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莱分校攻读历史学博士的留学生回到上海,追求曾在国际比赛中获大奖的上海芭蕾舞剧团名演员汪某,两个月下来,毫无结果。他多方打听,才知道是堂堂宣传部长从中作梗,原来潘维明与这位女演员已有不寻常的暧昧关系。结果,自然是留学生默然返美。

据中国通讯社报导,法院刑事审判庭的判决书认定,潘维明自一九八六年八月自一九九一年二月,以玩弄女性为目的,采用诱骗手段,在自己家中及偏僻弄堂等处,先后奸淫三名未婚女青年和四名已婚妇女。其间,潘维明还在家中向一名女青年播放黄色录像,并奸淫该女。全部犯罪事实中,没有一例是“强奸”,可见是两相情愿之举。

那么,潘维明的这笔帐怎么会抖落出来的呢?

去年初的一天,潘维明的朋友杨鲁军找上门来。此人是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毕业的研究生,任职于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研究所,曾译《里根经济学》一书,为经济学界暂露头角的青年学者,因参与动乱而被捕受审。他说他的事情已经全部查清,所以被放出来,并动员潘维明到外地去散散心。潘欣然同意,问去哪里。杨说去四川,那里有他的朋友,“包吃、包住、包玩,一切都没有问题!”

到四川之后,潘维明由杨鲁军陪同,拍了几张风光照,就搭识了一名体态妖娆的妓女。入夜,当潘维明与那位妓女在宾馆客房里正行巫山云雨时,几个身穿制服的公安人员破门而入,验明身份,宣布收容审查。不几天,上海市委和公安局派员赶到,将潘维明押回上海。

事情败露如此之快,而杨鲁军又逍遥在外,潘维明心知有异,暗暗叫苦,但已后悔莫及。

原来,杨鲁军在被上海公安局释放前,有官员找他谈话,告知一个他们掌握的材料:潘维明曾奸污过他的妻子。杨鲁军的太太是比他低几届的同系同学,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常言道:朋友妻,不可辱。杨鲁军得知潘维明连自己的妻子都不放过,真是又气又恨。安全局提出请杨鲁军帮忙合作,作为交换条件,以后允许他离境出国。杨鲁军一口应承,双方再如此这般一番,于是就有了上述成都宾馆那一幕。

监视各级官员,尤其是高级官员的各种动态,本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一项工作内容。潘维明担任宣传部主任时,曾在朋友开设于安福路的一个小餐厅定期召集一些青年干部和知识分子放言论证。他下台之后,“安福沙龙”成为审查的一个重点,每次活动都有录像、录音,说明安全部门早已派人打入。他被撤职后的狂言:“我要同老家伙们比比谁更有前途。只要我活得过他们,我就要把它翻过来。历史究竟将证明。”,以及与此有关的一举一动,有关部门了如指掌。至于他在妻子梁小宛赴西德进修近两年里的贪色奸情,也早被掌握。谁都知道,潘维明非等闲之辈,活动能量颇大,但从他的生活问题上下手,最容易置他于死地。因为,一旦人赃俱获,证据确凿,任何后台都不会出来为这种事情帮他说项开脱。

果然,事成之后,杨鲁军与妻子离婚,如愿去了香港。

中共党纪规定:党员嫖妓,开除党籍。依据这一条,中共上海市委于去年五月十七日发出通报,宣布潘维明招妓宿娼,道德败坏,将其开除出党。朱熔基的继任者,市委书记吴邦国在党员负责干部大会上说:“对潘维明这样的人,从政治上、经济上、生活上,都要彻底地查一查。”

上海市高级检察院专门派出两名处级检察官,对潘维明进行全面审查。他们不仅查证他乱搞两性关系的事实,而且对他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政治活动更感兴趣。

潘维明平时一副神定气足的架势,锒镗入狱后,往日的威风无影无踪,精神仿佛完全崩溃。据悉,潘维明的妻子梁小宛已提出离婚要求,岳母也对这个女婿的沉沦伤心透顶。

阿波罗网附背景阅读:阿波罗网盖棺论定江泽民征文头奖-何清涟: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

何清涟:《薄熙来做梦也想不到他竟然被江泽民给害了》
原标题:《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 See more at: https://www.aboluowang.com/2012/0626/251209.html#sthash.fKD5oK18.dpuf

责任编辑: 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