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求是》副总编要么被弄死 要么绝望死

6月25日《求是》杂志社副总编辑朱铁志在办公室自缢。能做到《人民日报》或《求是》的副总编的人,天天说着自己都 不相信的话,内心的撕裂及最终的结局似乎也是注定。网友:他们都想在窗外擦玻璃,但是这个报社的楼层不够高。//要么被弄死的要么绝望死,和抑郁无关。

一个变质的政府,一个剥削性越来越强、服务性越来越弱的政府,自然也需要变质的官员,需要他们泯灭良心,心狠手辣,否则就要请你走人。这这种背景下,清官和恶棍的混合比率(即清官少,恶棍多)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定向选择的结果。恶政好比是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闷声大发财的蛤蟆,造了个筛子,网罗了多少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们啊,不过筛子眼小,也没漏下去几个清官。】

【抑郁症也会有样学样】徐静波微博:2012年8月,《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主编徐怀谦自杀后,《求是》杂志社副总编辑朱铁志说,听到好友身亡的消息,第一时间就给《人民日报》的好友打电话求证此事。“确认后,我的手一直在抖。怎么也不敢相信,怀谦会走上这条路……”2016年6月25日上午,人们发现朱铁志先生也在办公室自缢。作为思想界人士,为何会选择如此方式相继结束自己的人生?凡人不解——能做到《人民日报》或《求是》的副总编的人,天天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内心的撕裂及最终的结局似乎也是注定。网友:他们都想在窗外擦玻璃,但是这个报社的楼层不够高。//要么被弄死的要么绝望死,和抑郁无关。

吴钩:公投是一种优良的决策方式吗?显然不是。因为,如果要尊重那51%的微弱多数的意志,就意味着只能不尊重49%的微弱少数的意志。49%的意见就不重要吗?而且,象“脱欧”这样的事情,我不相信寻常公民有足够的能力去衡量利弊。问题是,如果公投不可取,那么有什么决策方式比公投更可取呢?我真不知道。

mathwuyue:我的朋友圈今儿第一次彻底被英国脱欧刷屏了,大家高谈阔论,为英国的前途担忧,为世界的和平担忧,为人类的民主进程担忧,以至于我以为我的朋友们通通改行做出租车司机了。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其实玩摆拍也是要动番脑筋的,否则就容易穿帮露破绽了。比如要表现大白天抢险救灾劳累到一大队人马在休息间隙时倒地就睡,这种场景处理好了肯定蛮感人的,才能体现正能量。但摄影师不能太懒了,你至少让大家把一尘不染的鞋底还有脸蛋上抹点泥,再到傍边草地上打几个滚,衣服立马脏了,效果就大不一样。

【哪里有灾难出哪里就有发财人】昨天看到网友发个帖子说死盐城那边政府官员截留私分救灾物资,还觉得将信将疑,结果今天官方就证实了网友的帖子所言不虚。据中新网报道:盐城市纪委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严肃查处抗灾救灾违纪违规行为。对借抗灾救灾之机贪污、截留、挤占、挪用、私分资金物资等损害群众利益的违纪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网友:组织这么不相信自己的同志们啊?贪污与截留?常态啦!当年汶川地震时全国都捐了几百亿,但至令,还有一百几十亿去向不明,这些资金的管理者无法提供清单。

羊城骑仕:中国人的比较文化让人变得心理扭曲。比如,有的人明明自己生活得不好,只要有比他们过得更不好的,就满足了。如他家里非正常死亡一个,他居然会找心理平衡,同事家非正常死了三个呢。有的人刚进入小康,生活一般,不过有八亿农民垫底,不知有多满足,优越感顿生,他们是不希望改变的,保持现状更快活。

VOAChinese:【自干五是如何炼成的?】程晓农:中国的现行教育制度与现代国民教育的最大区别在于:教育目标上,是重在洗脑,还是重在启迪现代文明;教育内容上,是鼓励民众怀疑政府,还是对错是非由政府说了算,是强调政府不能管控民众的思想,还是强调民众不许对政府说不。

画外音2016:大家喝茶,争论些破事,一位退休老医生只用一句话就说明了时代在前进:几十年前,幼儿肚子里生蛔虫的很普遍,动不动就得吃宝塔糖打虫子,现在呢?宝塔糖已经消失了。我问为什么呢?他说光吃饭就把蛔虫弄死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