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吴戈:中国科技第一案可怕在哪里

在中国公众中,只要扯上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就能博得无边同情和正当性。此文10万以上阅读有4万多点赞,大多评论完全沉浸到国家安危之中,罕有人关注事实真相和司法公正角度,而“谁最希望褚健出事”这样的阴谋论,不过指向始终说不清是谁的“境外敌势”,却能被认定为一切罪恶之源,用来脱罪或开战,足见中国公众法治甚至基本逻辑水平的原始和荒唐程度。

褚健

褚健被捕后9个月不让律师会见,不断推迟宣判以至被关押3年,以及他自称的“非人道对待和巨大的身心摧残”都涉嫌违法。

严格来说,“中国科技第一案”并非中国社会公认,而是一个DIY视频网站某主创的个人评价,而她跨界到法律话题,只因与话题主角褚健同为浙江大学校友。

这位主创深谙网络传播之道,开篇就搬出“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和褚健“若不卷入此案,早已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其被捕后浙大800多位师生上书作保等题材,同样用来造势的还有褚健身为天才神童、首批留日博士、浙大最年轻正教授、大批获奖、已官至浙大副校长等事实。

从新闻标准来说,此文显然放弃了基本的中立,已属借新闻职业身份和自身传播力为他人陈情。其涉及案件本身的内容也已涉及关键事实的质证,也显然超越了作者的身份和能力。

最可怕的是,从企图如此轻易就一口咬定此案为诬陷起,该文转头带领读者直奔幕后黑手而去,强调为褚健上书的几名院士上书的对象竟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而且此案“也许有境外势力参与”。正是在这里,文章开始浑水摸鱼。

文章强调,褚健从事的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对国家至关重要。这是事实,这种系统一旦失灵,依赖它控制的铁路、电力、水坝等基础设施,完全可能危及千百万人生命安全。2010年伊朗2000多台铀浓缩离心机被严重破坏,就是因为工控系统很可能被美、以情报机关植入了“震网”病毒,更引起世界对工控系统讯息安全的高度重视。

尽管文章引用的“2010年以来中国多起化工厂爆炸和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都可能是工控系统被敌方破坏”显然是极为轻率的阴谋论,但褚健2007年就关注这个问题,2010年决心开发中国自己的工控系统,以增强工业基础设施安全性,的确也是好事,其进展也值得肯定。

可是,文章所称由于近十几年间,中国3个本土工控企业夺走外资巨头在华市场份额,因而其中两家一家被收购,一家创始人逃至新加坡不归,正说明外资巨头频施诡计,恐怕就更牵强了。作为一家年营业额40亿元,占据30%市场份额的大公司,褚健的中控集团发生的股权变动是否都是阴谋,显然需要详尽的证实而不宜不假思索地认定。即使其最有价值的子公司被一家有外资背景的上市公司收购,毕竟中国还有公司法等法规,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存在大量以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为由的行政管制,如果这种收购非法,为何当事人及其支持者不寻求中国经济法领域的救济,而直奔国家安全机构而去?

何况,他们求助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才刚刚成立,其职能显然还很难如此详尽,院士们显然是在“告御状”,求助立法和司法之外的一种特殊的最高权力,但其指控却只能表述为“如果境外机构利用我们司法系统里的漏洞攻击了我们的核心研发人才,国家的损失不可估量”,到底是推测还是事实?这就是中国科学界最高水平的逻辑和法律常识?

诚然,褚健被捕后9个月不让律师会见,不断推迟宣判以至被关押3年,以及他自称的“非人道对待和巨大的身心摧残”都涉嫌违法。不管这是否为陷害者勾结司法机构所为,从司法公正和公民权利角度就完全可以控告。控告无效,批判的矛头当直指中国法治倒退,民权无望。非要从神童、大企业家乃至国家安全等重磅题材才能为之呼喊,并且要完全避开法治和民权等敏感话题,避免面对浙江省司法机构,才敢为之呼喊,这种十足的悲哀,呼喊者们居然茫然无知,才真是中国社会的无可救药。作者甚至上升到“知识分子群体几十年来的担忧”等大情怀层面,其指责的重点却指中国知识分子被境外敌对势力陷害而非本国司法不公,显现的不是无知便是狡黠。

更糟糕的是,呼喊者们假国家安全之名,最终目标却只是为一起贪污案脱罪,其中哪来的因果关系?如果贪污属实,因工作涉及国家安全,就可以免罪,那国防工业和军事情报等系统岂不贪污得无法无天还理直气壮?

然而同样悲哀的是,在中国公众中,只要扯上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就能博得无边同情和正当性。此文10万以上阅读有4万多点赞,大多评论完全沉浸到国家安危之中,罕有人关注事实真相和司法公正角度,而“谁最希望褚健出事”这样的阴谋论,不过指向始终说不清是谁的“境外敌势”,却能被认定为一切罪恶之源,用来脱罪或开战,足见中国公众法治甚至基本逻辑水平的原始和荒唐程度。

至于“中国该战略领域研究完全停顿,美国却全速组建网络部队”这种煽情,更能引得万众拍案,其实却隐藏了严重的逻辑误导。事实上,国产化最有利于GDP、政府税收和民族情绪满足,却并不足以阻挡网络进攻。采用西方产品一定安全毫无保障,完全是基于将各国利益水乳交融、商业规则制约已经成熟的世界经济重新看成无底线的丛林社会。现在经常为自身利益而不顾规则的恰恰经常是中国企业。

而且,即使全力搞自主,在IT产业也不现实,很多自主或多或少无法完全摆脱依赖,相反,与西方保持学术和技术的交流和合作对这些自主可谓命脉。人家的收购、人家的网络战都包藏祸心,要毁灭中华,那中国也如此卖力地收购海外企业,建立网战能力,又如何让世界理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