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劳改

铁流:一桩忘不了的血案
2020-09-02

当时一片“赤色恐怖”,队队戒严,人人过关,抓人逮人随处可见。在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淫威压迫下,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和“立功受奖”的协迫诱导下,被关押的“右派”们人人自危,相互嘶咬,失去了做人的正常理性与思维,把“同是天涯沦落人”的69难友送进了监狱,周居正也从新胜劳改茶场抓了进去,还罗织为首犯。

偌大的中国文艺界那时只有一个站着的勇士(组图)
2020-07-04

文革期间,大陆文艺界的批判会。(网络图片) 1955年,由于提出的文艺理论没有完全迎合“伟大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毛泽东文艺理论”,学者胡风遭到镇压,一场中国文坛牵涉面最广、蒙冤时间最长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拉开大幕。 5月...

儿惨死金正恩之手 爸妈复仇抖出北韩2千万美元冻结资产(图)
2020-05-16

温毕尔的父母坚信儿子在北韩遭到酷刑,于2018年4月向华盛顿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并在同年12月获得胜诉,法院判北韩需赔偿5亿113万美元(约新台币150亿)。温毕尔的父母深知北韩不会支付这笔赔偿金,也没有任何机制能强迫北韩,于是他们主动出击,查出北韩冻结在美国3家银行的2379万美元(约新台币6.9亿)海外资产。

日过西窗:清明我去了夹边沟(多图)
2020-05-10

四月三日,明天清明。 由额济纳出来,沿213国道一路朝南,开了近四个多小时的车,周围景色几乎无多大变化,除了沙漠戈壁还是戈壁沙漠。 有句玩笑说,但凡蟑螂能存活的地方,就会有人烟。这里荒凉的估计连蟑螂也活不下去,所以这一带...

巫宁坤: 风雪北大荒(图)
2020-03-12

冰天雪地的工地上,一眼望不到头的奴隶大军沿水道排开,各队分段包干,规定每天完成多少冰方。(网络图片) 兴凯湖劳改农场共有九个分场,其中六个劳改分场,两个劳教分场,一个女犯分场,每个分场都有上千的人犯。六月中那个下午,几只大木船...

三年灾荒时坟场尸满为患(图)
2019-12-27

陈奉孝回忆他在北大荒兴凯湖农场劳改时遇上三年灾荒,不少犯人因肚饿而挖野菜充饥,误食狼毒与毒芹,十五分钟就毒毙在田野,还有人抢着抓食别人的粪便,常常有人在收工的路上倒毙。死了的犯人就埋在菜园旁的一块荒地里,用一张破席卷了下葬。到一九六一年,饿...

《往事微痕》: 党在北大“优秀儿女”的厄运
2019-12-13

自述简历:丙子年生于北京,家庭虽无显赫门第,却亦不乏书香,自幼接受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之传统人伦教育。十八岁考入北大数学力学系,丁酉年躬逢先皇阳谋之盛举,获颁赐右派分子封号。朝廷特为此类分子制订劳动教养刑律,遂于丁酉除夕与诸多北大学子同系狱,...

文革时期广州屠城事件
2019-11-21

1967年8月27日至9月1日仅6天,在中国南方的最大都市广州,被杀害的“四类分子”及其家属共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仅38天,有22户被杀绝。这些不忍卒读的数字,竟在广州打劳改犯的运动中持续蔓延。

那年夏天 浙江美院的三个冤魂(图)
2019-11-20

1958年,中共开展“反右运动”,将百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网络图片) 一九五八年夏天,浙江美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原国立艺专、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反右派斗争已经结束。 我们这些被划定的右派分子,在等候最后发落时,...

归国华侨的遭遇:变相劳改(图)
2019-07-25

六十年代,广东某华侨农场。(网络图片) 一九七九年,中国改革开放的头一年,珠江电影制片厂推出了“海外赤子”这部电影,主题曲“我爱你,中国”随之也唱红大江南北,海内外迄今还有不少人为之动容。先不论它在对外重新统战和安抚国内历次政...

中共暴力迫害:“劳改档案数据库”上网:铁板钉钉的核心证据(组图)
2019-07-18

劳改纪念馆中的展示橱窗(资料照) 由已故民主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创建的劳改研究基金会,在其网站上推出了“劳改档案数据库”——一个把与中共劳改制度有关的档案资料数码化的网上资料库。 完成了老朋友的遗愿 “吴宏达一直想建一...

一个人把八亿人变疯!鲜为人知的“二劳改”(图)
2019-06-28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中日建立邦交关系,全国上下都在学习“伟大领袖的这一伟大战略部署”,监狱、劳改队自然也不例外。 “二劳改”这一名称的由来 “二劳改”问题的源头实际上是出于毛泽东的屯边政策。上世纪1951年的镇反和19...

王友琴:女子中学校长沙坪之死
2019-06-20

沙坪,女,北京第三女子中学校长,1966年8月20日在校中被该校红卫兵打死。 北京第三女子中学位于北京西城区,在“白塔寺”附近。白塔寺有一白色的巨大的圆形尖顶佛塔,从很远处就可看到。文革中女子中学被取消,这个学校改名为北京159中学。...

反右运动中的奇事一件 (图)
2019-05-23

梁崇基是我的学兄,当年我上大学,他是我们的班长。他年长我们七、八岁,是调干生。文革初期工作组整学生,班党支部有人反映他日常言论多低级趣味,思想意识不好,应把他揪出来。他听到风声,慌了,赶紧拼命当积极分子。他天天往工作组跑,一定要把已...

右派在中国古拉格的生死劫 (图)
2019-05-17

古拉格,百度解释为:“苏联的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分支部门,执行劳改、扣留等职务。这些营房被囚人士中包括不同类型的罪犯,日后成为镇压反对苏联异见人士的工具,被囚禁人士数以百万计。” 这种囚禁异见者的镇圧工具,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