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陈光诚:卫生筷等劳改犯生产的日用品脏到令人恐怖

—劳改产品到底有多脏?

作者:
一些商家见利忘义,不负责任,从当年的三鹿奶粉,三鹿牛奶到今天的蒙牛、伊利都跟监狱有合作,很多产品也间接或直接出口国外。各类被囚者都有,不时查出有人患有各种性病,至于乙型肝炎、肺结核、皮肤病······更是不稀罕,而且基本得不到适当治疗……

劳改产品到底有多脏?看完以下文字,我相信你再也不会使用或食用出自关押场所的产品了。

据我所知,看守所或监狱里强迫被囚者劳动所生产的东西主要包括牛奶盒、提牛奶箱的纸质手提袋、一次性餐筷和手套(就是带着啃骨头的那种)、棒棒糖、剥了皮的大蒜,还有磨好的纸钱、花圈用花、插好的假发,搓成的草绳、别针、圣诞节用的彩灯等各种手工劳动产品。

当然,也有些被囚者被强迫下井从事挖煤,或做编织缝纫等劳动,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甚至达15、16个小时的都常见。

除了被关押的与政治有关、与捍卫社会公正有关的人士之外,可以说监狱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抢劫、盗窃、杀人、强奸、贪污受贿······各类被囚者都有。不时查出有人患有各种性病,至于乙型肝炎肺结核、皮肤病······更是不稀罕,而且基本得不到适当治疗。中共法外规定,没有危及生命不准保外就医。因此,一般情况下一旦得病就只好忍着,听天由命,任其发展传播。

记得有个刚入监的年轻人被查出患有尖锐湿疣后,开始不再让他包筷子,他只是坐在走廊上,我遇到过几次。“劳动号”(被迫劳动的被囚者)的头儿带着好奇的“劳动号”,把那个年轻人叫到厕所,命他退下裤子看长在阴器上的疣体。作为“新号”,他当然只有乖乖服从。“劳动号”们带着几丝小心讨论着疣体的样子······

但是两天后,组长觉得让他总坐在走廊上是人力的浪费,毕竟生产任务完成得越多,组长得到的减刑或假释的积分就越多。于是组长又让他回到车间干活。

当时车间里在包“卫生筷”,餐馆需求量很大。那时监狱为了节约用水,早餐后洗完餐具便停止自来水,午饭前再重新供应,下午也是如此。

在没有水的时间里,被囚者们上厕所后就无法洗手,经常是放下筷子上厕所,回来拿起筷子接着包。

被囚者入监的第一天,每人的任务是2,000双筷子起步,两周后每天必须包装出5,000双,完不成任务者将被惩罚。每天都有大量的所谓“卫生筷”源源不断流向市场。在此,我想说“卫生筷”真的不卫生,奉劝大家再也不要用了。

2006年在看守所叠一次性手套时,有位狱友曾告诉我说,某某人实在太坏了,有时他会从身上拨几根阴毛包在手套里。当别人说他缺德时,他满不在乎地说“包装袋上写的不是英文就是韩文,让老外们就着吃吧······”

对被囚者来说,包棒棒糖相对而言就是件令人高兴的差事了。因为监狱里卖给犯人的商品比市场上贵出很多(价钱与火车上差不多),包棒棒糖时,就可以免费吃到各种不同味道的糖果,一解长期亏嘴之馋,所以通常比较高兴。

在面前的矮桌上,通常放个盛满棒棒糖的盆子,他们一边聊天一边拿起糖包着。有时把糖放进嘴里含着,若觉得某种味道的糖不好吃,再从嘴里拿出来包好,放进箱子,然后再吃其它味道的······他们有时候开玩笑说“吃了那么多不同味道的糖,但棒棒糖却可以一根都不不少”。

一些商家见利忘义,不负责任,从当年的三鹿奶粉,三鹿牛奶到今天的蒙牛、伊利都跟监狱有合作,很多产品也间接或直接出口国外。

专制独裁是人性之恶——自私的最高表现形式。他造就了不公不义,扭曲着人们的灵魂、伤害着人们的身体。心灵一旦被扭曲,做出令正常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事也就不奇怪了。在人性被扭曲的地方,人们便难有正常人应有的心态和生活状态,更可怕的是,罪恶、丑恶多了,久了,人们可能渐渐习以为常,把病态当作常态,不予治疗,甚至拒绝治疗。

即使如此。我们仍然不能灰心,根治专制独裁制度之恶疾,是个目标,也是个过程。当恶疾被根除,病魔被驱走后,大病得愈的社会与人会由衷感谢那些为根除恶疾而努力的人们所做的一切。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6/0423/728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