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99%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支持揭“打假斗士”

虽然各处关注者数十万,但多不知我真身。我是97年初老网民,断桥,真名可在《忽悠的原理与技巧》书中封二找到。本人早年身份之一是北大一塌糊涂站长。该站南都纽时皆有报道,虽片面错漏不少。现已无人记得就不多介绍了。我热爱并精通网络舆论。百度副总裁李明远亦曾是糊涂站长,他顾念香火情给我的书写了封推(相比之下我常黑百度,做朋友不地道)。

祝大家新年快乐,来年更上一层楼,感谢大家不离不弃。年初唠叨些关注者未必爱听的事,口气也不会很礼貌,而且还夹带硬广,若令你不快,可取关,在此先行鞠躬致歉。

前几天,老爸在手机上推了篇文章给我,说写得很好。我简单翻了下,文章主题叫“核雾染”,内容大致是说,中国的雾霾是因为国家大量开采与使用含放射性元素的煤炭所致,通篇全是胡说八道。

我问老爸:“你一个教授,怎么会信这个?”

老爸说:“别小看它,这可是个物理学博士写的呀。咱们好多教授都传了。”

“啊?你怎么知道作者是物理学博士?”

“文中第一段话不是写了嘛:‘本文作者是物理学博士’。”

相信网友会哑然失笑:自称的也能信?但老一辈多无此意识,他们年轻时接纳信息靠灌输,对信息表示怀疑则是危险行为。我解释了很久,讲如何筛选可靠的信息源,老爸当时看起来好像听懂了,可第二天,他又推荐了另一篇朋友圈文章:据中央电视台报道,日本东京发生9.8级特大地震,至少两万人死亡,首相安倍重伤。

当然,信这些谣言不损失什么,所以一般人不会认真对待。若要骗真金白银,或骗认知资源充足的年轻人,那方法会复杂些。例如我来发这篇“核雾染”文章,你阅读后,因缺乏相关知识而将信将疑。于是去看文章评论,发现里头一大堆“物理学博士”、“物理教授”、“核工业基地工程师”、“一线煤矿工人”在那儿叫好,互相佐证吹捧,喷出各种专业名词,于是你懒得查了,傻乎乎地就信了。

其实这些人,有些是我和家属的马甲,有些是我花钱请来的职业写手和发帖机器人,有些的确是物理博士,但他们是我朋友,我不需要他们损失过多公信力去论证那些胡扯,只要在别人质疑其它马甲身份时,亮出博士文凭,无关痛痒地说两句,作出支持我的姿态就行了。这些叫“舆论资源”。调动资源需要付出成本,但如果收益(金钱或名声)超过成本,人就有动力去做。很多人感叹,老一辈不信儿女,只信假装关怀他们的骗子,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攒一辈子的钱,最后都买了假药和保健品。父母信骗子,是因为你关爱太少了,不够亲近?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骗子忽悠起来比你们专业太多,人家练过。

有人会说,这些马甲摆不上台面啊,网络经验丰富点,一眼就看穿了。但谣言在传播中会进化。假如我老爸是个微博大V,他不幸被骗,那下一轮传播时,文章就会由他背书——“本文由XX名校XX教授强力推荐。”信的人至少多一倍。有个教授背书,就能再骗更多其他教授和记者,如同滚雪球一般。此前的作者和那些马甲会功成身退,文章改挂一堆上当受骗的教授和媒体名字作为战利品,“本文由五位名校教授推荐,十大主流媒体登载”。你再去查吧,个个都是真名实姓,你敢不信?至于早期有没有使用马甲欺骗,这时候谁还关心啊。

这叫“谣言上了层次”。如果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信了、传了,谣言就变成公共议题,有了“佐证”。如果正规媒体把谣言当真事报了,那它就登堂入室,可以进维基和各类百科,也可以当真事引用。以目前中国媒体的水平,和微信微博上教授们传谣的力度,你大致也可以想象中文维基上谣言密度有多高。

假如不仅仅是几个教授,而是全国一大堆记者、知识分子、时评写手、意见领袖都跳出来支持这个“物理学博士”,媒体每天播报轰炸,各种科普平台让他写专栏,给他发访谈,造势,电视台上他天天上镜侃侃而谈。你还敢不敢不信?

---------

在写正文前,先自我介绍。虽然各处关注者数十万,但多不知我真身。我是97年初老网民,断桥,真名可在《忽悠的原理与技巧》书中封二找到。本人早年身份之一是北大一塌糊涂站长。该站南都纽时皆有报道,虽片面错漏不少。现已无人记得就不多介绍了。我热爱并精通网络舆论。百度副总裁李明远亦曾是糊涂站长,他顾念香火情给我的书写了封推(相比之下我常黑百度,做朋友不地道)。

我98年上新语丝,喜读“散宜生”的旧文。后来它从文学站转型,印象中搞过“性学”,卖过古书。不久方舟子声讨“基因皇后”出了名,遂变为学术打假站。接着就是十几年无穷无尽的“粉转黑”与分裂,我于06年退出该站,一来翻墙麻烦,二来不能忍受本科水平的匿名者组团批判名校教授。早期分裂时一位学术打假支持者叫肖传国,他是医学泰斗裘法祖的关门弟子,时任纽约大学医学院副教授。00年因为不同意方舟子的手段而导致争吵。最后他和另外两名教授举报了方舟子抄袭,双方结仇。

05年时肖传国已回国任华中科大教授数年,竞选科学院院士,方舟子得知后,第二天便开始“打假”。指控包括肖传国中美全职脚踏两只船,只发4篇论文,所有论文加起来只被引7次,把小奖谎报成大奖等等。在媒体上陆陆续续炒作一年。肖诉诽谤侵权,次年武汉法院判方舟子败诉,象征性赔三万(他长期拒付直到13年秋才付清)。败诉后,方舟子和其律师彭剑反倒获得广泛同情,继续借助媒体,发公开信称武汉法院枉法,开始募集“打假基金”来支付败诉赔款,这是基金缘起。各地群众大概捐了几十万给他,远超损失。前几天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安保和打假基金还各募捐了几笔,但方舟子的最新说法是打假基金早已解散(暂未说到底是何时解散,应该还没编好)。

现在我问个最简单的问题:就以“肖传国脚踏两只船,中美全职”这个最初指控为例。大家看过无数媒体报道以后,是否有了答案?肖传国回国后,在纽约大学到底是兼职还是全职?证据是什么?

一个名校教授到底兼职还是全职,这种fact check的问题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合格记者20分钟内就应该能用至少三种方法查出答案。

但是,如果没看我的书,就看那堆新闻、时评,这么简单的问题的答案,你们能有几个人知道?

只要别人随便搅和一下,你们连个最简单的事实问题,花十年都搞不清,难道就从来不觉得奇怪吗?看那些社会新闻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记者和时评人,连一个人是兼职还是全职都搞不清,或者搞清了也不告诉大家。那还写什么新闻?写什么评论?既侮辱自己的职业,也浪费别人的生命。

但这件事的意义还不止于此。它让人知道,原来在中国,只要有舆论支持,你哪怕主动挑事然后败诉,还是能赚到钱,而且赚的超出想象。这是个非常恶劣的先例。

在正常社会,如果一个人“打假”,搞社会活动,那么成功的话,他会获得名誉或金钱奖励;失败,他会付出成本;造谣,他就应该遭受名誉损失。假如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还是造谣,他都有几倍或者几十倍的利润可赚,那会怎么样,正常人都知道。

设立这笔基金背后的观念是什么?它先验地承认了“打假者”的天然正确。如果法院判决打假者错了,那肯定是法院枉法。如果基金可以无视任何具体情况,对这种事进行补偿,那么一个人就可以完全无成本的诽谤别人,甚至靠诽谤别人赚钱。法院判我败诉,我可以从基金报销;不停煽动群众骚扰别人家庭、公司、学校、医院,产生安全问题了,我还是可以从基金报销。这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个人品行上,这个社会本身非常低幼。

金钱和名声既是刺激,也可用于置换重要的舆论资源。后几年,方舟子把目标放到肖传国发明的腰骶神经改道重建术(即肖氏反射弧手术)上,这个手术04年在中国通过临床实验,经卫生部批准合法推广,做了一千多例病人。它主要用于改善脊柱裂病人的排泄状况。脊柱裂属先天绝症,主要有两种症状:

1.大小便失禁(>90%,几乎每个病人都有)

2.臀、腿、足部畸形、残疾、行走能力丧失(~65%)、下肢生疮溃烂(~31%)。(数字出自欧洲一次大规模调查,由于这些症状与医疗、护理水平高度相关,所以中国比例会更高)。

为什么腿足部会畸形残废?因为脊柱裂系脊柱椎管破裂,脊髓神经暴露在外并错误搭接,随病孩发育生长不断拉紧,所以年龄增长病孩便逐渐残疾。针对该问题的常规手术叫栓系松解术,可缓解但无法根治。因缺乏神经调整控制,病人肌肉会不正常地扭曲挤压,同时病人缺乏知觉难以及时治疗,很容易由于各种因素(如极小的伤口)导致生疮溃烂。

正好肖氏手术要取左腿1/3-1/2根神经(注意是左腿,因为距乙状结肠近,生长距离短)与S3神经绕接,会造成左腿肌肉失能或足下垂。需要至少12个月理疗才能由其它神经束逐步代偿恢复。只要删去论文中后一句话,把前面那句拿出来,就可以成功地将病人残废赖到手术身上了。

脊柱裂的病状,权威医学网站上写得清清楚楚,微博上随便搜几个脊柱裂病人,病状也清清楚楚,如果你愿意翻教科书,教科书上也是清清楚楚:

为什么我支持揭“打假斗士”的假

当然媒体上是看不见这些的,它们铺天盖地地宣扬另一些东西:

有坐着轮椅出场幽怨的病人。

为什么我支持揭“打假斗士”的假

有拄着拐杖出场控诉的病人:

为什么我支持揭“打假斗士”的假

有展示烂脚哭诉的病人

为什么我支持揭“打假斗士”的假

哪怕不看病历,不看刀口,不看论文,不分左右脚,只要动动手指,各种教科书、网络教学资源,把这个病从成因到症状,都讲得既详细又通俗。那时可是2010年,不是1990。等于是人把饭菜做好都喂到嘴边了,记者都不会吃。报道此事的上百家报纸与电视节目,连疾病的基础症状都不知道,就可以大胆地批判专业医疗方案。我并不愿意责怪任何一个具体的记者,因为全国媒体都是那么报的。

上面那些信息,普通人查一下也就一两个小时。但我保证:

你们99%以上没在媒体上看见过这些信息。不管是电视还是报纸。因为他们要的是流量和收视率。

你们99%以上没在科普媒体上看见过这些信息。因为科普人士们只要有立场和“科学精神”就行了,至于科学知识和舆论知识,难的很,学起来太累,有问题时让正义人士告诉我不就行了嘛。

你们99%以上没有听过任何时评写手、媒体评论员、记者提到这些信息。因为只要有人搅浑舆论,无论手段多拙劣,他们均没有能力识破。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你们99%没有在媒体上看到过专业的神经泌尿医生来评价手术,海外30多名神经医学教授和资深医生对此的联名公开信,只有一个没人看的媒体登载。电视上出镜最多的白大褂叫做纪小龙,搞纳米医学、中药注射液、自体血活化抗癌疗法和商业抗癌保健品。媒体请他发言的最主要原因是他与方舟子合作多年。

就这样媒体人每天让病人拖着断腿,上电视哭诉,其结果想必大家都能猜到:

媒体的流量和收视率哗哗的涨。

正义打假人士基金的钱刷刷的进。

医生家里各种骚扰电话嘟嘟的响。

请不要问医生的电话号码是谁公布的这种蠢问题。

医生每天去医院上班手术,病人家属堵着,你让我家孩子残废,电视里都报了。我要求不高,赔我二十万,否则当面砍死你。

每天回到家里,老婆孩子眼泪汪汪,又一个骚扰电话及时打过来:你们做医生的真他妈丧尽天良啊,这样可怜的小孩子,你们怎么下得了手?做这样的缺德事,你们全家怎么不去死?

报警处理?呵呵,这可是在中国,不是美国,不要做梦了。

你别觉得这是什么医学知识问题,因为不少病人早在手术前,脚就畸形、残废了。当年他们苦苦求医时,媒体都有报道。但他们要钱的时候从来不说。科普人士们也从来不说。正义人士们当然更不会说。

你也别觉得这是什么讲道理能解决的问题。有的病人,索赔理由是手术后头疼。有上访录音为证。但正义人士们照样资助报销,你能闹就好。什么诉求并不重要,哪怕腿部手术后小孩成绩不好,那也是医生无良。

你也别觉得这是正义人士们不懂社会规则。他们在媒体上说的是一套:医疗鉴定,上法院。私下里是另一套:骚扰医院,组织上访,冲击卫生部。例如一次上访召集120人,实到85人,每个队员发一千块钱,队长不知道发多少。这85人里,能拿出5份医疗鉴定吗?有10个人上过法院么?钱到底给了多少?钱从哪里来?

是的,中国有国情,职能部门偏袒不作为,病人没有保留病历的意识。但这并不意味着做事无底线。对于记者来说,如实报道病情是底线。对于律师来说,每个病人先做医疗鉴定是底线。

许多医院有经验之谈,别给穷人做危险手术,麻烦。出啥问题,别管是不是你的责任,人家带着一大堆人抬棺堵门,你乖乖跪下奉上钱财就行了。医疗鉴定,没有。法院,谁信。这样子搞医院、搞卫生部门,压出来的结论,弄到别人倒闭,“打假”胜利的一日就是医生群体倒霉的开始。

有个病人,出生时脊柱裂,父母看见就当垃圾扔了。养父母把她捡来,当亲生女儿照顾,成天尿失禁家里天天拖地板洗床单毫无怨言。随着发育病越来越重,肾重度积水,双脚无知觉,右腿残疾溃烂,每天爬行,危及生命。驴友在深山撞见,联系媒体和医院,做三个大手术的钱是教授医生护士捐的,截肢后用的假肢是假肢厂捐的,做完手术以后千恩万谢。正义人士来了,她发一短信:手术骗人,1%的效果都没有,手术前我左腿能站起来,手术后站不起来了,媒体疯狂报道。正义人士走了,过两年记者上门,她走着回来了:排尿好了八九成,之前说的不对。媒体想报,对不起,节目刚播一半,两千个电话打进来骚扰主持人和电视台领导(请注意这次可不是普通网友),被迫停播。后来是成都电视台接过深圳电视台的材料继续播完。

为了救病人的命,医生流血流汗,出力出钱,捐款捐物都不够,病人们事后还要敲骨吸髓哪!各位!

要我说,肖传国最大的错误就是回国,第二个错误就是给穷人做手术。人家混的好好的,协和一堆名医教授都是他的弟子,美国政府240万美元资助研究,国外医生工资又高。失心疯了跑回国给穷人动手术,又不收红包,吃力不讨好干嘛?他后来弃河南去深圳开医院,手术费提高一倍,从不到三万提到五万以上(我个人建议他提高四倍),正义人士也赚饱了暂停骚扰,麻烦基本没了。


对打假和安保这两个基金未公开详细支出的质疑,早在12年就开始。原央视记者王志安经过一年多艰苦调查寻访知情人,近期在微博上开始陆续披露基金挥霍情况,包括购私车发票等证据。

我很清楚,这件事很难像前者那样形成热点,即便我个人也无力全程跟进。我不靠舆论吃饭,还要养家糊口,花一年半写本书已耗竭全力。澄清一个谎言(如本文),未必能有几个人看,别人再造十个毫无问题,而且他们有喇叭,观众们永远搞不清楚。至于基金,600万即便均属诈骗,数额也不大,毕竟诈骗几个亿的人在中国比比皆是。至于那些意见领袖,诬蔑各路名人们时非常踊跃,安全又赚名声,反正对方时间成本高,不可能永远耗下去。骗取网民捐款时,他们站台鼓吹,做骗子同盟,毫无分辨能力。真要为此负责时,你永远看不见他们的人。

至于此事涉及的两个群体:

医生。在中国委屈不少,医生被病人捅死我也难过,但杯水车薪。我个人相信因果,当全国媒体无视任何程序,隐瞒各种信息,铺天盖地污蔑医生时,医生群体不能站出来发声,或因私利与仇恨落井下石,甚至自己得病搞医闹时也求助方舟子,全国最有声誉的医疗网站依然每年花八万在新语丝打广告,那这个群体的命运早已注定。我明白此间利益苦衷友情纠葛,无法改变,所以相信病人砍医生的事至少五年内不会杜绝。爱砍砍吧,不影响我,反正我住美国。

自由派。我往年是大型政治站站长,不幸和很多自由派人士有了友谊纠葛。我不特别在乎他们很多人连个身高问题都搞不清,毕竟没高中知识也不太妨碍搞民主,把疥疮论证成肝炎的还不是照样搞科普。但几百万的基金,不披露详细支出也就罢了,不让捐款人查账,甚至谁在监督不知道。你去鼓吹这种东西,真了解过“制度”两个字么?你知道为什么要有制度么?你鼓吹的东西你自己懂吗?

我也不愿意再和他们做车轱辘对话:

“基金承诺披露,但七年不披露支出详情不对吧?”“不对”

“也就是说,方舟子错了?”“他没错,是律师在控制基金,跟他没关系”

“那就是说,彭剑错了?”“他也没错,是因为有人恶意用基金攻击方舟子,此时不能披露收支给人口实,说明他很有义气。”

算了吧,人家定这个制度,就是为了诈骗网友之用。基金才刚开设,私车就已经下好定金,就等着网友疯狂汇款了。

我也不愿再和别人扯那些常识。方舟子方玄昌约女网友去旅游,车费从安保基金出,女网友自己都深感不安,坚决要退款。连个小女孩都懂的事,你们不懂就算了,当也无须把网友当傻瓜刷评论。我相信哪怕用来买房找保姆坐头等舱你们都能找出安保理由,真是费心了。我写书时访谈过不少捐款的网友,有些人就是没有收入的学生,每个月从牙缝里挤出几百块来捐款,我相信他们会乐意这些钱变成房子车子汽油和保姆的。


名人被污蔑只是个人问题,医生也不过是个特定群体,从社会角度看,他们无足轻重,不值得我浪费时间。但我担忧的是整个风气发生改变。如果掌控舆论可以污蔑一切(除了权力),自媒体失去监督,那他们会怎么做,殊难预料。曾经被方舟子污蔑过的人,同样体会了舆论煽动的巨大威力,有些人用起了同一套方法对付别人。很多没有话语权的网友,想要攻击他不顺眼的人,同样非常热爱借助话语权——“罗永浩这么讨厌,把这黑材料给方舟子寄去”。这一切,希望大家互相提醒乃至自省。

这套“舆论煽动模式”是什么?先给你灌输这样一个观念:

在“中华骗子共和国”,有一个顽强的侠客打假者,坚持不懈,六亲不认,嫉恶如仇地用各种手段持续攻击骗子直到击倒。一批希望社会风气好转的人通过捐款支持他的安全和资金付出。

之所以写《忽悠的原理与技巧》这本书,是想告诉你这些:

1.如果社会的信任链条被完全打断,那么很多人最终会去相信骗子,因为骗子才整天钻研如何取信于人。——这就是骗子为什么要鼓吹“中国是骗子共和国”。他希望你什么也不信,就信他。(见“攻击信任链条”章节)

2.网络辩论,必须有过硬的证据,要在很短的舆论窗口期结束。因为正常人不可能长期深入私人话题,特别是名人,成本极高。只有舆论骗子才能连续几年不断地重复谣言。——这就是所谓“坚持不懈,顽强”。(见“话语权战争”章节)

3.分析推理是否正确,以证人证据为准。如果当事人出来辟谣,骗子为了让骗术不破产,就会去攻击证人,试图使之闭嘴。——这就是所谓“六亲不认、铁面无私”。(见“攻击信任链条”、“可证伪性”章节)

4.绝大部分舆论骗术,特别是信息污染、传播筛选(即投放数百个谣言然后观察哪个更具备传播性,将它重点取出打磨宣传),只能在恶化讨论环境的情况下施展。所以必须通过取外号、侮辱攻击、污名化等各类手段恶化讨论气氛。必然显得面目狰狞——这就是所谓“嫉恶如仇,不太会做人”。(见“信息污染”章节)

5.这些攻击最终会落实到收入上,由于有源源不断的粉丝捐款,诽谤将不受惩罚(法院判决顶多赔几千几万,只是捐款的零头)。而且既然已经是“中华骗子共和国”了,那么当然还可以反过来攻击法院判决。我想说的是:别相信什么包青天,要试图完善制度。包括管理捐款也是,我警惕任何拒绝接受监督的黑基金,大额捐款更是如此。

这套舆论方式里,最重要的做法是“煽动仇恨与不信任”。这动摇了整个社会的根基。复旦投毒案主犯林森浩,是当地小圈子里的方粉。他落网后,无论是我们还是其它方粉,都集体瞻仰了他的微博。在我看来,他就是在别人的鼓动下,恶毒辱骂韩寒罗永浩木子美,莫名地仇恨着一个又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也不了解的人。但另一批人并不那么想:

为什么我支持揭“打假斗士”的假

如果一套骗术的根基是煽动仇恨,那就让它尽快结束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新浪微博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